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经典情书> 正文

经典情书片段,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经典情书片段,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女孩e*知道难逃一劫,连经理都救不了自己,可想而知这些二世祖都惹不起,把g*白的火焰用湿巾盖灭,拿出一块冰块放在嘴里含了一d*a口热酒。

“噗……”女孩e*似乎真的不会这种东西,一口全喷在林逸的裤子上了。

林逸眉头一皱,一把将女孩e*拽起来,直接扔在沙发上,膝盖顶住了她的肚子。

女孩e*出于本能,不顾肚子的疼痛,哭着去拉自己裤腰带。

沈浪点燃雪茄烟,继续欣赏。

而就当这时,林逸哈哈d*a笑起来,系上腰带站起来。

女孩e*愣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林逸从外套里拿出一张卡扔给女孩e*:“对不起我喝多了。”

“没……没关系……”女孩e*连眼泪都顾不上擦,诧异的看着他。

“从明天开始,别来金玉人间上班了,一个女孩子家很危险的。卡上有点钱,具体多少我也忘了,不过应该够你转行的,出去吧。”

女孩e*长长的松了口气,雪茄车也不收了,刚要出去,却被另一只d*a手抓住了。女孩e*心里咯噔一下子,看样子,那个二世祖对自己没兴趣,这个怎么又要来了。

“d*a姐,你的雪茄怎么没味e*啊。”

女孩e*尴尬地笑了,脸上还挂着刚才的泪水和酒,提沈浪把雪茄剪了一下,点燃后,才提心吊胆的离开。

刚出去,就遇到自己的x*妹。

“怎么了怎么了?”

女孩e*缕着惊魂未定的*口,说:“没事了,没事了。”

包厢里,沈浪研究着雪茄,似乎确实比罗龙的好抽。

“林少,这次您损失可d*a了。”

林逸恢复谦谦君子状,笑道:“没事,瞎玩e*而已,兴趣不d*a。雪茄好抽吗?”

“一般,品不出所以然,跟你一样,都是瞎玩。”

林逸略带欣赏的看着他:“我以为你这个人比较义气用事。”

“结果呢?”

“不瞒你说,和丁豹说的一样,够狠。其实,我倒是蛮希望我刚才欺负那女孩子的时候,你也把我打一顿。”

“林少,小孩子过家家的事就不提了。今晚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同样,沈浪对林逸也是刮目相看。这小子居然试探自己,同时也告诉自己一个道理。

就在前几个小时,博爱、叶姿被酒鬼欺负。并不是他林d*a少爷不愤怒、不敢动人,他刚才的表现足以说明,即便是在金玉人间,他也有能力替同学出这口气,并不是只有你沈浪是爷们e*。

林逸和沈浪导演了一场互相试探的游戏。

林逸这个二世祖,居然还把包厢打扫了一下。

“沈浪,今天的叶姿同学你见到了,有些事不是咱们该管的。”

“什么意思?”沈浪问。

“别看叶姿跟小疯子似的,但是在江陵,呵呵,那死丫头是最不能惹的。还有博爱,你以为……呵呵。”

沈浪这才意识到这两个女同学不是一般人。

世上没那么多巧合,这位林d*a少认识的人,自然非富即贵。这些二世祖都有固定的交际小圈子,是外人绝对进不去的。

而现实中的富官的二世祖,并不是网上传说的脑残,他们接受最好的家庭教育,吃过见过,都很有主见,更懂得利用家里资源,为自己铺路。

真正的二世祖,怎么会允许新闻记者乱写一气,更别说让老百姓拿自己的事嚼舌g e n了。他爸是李刚,毕竟是少数暴发户行为。

记者也好、儆察也罢,实际上都在规避一种东西,名叫特权。

沈浪边想边往俏南国走,那个林d*a少就是这种有心机的二世祖。

“咦?沈浪!”

沈浪随声望去,一抬头笑了:“娜姐?”

“你怎么在这e*?”娜娜老远就看见他从金玉人间走出来。

“同学聚会,你呢?”沈浪问。

“废话,刚下班呗,正巧路过,就看见一傻笔在这e*玩深沉,我寻思看看是谁呢,没料到是你哦。”娜娜的每句话,都有欠钱没还的味道。

沈浪咧了咧嘴,往娜娜身后一瞅,可不姜敏她们那些姑娘也下班了,说笑着来这里聚齐。

“娜姐,怎么说咱都算个d*a学生,能张口闭口就说那个吗?”

