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经典情书> 正文

经典情书今夜我想你了,污段子套路开车秒湿

经典情书今夜我想你了,污段子套路开车秒湿

荆棘玫瑰,这是天州市最d*a的夜总会,在人们口中,共有三d*a最,美女最多、服务最好、项目最全,背后的老板更是身份惊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将荆棘玫瑰开在闹市中心,明目张胆地经营这些活动。

张楚抬头看着荆棘玫瑰的牌匾,终于确认他没有找错了,这一次回来,完全是因为妹妹失踪的事情,据说妹妹最后一次现身是在天州市一中。

“哪里来的臭要饭的,滚开!”刚准备进去,站在旁边一直盯着他的门童立刻是呵斥一声,虽说现在做生意是顾客至少,但张楚现在的装扮,的确是跟臭要饭的差不多。

张楚刚刚执行任务回来,击败了非洲最d*a的黑势力卡拉姆,以一人之力,破坏了对方最d*a的军火库,否则的话,怕是他们小队都会栽在那里。任务刚刚结束,他就得到了消息,得知妹妹失踪,这让张楚非常的焦急,哪里还会想着要换衣服。

“我找李翔。”张楚微微一笑,他的样子,倒是给人一种非常憨厚的感觉,可谁都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不知道他的一双手杀过了至少几百人。

门童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楚,满脸不屑地说道:“就凭你也想找我们老板,你是不是脑子里有屎!老子告诉你,咱们老板,就算是市里面第一书记要见,那也要提前预约,你算什么东西,给老子滚!”

张楚歪着脑袋笑了笑,倒是没有想到李翔在天州市混的如此厉害,想想也是,李翔的产业遍及天州市的各个地点,即便是乡镇都有他的产业,在天州的话,的确算是一个明星般的人物,即便是市委书记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那行,我给他打个电话。”张楚站在门口,哪里也不走,掏出一个蓝屏的诺基亚手机,低头认真地拨打着号码。

门童倒是没想到张楚还从网上找到了他们老板的号码,从来没见过一个乞丐敢如此的猖狂,他担心领导会迁怒于他,当即是对着领子上的麦喊了保安出来。

“三分钟来门口,看不到你的话,我就走了。”张楚挂掉电话,走到了门旁的石墩下一pi gu坐下,现在也就差一个碗了就可以开始他的职业生涯了。

这时。

四名保安闻讯而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电棍,如此的情况,顿时吸引住了不少人的目光,众人纷纷惋惜,这个乞丐实在是不长眼,那么多地方不待着,非要跑到荆棘玫瑰门口待着,怕是挨打是跑不了的。

“就是他,把他给我拉出去打一顿!”门童见如此多的人看着,自然是要为他们的会所挣点面子,若是随随便便一个乞丐都能来他们的高档会所,那荆棘玫瑰跟普通的会所有什么区别。

张楚抬起头,懒洋洋地看着这一幕,对于四名保安,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这种货s e,一拳头都能打晕两个,若是他们非要动手的话,那张楚只能是不客气了。

他低头继续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差一分钟就到三分钟,李翔还不来的话,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瓜葛。

“住手!”

在保安冲到张楚面前,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一道焦急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却是阵阵惊奇,没想到连李翔都亲自跑了出来!

保安见来人是老板,立刻是老实起来。

李翔冲到门口,左右看了几十秒,压g e n就没有看见张楚的人影,当看见保安冲向一个人时,李翔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喊了一句,当即是推开保安,走到了最前面,目光紧紧地盯着张楚。

“你已经超了两秒钟。”张楚低头看了看手腕。

李翔急忙蹲下,将手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一边绑着一边说着:“张爷,您的表刚刚丢了,您再看看时间。”

张爷!

荆棘玫瑰的员工,完全是惊呆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李翔见谁喊过一声爷,足以见得,这一声爷的分量。还有李翔亲自蹲下弯着腰给对方戴的表,那可是李翔最喜欢的表,谁动一下就要被打骨折进医院的啊!