“哪个?”娜娜白了他一眼问。

沈浪假装回想的样子说:“傻……傻啥来着?呃……哎,哥们e*再挫,看着也不像那东西吧。”

娜娜憋的满脸通红。

“王八蛋!我扒了你的皮!”

沈浪见状不好,紧跑两步躲到其他几个美女身后,对娜娜说:“娜姐这青天白日的,你扒我衣服g*嘛?”

姜敏d*a笑说:“我去,玩得这么火爆,当街就敢上!”

“敢,怎么不敢,那可是娜姐……”燕e*捧场说。

姜敏哈哈d*a笑:“得了姐妹们,咱先撤,没看见咱娜姐和哥哥正谈着嘛。”

娜娜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丫的欠踹吧,跟你个小蹄子似的,赶着倒贴。”

谁知姜敏还真就搂住沈浪的肩膀,放肆的说:“倒贴我愿意,哈哈气死你。”

回去的路上,姜敏缠着沈浪问,今天在金玉人间玩什么了,沈浪如实交代,抽烟、喝酒、看美女、还看了半个水火双层套餐。

这引来姜敏的不满。

“花那个冤枉钱去了,想玩水火回家我们奉陪啊,是不娜姐?”

“滚。”

……

晚上睡觉前,沈浪收到罗龙的短信,询问进展怎么样。

勾引罗龙老婆的任务,要不是他提醒都忘了,沈浪拿开学当借口遮掩一下。罗龙再次提醒沈浪,抓紧时间,勿娇勿燥,我老婆喜欢成熟风格的。

沈浪正发短信,罗龙可能怕说不清,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沈浪握着电话,溜到阳台去接听,罗龙现在打算出门,给沈浪制造机会,并告诉他,明天上午,他老婆会去燕沙购物。

这是罗龙能帮到沈浪最后一个忙,帮沈浪泡自己老婆,何等的稀奇。

第二天上午,沈浪d*a学生涯的第一堂课刚下,就去了燕沙守株待兔。

估摸着和罗龙说的时间段差不多,沈浪打开微信,发了一条消息:姐,在上班吗?

经过这几天的联系,两人互发消息基本上都能回复。

一分钟后,罗龙老婆回复:逛商场,累死。

沈浪笑着回复:巧了,我也在商场买东西,姐姐,咱俩可是够有缘的。

对方回复:一个锤子表情,油嘴滑舌。

沈浪回:真的,我在燕沙买鞋。

果然,对方这次回的特快:不会真这么巧吧,我也在燕沙。

沈浪:姐姐一个人吗,老*g呢?

罗龙老婆回:死了。

沈浪一笑回应:吵架了吧,姐姐东西多么,不然我帮你拿。

紧跟着,罗龙老婆发来一串:东西虽然不多,我就是好奇咱们真这么有缘,五分钟不到,就说明你再骗我,直接拉黑。我在五楼箱包部对面的咖啡厅。

废话,你老*g出卖你的情报,能不有缘吗。

沈浪问:姐姐穿什么颜s e衣服?

罗龙老婆:靠窗第一个座位。你不会真在燕沙吧?

沈浪没继续回,直接坐电梯下到五楼。

遥看箱包柜台旁边的小咖啡厅里,果然一个穿着白s e长宽风衣的女人,桌上堆了一d*a堆东西,正拿着手机四处张望,看样子也是在找自己。

沈浪进了咖啡厅。

“先生……”

“我找人,有预约。”

沈浪说完这话,白s e风衣的女子也听见了,猛然转头,正好看见沈浪在笑看她。

沈浪这个笑必须是假的,罗龙都四十多岁的人了,长得肥头d*a耳贼眉鼠眼,他老婆能有多年轻,所以提前打上预防针,抵御各种恐龙脸袭击。

可谁能想到,白s e风衣女转身站起来时,沈浪傻眼了。高挑、丰韵,并非沈浪没见过美女,坦白地说罗龙老婆也不算美女。

但是那股风资绰约的贵气,真不是一般小女孩e*能比的。甚至她和金香玉还不一样,她少了份世俗沧桑,多出来的叫做丰满。算得上是罗娘半老风姿犹存,尤其是t un和*的围度,即便穿上不修身的风衣都能体会到它的美好。

“d*a……”沈浪禁不住说了句实话,确实够d*a,“d*a姐。”

“哟,你还真在燕沙,服务员加一杯咖啡。”罗龙老婆很开朗,没有半点不自然的样子。

两个网友,咖啡桌前一坐,第一件事都是互相打量起来。

沈浪猜测她保养的一定不错,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可照罗龙年龄推算,至少也有小四十岁了。

沈浪心底又骂罗龙那王八,福气倒是不小,守着漂亮老婆,外面还有金香玉替他挣钱。

“想什么呢?是不是有点失望。”女人都爱美,罗龙老婆也不例外,很关切一个男人的评价。

沈浪笑道:“我是再想,应该叫你姐姐呢,还是妹妹呢。”

“臭小子,你这点花言巧语,还是留着骗骗小姑娘吧。”

“我说的是实话,不信你找服务员问问。”

罗龙老婆抿着嘴笑了,虽然话有点假,但很中听。

“别姐姐妹妹的纠缠了,我叫韩冰,叫我冰姐就行,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商场人来人往,两人无非是说些寒暄的话。

“你不是要买鞋吗,我帮你挑挑去?”韩冰站起来说。

买鞋是假,接近你才是真,不过沈浪从韩冰的言语中能听出来,至少她不反感自己。

沈浪主动把韩冰d*a包小包的购物袋拎起来,韩冰抄着风衣兜,两人并肩去逛商场。

“你是不是紧张啊,跟我这么一老太婆逛街,怕被熟人撞见吧。”

“哪e*的话,跟人家说你是我妹妹,谁会不信?”

“瞧你人挺老实,嘴e*怎么跟摸了蜜似的。”韩冰笑得花枝招展。

沈浪第二次来燕沙,相同的是都是和罗龙的女人。这里动辄上万的衣服,确实和沈浪这一身不d*a相配。

和金香玉有一点不同,金香玉经过苦日子,有钱后享受这种几万几万的花钱方式。

而韩冰从小就是叼着金钥匙下来的,花钱就是上班,时尚和高端与生俱来。如果不是罗龙帮忙,微信制造出这么一个“缘分”巧合,韩冰这种女人很难接近。

不过,有钱人也有烦恼,穿戴不能掉身价。沈浪很快发现,韩冰踩了半天高跟鞋有些累了,穿梭在各d*a鞋柜的时候,总要抽空去揉脚。

沈浪眼神落在一款男士蓝白慢跑鞋上,价格适中,兜里的钱肯定够。

“你还真是个书呆子,这种鞋怎么穿?”韩冰帮沈浪试了好几次意d*a利进口皮鞋了,都不满意。

“冰姐,鞋穿在自己脚上,才会舒服哦。我工作都是站着的,运动鞋就可以。”

韩冰哪见过这个,跟看稀奇物似的目睹沈浪穿上慢跑鞋。

“就是这双了,服务员帮我把那两双包起来。”

服务员笑盈盈的点头,将沈浪脱下来的、已经洗的泛白的运动鞋打包,去柜台开发票。

韩冰拄着腰笑道:“两双都打包,你光着脚走吗?”

说完,韩冰脸不自然的微红了一下。

鞋柜店员也随着笑起来,因为沈浪买了两双鞋。一双蓝白慢跑,一双同一款型的粉白s e慢跑,这是一对e*情侣鞋。

“美女,你男朋友给你的惊喜,我还没见过有人穿上还脱下来的呢。”店员很会做生意,把粉s e跑鞋递给韩冰,让她试一下尺码。

韩冰换上了慢跑鞋,尽管鞋子和她的贵*打扮很不匹配,不过一个整天穿高跟水晶鞋的女人,一旦踩上舒服柔软的运动鞋,便有了那种憧憬平凡的冲动。

结账走出商场,韩冰跟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居然或快或慢甚至跑跳起来。

“臭小子,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沈浪笑着说:“我是怕冰姐穿了高跟鞋,跑起来崴脚。”

“我什么时候跑了?”韩冰不接的问。

沈浪忽然侧头,几乎贴着她耳边说:“冰姐,你真美。”

韩冰一皱眉,伸手想推他一把,可沈浪闪的快,蹭地蹿了出去,双手拎着购物袋,沿着人行道跑了。

韩冰愣了半秒,知道被调戏了,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而脚下穿得正是一双舒服的慢跑。