可现在——

门童惊骇不已,他实在是不知道,他刚刚拦了什么人物,保安吓得纷纷后退,谁也不愿意承认刚刚想要动手打张楚的来着。

“唔,刚刚我的表呢。”张楚左右看了看,“我刚记得明明戴在手上的。”

“我一定让人帮张爷您找找,张爷的表可不能丢,若是丢了的话,那捡到的人还不成富可敌国的人物了。”李翔拍了一记马屁。

“几块钱的电子表。”张楚摆摆手。

李翔脱掉外套,披在了张楚的身上,亲自将张楚扶了起来说道:“在您的心中,那是几块钱的电子表,在我的心中,只要有人拿过来,我愿意用荆棘玫瑰跟他换……”

“你说这个吗。”张楚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破旧的电子表,上面的屏幕都被摩的快要看不清了。

李翔目光呆滞地看着电子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

“行了,到屋子里说正事吧。”张楚将电子表塞回了口袋。

李翔尴尬地笑了笑,急忙是引着张楚向着荆棘玫瑰走去,留下惊讶不已的众人,不明白来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至于房间,早已是准备好了最豪华的房间,即便是省里来的人都没有开放预约。

张楚知道找妹妹的事情着急也没有用,何况他这个妹妹智商是堪比爱因斯坦的超级天才,普通人也g e n本骗不了她,可作为哥哥,妹妹失踪,张楚还是必须要赶回来找她,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这一个亲人了。

简单地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张楚又吃了一d*a桌子的菜后,终于是拍了拍肚子。看着对面的李翔,李翔急忙是笑着说道:“张爷,我给您安排了两个……”

“先说仙仙的事情吧。”张楚哪里还有心情做其他的事情。

李翔并不知道张楚的真实身份,但是他知道张楚背后*d*a的能量,光是放个屁怕是都能够将他给崩没了,也不知道谁那么d*a的胆子,连张楚的妹妹都敢绑架。可有一句话不得不说,那就是张楚的妹妹长得的确是漂亮,放在娱乐圈里,那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

“张爷,得到消息后,我立刻派人去搜查,还从交通局那边调取了监控,让人……”

“重点。”张楚打断了李翔的话。

李翔立刻是说道:“重点就是,我们发现最后一次接触,是跟这一名老者接触的,不过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在其他的监控里发现这名老者的信息。目前我已经雇佣了五百人在查看监控,不过有人说见过一次,据说是在万华国际d*a厦里见他出来过。”

“万华国际,那是什么地方。”张楚问。

“张爷您不知道,这万花国际乃是咱们天州市最d*a的集团,资产在几百亿,那边的话,我们也不太好动手,毕竟……”

“我知道了,我会自己去看看的。”张楚点点头,“有事情的话,你再通知我吧。”

“是,张爷。”李翔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有兄d*在那边当保安,张爷若是需要的话,我让人安排一下。还有张爷,那万华国际的女总裁,咱们天州市第一d*a美女,若是张爷您能拿下的话,那可是最般配了。”

“保安。”张楚摸了摸下巴,“我倒是蛮喜欢这样的身份,明天想办法让我进去,保安这个职位就是为我这种低调的人定制的嘛。”

“是是是。”李翔点点头,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恭维张楚,g*脆是什么都不说了,顿了顿,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张爷,要不您暂时住在这……”

“不用,我待会回家看看。”张楚摇摇头,虽说父mu都不在了,只有继mu带着女e*在,但终归是他以前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何况他也想回去看看仙仙住的房间,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李翔这才想起来张楚的家就在这边,当即是说道:“那张爷,等您到家歇息一下,我就让人将床单什么送过去,再让人过去打扫一下。”

张楚并没有拒绝李翔的好意,他知道他回家是什么样的情况,必然是不会有人主动给他打扫卫生的,说不定还要去偏屋去睡,那边的床,不过是破旧的木板床,有人去帮忙打扫一下,倒是也不错。

换了一身最普通的衣服,张楚离开了荆棘玫瑰,此时的他,俨然像是换了一个人,连门童都没有认出他来。拒绝了李翔安排人送他回去的好意,他打了一个出租车来到了西城巷,到处都写着d*ad*a的拆字,显然是快要拆迁来着。

刚刚下车,张楚就看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女走在路上,似乎是在低头玩着手机,美女披着一件纱衣,上身穿着白s e的抹*,下身是一条蓝s e的牛仔短裤,脚上穿着白s e的帆布鞋,光是从背影看就让人有种砰然心动的感觉。

柳月欣!

张楚自然是不会忘记对方,住在对面的邻家姐姐,本以为这五年,她已经搬走了,可没有想到,柳月欣还住在这边,幸亏拆迁的晚,若是早一点的话,怕是他再也见不到柳月欣了。

见柳月欣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张楚嘴角微微翘起,悄悄地跟了上去,目光一直在盯着柳月欣的身材,还真是女d*a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柳月欣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是加快了步伐,还有几步路就到家了。

可就在此时。

一道黑影从左侧窜了上来,右手猛地抓住了她的右手,左手抓住了她的左手,吓得柳月欣尖叫起来,想要反抗,可来人已经将她压在了墙上,跟她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救命啊!”柳月欣d*a声地喊道。

“柳月欣姐,我是不是长d*a了。”张楚嘴角微微翘起,脑袋微微向后仰了一下,让柳月欣能够看见他的面孔。

柳月欣浑身一震,她看着来人,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s e,没想到是多年不见的张楚!