就这么一个平凡简单的过程,放在一般人眼里再平常不过。

当沈浪跑到一个*g园,坐在长椅上歇息求饶时,韩冰却放声d*a笑了起来。

一个上流社会的女人,珠光宝气山珍海味见多了,头一次体会到最平凡的乐趣,这在韩冰眼里是给沈浪加了分的。

*g园的音乐喷泉外圈,有群跳广场舞的,沈浪特意挑了个安静的*甸区,看着韩冰在喷泉边拄着腰笑时,沈浪却皱起了眉头。

“鱼已上钩。”沈浪给罗龙发了这条短信。

“再接再厉!”罗龙秒回。

“沈浪!过来呀!”夕阳下,韩冰在音乐喷泉边招手。

沈浪收起手机,拎上一d*a堆购物袋跑了过去。

“冰姐,我不就说了句实话吗。您可追了我三站多地。”沈浪苦笑。

韩冰也气喘吁吁,心口剧烈起伏着,脸s e跑得有些红,好像施了胭脂。

“那你让我打一下,就原谅你。”韩冰说。

沈浪耸耸肩,别的要求达不到,这一点管饱,只要不打的你手疼就行。

“闭上眼睛。”韩冰忽然说。

沈浪笑着说:“冰……”

“别说话闭上眼睛嘛。”韩冰居然在撒娇。

沈浪只好闭上眼睛,心不跳当然是假的,等待一个吻的到来,暗想看样子给罗龙的短信发早了。

就在沈浪走神时,忽然被韩冰yong li一推。

“哎呦……”

沈浪没注意更没防备,直接被韩冰推到音乐喷泉里。

随着广场舞音乐的节奏,高高的水花扬起,又跟倾盆d*a雨似的浇落下来。

沈浪两手还拎着几十万的奢饰品衣服,一看这娘们e*玩x*ingd*a起不打算要了,嘴角扬起一个坏坏的微笑,缕了把湿漉漉的头发。

“我错了,错了……啊……”

沈浪岂能让她跑了,直接拉进喷泉里。

凉凉的喷泉,通俗的舞曲,夕阳那么一照,不知道是彩虹还是什么,韩冰整个人都眩晕了。

两人被水淋了个透,终于,沈浪看到了一个魔鬼……般的身材。

本应该是更进一步的时刻,*g园门卫跑进来了。

“唉唉唉,说你们俩呢,没听见吗,出来出来!”

韩冰看了沈浪一眼,俩人心照不宣,地上的东西也不要了,扭头就跑。

夜幕降临,也跑够了,也闹完了,韩冰半躺在*坪上,似乎在回味。

“冰姐,我送你回家吧。”

一听回家,韩冰眉头皱了一下,坐起来说:“今天感觉跟做梦似的。”

“呵呵,要是冰姐愿意,以后不上班经常出来玩。”

“你不是学生吗?”

“是啊,在外面做兼职。”

韩冰哦了一声,又问:“哪个*g司?”

“俏南国”沈浪笑道。

韩冰无声的笑了,沈浪猜她心里肯定很得意,因为俏南国是她家的一亩三分地。

“今天放你假。”

“什么意思?”沈浪故作不知情。

“今天你送姐姐一个缘分,姐姐也还你一个,步行街很多*g司的老板我都熟。不过呢,俏南国老板我最熟。”韩冰抑扬顿挫的说。

沈浪笑问:“冰姐是做生意的?”

韩冰拧g*衣角,把鞋里的水空出来,说:“你们老板是不是叫罗龙?”

“是,冰姐怎么知道的?”沈浪顿了顿说:“罗龙是d*a老板,不过不常来,二老板是金香玉,金总。”

韩冰轻哼了一声:“金总?就金香玉那个贱女人。哼,我告诉你吧,她不过是个总经理罢了,董事长是罗龙,我丈夫。”

“啊!?”

沈浪蹭地站了起来。

韩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说:“你急什么,那点出息。”

“我的姐姐,你怎么不早说啊,差点d*a水冲了……”

“冲什么?”韩冰笑道。

沈浪瞅瞅俩人的惨状,说:“让罗d*a老板知道,我和您这样……还能活吗。”

“沈浪啊,你们那个金香玉,是不是和罗龙有情况?”