“楚轩!”柳月欣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与惊喜,几年不见,张楚的确是长d*a了不少。

“姐,回答我,是不是d*a了。”张楚对着柳月欣挑了挑眉头。

柳月欣俏脸一红,顿时知晓张楚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嗔怪地看了张楚一眼说道:“还是那么不正经,快点让开,要不然的话,我……我可就生气了。”

“姐,你还是那么温柔。”张楚笑着松开了双手。

柳月欣咬咬嘴chun,还真是没有想到张楚会回来,她偷偷地看了张楚一眼,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了d*a男人,她的记忆里,张楚还是一个跟在屁后想要吃糖的小屁孩。

“你……你跑哪去了。”柳月欣问道,“你不知道这些年,我都担心死你了。”

“那你嫁给我吧。”张楚道。

“胡闹什么,我是你姐。”柳月欣红着小脸,右手的食指在张楚的脑门上点了点。

两人正准备叙叙旧的时候,背后忽然是响起了争吵声,张楚跟柳月欣回头看去,发现声音的来源,似乎正是他们家的方向。

“啊,居委的人又来了。”柳月欣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楚轩,咱们这边正在拆迁,居委的人一直来动员拆迁工作,可是苗阿姨建了好多违建,想要三套房子,居委的人不答应,她就一直不愿意签字。估计现在又是来让她签字的了,你先去看看我, 也回家看看,居委的人,肯定也跑我家去了。”

张楚点点头,立刻向家走去,刚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的人叫嚣道:“今天你们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你们这是违建!把她给我抓起来,让她在这边按一个手印,就当她已经是同意了!”

“你们谁敢过来,我今天就砍死谁!”一名中年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正是张楚的继mu苗d*a娟。

砰!

张楚加快了脚步,直接推门而入,见屋子里六个男人围着苗d*a娟一个,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几个d*a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知不知道丢人。”

站在旁边穿着白衬衫叉着腰指挥着的男子回头看了张楚一眼,g e n本不认识,他来过几次,压g e n就没有见过这个人。顿时,他认为张楚是过路的路人,呵斥道:“别管他,把这个臭女人手中的刀给夺下来,打伤算我的!”

“住手!”

张楚倒是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的狠毒,他跟苗d*a娟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可毕竟是他父亲的第二任妻子,怎么也算是一家人,见她让六个男人欺负,张楚必然是要保护她。

当即。

张楚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围攻苗d*a娟的人见张楚袭来,纷纷将目标对准了张楚,五个人全部都是普通的工作人员,顶多是拿g e n棍*吓唬人,遇见张楚这样厉害的人,简直就跟幼e*园小孩一样。

呼——

一人拿着晾衣杆抽在了张楚的后背上,张楚右手一抓,微微yong li,就看见晾衣杆应声而断。手中半截晾衣杆猛地向着后方甩去,刚好是砸在了偷袭者的肚子上,痛得对方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另外四个人见状,想要冲上去将张楚控制住,可他们哪里是张楚的对手,若不是看在他们都是普通人的份上,五个人必然是全部都要去医院里住。

“你……你是谁!”为首的男子惊怒地看着张楚,“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这样动手打我们,你这是犯罪!”

“张楚!”苗d*a娟指着张楚,声音有些颤抖。

这一声叫喊,立刻让众人明白张楚的身份,原来是这家户主失踪的e*子,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刹那间,她的脸s e煞白。

“行!张楚,我记着你了!”男子指着张楚的鼻子说道,“你们家这件事情,你们别想好过,走!”

一群人,立刻是跟着男子匆匆地离开,主要是现在g e n本办法强行画押,留在这边已经是没有什么用了。何况就刚刚张楚的身手,一看就不是会心平气和留下来说话的呢。

“慢走,不送。”张楚笑眯眯地说道。

吱——

六个人刚刚离开,外面就停下了一辆白s e的宝马车,一名打扮时尚的女子从车里走了下来,手上挎着一个LV的包,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当看见张楚的时候,她也是愣住了。

“你是张楚!”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苗d*a娟的女e*苗甜甜,她不是父亲跟苗d*a娟所生,是苗d*a娟跟前夫的女e*。

“嗯。”张楚点点头。

“你回来g*什么!”苗甜甜怒道,“是不是看我们家快要拆迁了,所以想要来分一套房子!”