“没……”沈浪故意装作不会骗人。

韩冰哼了一声说:“有也没关系。不瞒你说,姐姐和罗龙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必要的逢场作戏罢了。你知道我看不惯什么吗,他养二妈也好包小仨也罢,偏偏养着金香玉那种土匪窝子里出来的女人。”

韩冰是d*a户人家的千金,很少有金香玉的心计,说话直来直往。就像罗龙所说,凡事一定要顺着他老婆,这女人不是好惹的主e*。

沈浪装得心事重重很难抉择,过了一会e*,才把韩冰送出*g园,她打电话给家里叫车来接。

去俏南国兜一圈e*,*g关部几个美女嗲声嗲气要请沈浪吃饭,沈浪耐着x*ing子说改天,忙逃了出来。

销售部的这些女孩子d*a都很开放,沈浪又是部长,优势很明显。不过,她们要求可也不低,用金香玉的话来讲,一个合格的销售人员,就是半个人事部长,社会上各个层次的人见多了,j*明的美女能一眼看出你月薪和*g司职位来。

听娜娜说过个笑话,有个电影明星来吃饭,还煞笔似的戴个口罩,生怕别人认出来要签名,后来喝酒时不小心掉了,谁知服务员连搭理都不搭理他。

那电影明星还很好奇,问美女看过他拍的电影吗?美女白了他一眼说,看过能怎么样?吃饭还要给你打个八折吗。

别说是小明星,俏南国的客人非富即贵,也没像这些明星似的这么装。谁不是两条腿的人,餐厅里捧你臭脚是因为你是顾客,要你签名能擦d*a姨妈吗?

沈浪老早回了*g寓,躺在沙发上给韩冰发微信,一条消息刚过去,韩冰似乎比男人都主动,直接回电话。

“喂,冰姐,您可要了命了呵呵,d*a晚上的打电话,想让罗d*a老板剁了我吗?”

“你们老板不在家。”

“那我过去陪冰姐吧。”沈浪抓住机会,试探x*ing的问。

韩冰咯咯的笑了:“来吧,老的不在,小的在,正好没人陪我e*子玩呢。”

沈浪这才知道,罗龙还有个四岁半的e*子。

就当沈浪假装失落的时候,韩冰抛来一朵牡丹花:“改天来吧,改天我把孩子送幼e*园再来。”

沈浪心中一抖,有戏了。

煲着电话粥,韩冰一直没打算挂电话,直到夜间零点的时候,韩冰忽然一改刚才的嬉笑,说:“沈浪,你能对我说一句话吗?”

“呃,什么话?”沈浪激动的问道。

“今天我生日。”韩冰笑道。

沈浪忽然想起这档子事来,有些遗憾的说:“冰姐不够意思啊,今e*见面时你怎么不说,现在都晚上了。”

“咯咯……还有你机会,我说的今天是零点后算起,打算送我个什么生日礼物啊。”

“那我明天可得好好准备一下。”

“不用准备,明天一起吃个饭就行。”韩冰说。

“明天您生日,还不得和罗d*a老板一起过。”

“他呀,早死到南方逍遥去了,鬼才记得。”

沈浪心底替罗龙喊冤,韩冰的生日罗龙还真知道,不然也不会让自己选择这两天动手,而他这个活王八心甘情愿找机会让老婆出轨。

之前聊过几晚,又见了面,互有好感,再打电话这种感觉很微妙。

“沈浪你知道吗,其实我心里一直很苦闷。罗龙整天在外面应酬,我是一个人走到现在的。”

沈浪当然相信这是真话,问:“冰姐没再找一个……”

“不是不想找,也更不是怕罗龙发现。跟你这么讲吧,他即便发现我有男人,也不敢拿我怎样。只不过,我怕丢了我爸的脸。”

“冰姐,您这可能就是多虑了……”沈浪也算是无师自通了,微信那点劝人出轨的伎俩都上了。

韩冰这个年龄,不上不下,接触的人都是上流圈子。不过,女人一旦动了心,那种悸动一到深夜就会泛滥。

半夜沈浪躺沙发上翻来覆去,罗龙啊罗龙,你连x**都敢出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心底又暗暗嘲讽起来,罗龙再叱诧,在家满足不了老婆,在外满足不了二妈。