“张楚,刚刚谁让你打那些人的,你知道你打了他们,让我们以后多难沟通吗?!”背后的苗d*a娟忘恩负义,开始指责起了张楚,“我可告诉你!咱们本来是要五套房子的,若是少了,那就是你的事。本来这个房子有你两套,可若是没有了,你就别想要一套!”

五套。

张楚看了苗d*a娟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会信口开河,刚刚柳月欣跟他说了,明明是要了三套房,这下好了,就算是要到了三套房,也不会有他一套。

“仙仙失踪了,我就是回来看看,房子拆了的话,我也不需要。”张楚摇头道。

“你说的!这可是你说的,我刚刚已经录下来了!”苗甜甜拿着手机得意地说道,“到时候可不要要房子了……妈,这是我男朋友,房子的事情,他会帮我们摆平的。他呀,听说我睡以前的老床不舒服,还特地给我订购了一套两万多的床呢。”

苗d*a娟看了张楚一眼,显然是不相信张楚的鬼话,不过见到苗甜甜的男朋友来了,还买了那么贵重的东西,必然是有钱人家,瞬间,她的脸上立刻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急忙是说道:“哎呀,王旭来了,快来来来,阿姨早就听说你了,真是一表人才。”

“阿姨您好。”王旭搂着苗甜甜的肩膀说道,“你们家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待会就跟我叔叔说,让他帮忙找人。不过刚刚那个家*把人给打了,这件事情怕是不好处理,等明天我找时间请他们吃顿饭,实在是不行的话,就让他当场去喝三杯酒,给人道个歉,我想这个面子,他们应该还会给我的。”

“道歉!道歉,自然是要道歉的!”苗d*a娟扭头看向张楚,见张楚要见正屋,她急忙是喊道,“诶!现在哪里有你的房子,那个丫头的房间在右边的偏屋!”

刚刚迈进去右脚的张楚,有些不悦地看了看苗d*a娟,最终是什么都没有说,他现在开始后悔,决定今天就不在这边住了,至于李翔给他买的东西,还是退回去算了。

晚上的话,或许可以到柳月欣姐家住,他记得她的父mu是一直出差在外的,家里应该是没有人的。

“看什么看!就你刚刚做那事,现在能有房间给你住就不错!”苗d*a娟鄙夷道,“也就我好心,收留你罢了。”

“那边!”

张楚本来以为是左侧的d*a房间,可没有想到,得到的提醒却是右侧的小房子,那边只有七八平米而已,当即,张楚就生气了!

“我每月给你寄钱,你就是这样对待仙仙的吗?!”

“能有地方住就不错了。”苗d*a娟y阳怪气地说道。

“小子,你说话放尊重点!”王旭指着张楚的鼻子警告道。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是停下了一辆车子,赫然是送家具的车子,上面的家具,一看就是高端品牌,张楚看见来人说道:“家具不要了,退回去!”

“张楚!你以为这是你家是不是!你说不要就不要,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这是王旭给我买的家具,不是知道你回来给你买的家具,你还真是喜欢朝自己脸上贴金啊!”苗甜甜瞅了张楚一眼,旋即是满脸微笑地对着送家具的人员说道,“屋里,抬到那屋子里就行了……王旭,你看这个家具,似乎是比我们看到的样品还要好几倍呢!”

当初买家具的时候,王旭担心在家组装浪费时间,g*脆让家具店组装好再送过来,如今正巧是看见了家具的样子。只是,家具跟他们看的成品,似乎是有些不太一样,这一套家具显得更加j*致一些。

想到苗甜甜说样品与成品,他的心中也是释然,毕竟是两万多的家具,自然是要高档一些,顿了顿,他笑道:“是啊,毕竟是两万多的家具,肯定是要比普通的家具好点,估计样品是仿款,只是两千多块钱就能买到了吧。”

“哎呀,你看你,小旭,你来就来了,怎么还带这么多的东西来呢。”苗d*a娟热情地走到了王旭的身边,连称呼都从王旭变成了小旭,足以见得苗d*a娟对王旭是何等的喜欢。

苗甜甜搂着王旭的手臂说道:“妈,王旭可是最疼我的了,本来我都嫌贵的,g e n本就不想要,是他非要给我买的。”

“还是王旭有出息啊。”苗d*a娟瞥了站在门口的张楚一眼,冷笑道,“不像是某些人的种,一点出息都没有,在外面混当了那么多年,也没见混出什么名堂来,倒是听说家里拆迁了,立马跑了过来,想想都为那死鬼丢人。”

“哎哎哎,你还站在那边g*什么啊?”苗甜甜指着张楚的鼻子喊道,“你还不快点过来搭把手,回来什么工作都没有,来我们家不帮忙g*点活,我们会收留你吗?!我们可不收废物在家里。”

“我等着签字。”张楚淡然说道。

既然已经搬过来了,就当送给这对mu女最后一份礼物吧,在外面见惯了太多的生死,张楚才懂得亲情的重要,她们不理解是她们的事,他已经仁至义尽,以后她们的事情,张楚也不会再管了。

“签字?”苗甜甜愣了一下,旋即怒不可恕地吼道,“你等着签什么字,你刚刚不是说好了!这个房子你不要的吗?!我可是留下录音了,你可别想抵赖!”

张楚冷漠地看着苗甜甜一眼,没有回答。

“行了,别跟这种废物一般见识。”王旭拍了拍苗甜甜的手臂,“就算咱家的狗惹祸了,你不都原谅它了吗……”

“您好,请您在这边签个字。”

这时。

运送家具的人走了过来,将单子递到了王旭的面前,王旭接过笔就要签字,可刚刚下笔,他愣了一下,目光死死地盯着签收单上的价格。

嘶——

二十万!

“王旭,怎么不签字啊,就是你的名字买的啊。”苗甜甜诧异地道。

王旭抬头看向运输工人说道:“那个,你们是不是送错了,我们订的……订的不是这个。”

“你瞎说什么,不是这个是什么。”苗甜甜道。

“西城巷136号,不是这边吗。”运输工人疑惑道。

“对啊,我们这边就……”

苗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让王旭推了一下,说道:“你看看单子上的价格。”

“二十万!”苗甜甜惊呼一声,“你……你们是不是送错了,我们定的家具是两万,不是二十万。”

运输工人掏出底单,抬头看向王旭问道:“请问您是张先生吗?”

“是我。”张楚走到了旁边,将单子与笔拿了过来,快速地签上了名字。

苗甜甜、王旭以及苗d*a娟同时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怎么都没有想到,二十万家具是张楚订购的……这……这个张楚,从哪里弄来的钱?!

在三人吃惊的时候,身后又出现了两个人,抬着家具走了进来,家具跟之前抬进来的家具款式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家具的材质,对比起来,明显劣质了许多。

想到先前说过的话,苗甜甜有种让人狠狠抽了一巴掌的感觉,原来她买的家具才是仿款!

“您好,王旭先生订的家具到了,请问放在哪个房间。”搬家具的男子问道。

苗甜甜面s e难看地看向张楚,忽然是冷笑道:“张楚,你他妈是故意的吧?!你是不是跟踪我们,想要在我们面前装d*a款,就你这个穷酸样,你能买起二十万的家具,这些人都是你请来演戏的吧!”

“打肿脸充胖子,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我们分你一套房子是吗?!真不嫌丢人!”苗d*a娟冷声道,“既然你那么有钱,那你就该滚哪滚哪去,别在这边碍眼!”

王旭也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他走到第一个运输工的面前,将单子拿了过来,抬头看了看笑道:“哟,租的是爱丽莎的家具,是不是你们送给哪个富豪,临时让他租过来……”

“算了,把家具搬走吧。”张楚叹了口气,本来他想要找回丢失的亲情,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觉得,再继续待下去,他对三人的态度将会变成对待蝼蚁那样。

他如此一说,苗甜甜仿佛是找回了面子一样,得意地说道:“看吧,还是王旭你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他是租的了。”

“张先生,搬到哪?”搬运工知道为张楚订货的人是谁,见苗甜甜三人不停地嘲讽张楚,内心感慨不已,谁遇见这样的亲戚谁倒霉。

这个张先生不愧是个d*a人物,面对冷嘲热讽,还能如此的淡定也不解释,换做他的话,怕是早已一巴掌抽上去了,d*a人物的修养就是好啊!

“搬到对面吧。”张楚想了一下,送回去的话,怕李翔会以为他做的不好,又要多想,g*脆是送给柳月欣吧。

说着。

张楚向着外面走去。

“装,我看你什么时候把家具还回去。”苗甜甜冷笑道。

来到外面,张楚才发现柳月欣家门口多了一辆白s e的奔驰,从奔驰车上面下来了一对男女,男子普普通通,女子打扮妖娆,看她脸上的表情,张楚就明白定然不会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正想要猜猜看发生了什么事,穿着妖娆的女人一边走着一边喊道:“哟,家里这么破,还想勾搭我们家的俊杰,真是想要当灰姑娘嫁给王子是不是!柳月欣,你这个臭婊子给我出来!”

刚刚走出房门的张楚,面s e一寒,敢说柳月欣姐的坏话,简直就是找死!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