罗龙让沈浪泡他老婆,不过却没限定沈浪以什么角s e出演。从今天到现在,沈浪着实是本s e出场,直接告诉韩冰自己在俏南国上班。

因为沈浪感觉,要了解罗龙,单单从金香玉那里,已经完全不够了,因为金香玉也不过是个外围。

第二天上午,沈浪在d*a学课堂补了两节课的睡眠,一觉醒来,发现都已经是下一个班的课了。看样子,d*a学的课程可有可无。

沈浪又专门回男生*g寓一趟,属于自己的床位空着,不过行李脸盆都在,一问才知道同宿舍的同学帮着领的。

呆了一会e*,沈浪慢悠悠的去校门口*g交站等车,这几天上班不勤,不能让陈子阳说出什么话来。

“嘿!”站牌蹦出一个女孩e*来,“你好,混蛋。”

沈浪一回头,便看见矮自己一头的叶姿。

“你也好,小不点。”

叶姿可爱的小鼻子一拧,踮着脚不服气:“谁是小不点e*!我哪e*小了?”

“哪e*都小。”沈浪往她身材关键地方一描述。

不可否认这丫头确实长得青春靓丽,估计是经常运动的缘故,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青春气息。

“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怎么了?”

叶姿哼了一声,想了想说:“唉,咱俩谈个交易吧。以后你呢别叫我小不点,我就不叫你土包子怎么样?”

“那你打算叫我什么呢?”沈浪坏笑说。

“d*a帅哥……”叶姿眨着眼睛。

“嗯,表现不错。”沈浪自我陶醉。

“帅哥?我呸!”

原来,叶姿见*g交车来了,刚好是自己那一路,临走前怎么着也得骂回一战,爽过之后,提溜跳上车,朝下面扮鬼脸。

当车开起来后,叶姿才去后面找座位,一转头傻愣了,后排唯一的座位上那个死人头,不是沈浪又是谁。

“你你你……”

“我我我,你口吃吗?”

沈浪逗了她一会e*,把座位给她坐,顺口问:“前晚夜总会的事……”

“哼!都跟你说过谢谢了,还想怎么样,让本d*ax*以身相许啊?”

“不用。”沈浪笑着说:“况且我口味e*没这么重。”

“你!”叶姿鼓着粉脸上的小酒窝,嘟着嘴说:“那几个该死的醉鬼,可把我害惨了!”

沈浪有些好奇,林逸有一句话很关键,在江陵惹谁都不能惹这位疯丫头,虽然不知道叶姿的背景,但让林逸这么说,肯定有过人之处。

“不会是他们回头又找你麻烦了吧?”

叶姿把胳膊一卷,露出一截胳膊淤青,就是那醉鬼打了一巴掌。

“哼,就知道欺负我。我把胳膊给爷爷看,你猜他怎么着……”

“爷爷?”沈浪停顿一下。

“我想让我爷爷叫人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他说……他对我说活该,还扣了我每个月五百块生活费,叫我好好读书,不许出去瞎玩。”

叶姿笑的快,眼泪来的也快,纯演技派的,泪光点点的说:“我生活费都被充值到饭卡里了,以后只能吃食堂,就剩下兔宝宝肚子里这点e*……”

叶姿从兜里拿出一个粉白s e小钱包来,是个流氓兔的形状,把钱夹拉开,从一毛五毛,到十块八块不等。

沈浪不禁有些迷惑了,问:“你爷……”

“唉,土包子,你是不是特别能打,那天我都看出来了。”

“一般,估计比你强不到哪e*去。”

叶姿有些失望,又问:“你是不是在俏南国上班?”

“你怎么知道?”沈浪有些吃惊,自己在俏南国兼职似乎从没同学知道,何况刚开学哪来的同学。

“我知道的事情多了,你是不是和娜娜姐很熟。”

沈浪又吓了一跳,问:“你跟踪我?”

“跟个屁,你又没长尾巴,我跟你g*嘛?”

叶姿鬼机灵的转着d*a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姑娘的眼睛快赶上天窗级别了,乌黑闪亮。

“哎哎,你和娜姐是不是那种关系?”

“你……”沈浪是真服了。

*g车到站步行街,没想到叶姿也在这里下车。

“你来这e*g*嘛?”

“要你管,你家开的店?”

“不是啊。”

“不是还那么多话。”

叶姿蹦蹦跳跳的进了俏南国,沈浪随后就到,一眼就看见叶姿和娜娜在吧台拥抱起来。

沈浪错愕了半天,前前后后一联系,恍然d*a悟。

据说娜姐在俏南国有人罩,甚至罗龙亲自关照过这。原来娜姐的后台就是叶姿?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