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经典情书> 正文

经典情书与网络情书,深度开发1v3

柳月欣今天非常的开心,因为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在回来的路上,她一直在百度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避免怀孕,她今天准备做一件d*a事,就是将自己送给她的男朋友赵俊杰。

她跟赵俊杰谈了两年的男女朋友,一直都只是牵手的状态,赵俊杰每次想要进一步,可都是让她给阻止了,因为她觉得男女必须是要结婚才能做其他的事情。

可是。

最近赵俊杰有些变了,不那么爱搭理她了,她跟闺蜜询问了一下,当闺蜜得知他们至今还是牵手的状态时,不知道嘲笑她多少遍,还说她是一个思想保守的女人。纠结了几天,柳月欣最终是决定要将她的幸福托付给赵俊杰,若是晚上他还要求的话,那她就会答应对方。

处理完了拆迁的事情后,柳月欣将中午准备好的饭菜给端了出来,因为是两个人过生日,也不需要多么的复杂,至于回来的张楚,她觉得有的是时间,今晚就过一个二人世界。

听到外面有人呼喊她的名字,柳月欣还以为是赵俊杰来了,急忙是从厨房走了出来,只是看见赵俊杰还带着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时,柳月欣的脑袋一片空白。

“真寒酸。”搂着赵俊杰的女人邢丽丽嗤笑一声,“说起来,你跟我们家俊杰在一起,还真是丢我们家俊杰的人,长得好有什么用,打扮的穷酸相,隔着老远都能够感觉出来。”

“俊杰,你……”柳月欣眼眶通红,泪水簌簌地流了下来,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赵俊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柳月欣,我们分手吧。”赵俊杰搂着邢丽丽冷笑道,“既然你想当圣女,那你就继续当你的圣女吧,老子可不愿意伺候你了!”

“为什么,就因为我不答应你的要求吗。”柳月欣问。

“是啊,你若是让我玩一下,说不定我会回心转……”赵俊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肩膀让人抓住,他还未回头,整个人如同炮弹似的,向着后面飞去,身体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张楚站在后方,满脸冷漠。

“俊杰!”邢丽丽惊呼一声,急忙冲了上去将赵俊杰扶了起来。

赵俊杰捂着疼痛的手臂,怒视着柳月欣说道:“好你个贱人,你早背着我有男人了是不是,是那个男人的几把比我d*a,还是技术比我好,你他妈试过……”

啪!

张楚一个箭步冲上去,赵俊杰压g e n就没有还手的机会,让张楚一个巴掌抽飞出去,沾着血的牙齿从嘴里飞了出来,撞在了门上。

“你敢打人!我跟你……”邢丽丽愤怒地冲向张楚。

张楚g e n本不在乎她的x*ing别,一脚将邢丽丽踹飞出去,正准备继续教训赵俊杰这个渣男时,柳月欣拉住了他的手臂哭着说道:“小楚,不要打了!”

如此d*a的动静,对面的苗d*a娟等人自然是听见了,当看见张楚为了柳月欣将人给打了的时候,苗d*a娟怒吼一声:“你就是一个痞子,你回来就是祸害我们的吧!我告诉你,我们家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就算你进去了,也不要说我们是你的亲戚!”

张楚两眼一瞪。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苗甜甜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她似乎觉得畏惧张楚有些丢人,当即是说道:“妈!咱们走,跟这种地痞流氓有什么好说的,他这回死定了。”

来的时候,她就看见外面停着的奔驰车,自然知道赵俊杰的身份怕是不一般,现在的做法,自然是躲的远远的,不去跟张楚有什么交集。

瞬间。

院子里只剩下了张楚四个人,因为门外有奔驰车堵着,家具没有办法搬运进来,四个搬运工人站在门外等着,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呸——”

赵俊杰从地上爬了起来,将邢丽丽给扶起,他愤怒地盯着柳月欣说道:“好!好你个柳月欣,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张楚本来想要去打废赵俊杰,却是让柳月欣给拦住了。

见状。

赵俊杰跟邢丽丽,急忙上了车子,踩着油门就扬长而去,不敢再停留,在他们看来,这个张楚就是一个亡命之徒,继续待下去,必然是吃亏。

报仇!

他一定要报仇,还要让柳月欣那个女人跪在他的胯下!

“张先生,家具放……”

“退回去。”张楚心情不是很好,哪里还有心情让他们折腾,当即是说了一句,关上了房门。

四名搬运工人对视一眼,商量了一下,将家具抬回去,并且将事情跟领导说一声,至于李翔那边如何,就不属于他们的事情,可他们知道,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怕是都要倒霉了。

能够让李翔亲自去挑选家具,还嘱咐半天才让送过来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普通人。

“看吧,我就说那小子是雇的,废物!”苗甜甜在院子看见这一幕,不屑地说了一句。

张楚回到了柳月欣的身边,看着受了情殇的柳月欣,他真是想要跟柳月欣说,要不然我娶你吧?可是他做不到,因为他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仇家,现在没有暴露,未来一旦暴露,柳月欣必然是要受到牵连的。

“柳月欣姐……”

“小楚,陪我过生日好吗。”柳月欣的眼神变得空洞,她抬头看着张楚,脸上露出了一丝凄惨的笑容,她真是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起来,她还真是要感谢那个妖娆的女人,是她让自己认清楚了赵俊杰的真实面目。

生日。

张楚愣了一下,他好久没有听过这个词语,仔细想了想,今天还真是柳月欣的生日,阳历生日,看来这个生日,本来是柳月欣跟那个渣男单独过的,没想到现在换成他了。

“好。”

见柳月欣期待地看着自己,张楚最终是点点头。

来到厨房,柳月欣早已是准备好了饭菜以及蛋糕,旁边还有红酒白酒啤酒……看见这一幕,张楚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沉默地坐在柳月欣的对面,先前的戾气消失,取而代之,又是当初那个少年,看着小时候暗恋的邻家d*a姐姐,张楚竟是有种紧张的感觉。

柳月欣坐在桌子的对面,见张楚呆呆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傻小子,看什么呢。”

“柳月欣姐,你真漂亮。”张楚头皮有些发麻,他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前几日还在外面d*a杀四方,如今倒是成为了一个小羔羊,连张楚都在心底骂了一句窝囊,可就像是遇见了克制者似的。

“还漂亮呢,姐姐都老了。”柳月欣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努力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说道,“小楚,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要答应姐姐,待会吃过饭你一定要离开,可千万不能留在这里,万一赵……”

“知道了知道了,从小到d*a都是这样啰嗦,跟我妈似的。”张楚摆摆手打断了柳月欣的话,“不过柳月欣姐,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当xiao zhang。”柳月欣道。

“真厉害。”张楚叹道。

“油嘴滑舌。”柳月欣随手打开了旁边的白酒说道,“来,今天姐姐二十五了,马上就要奔三了。爸妈又不在家,就我们两人过生日了。哎,看来某人那么多年过去了,真是不记得我的生日咯,以前可还是跟在我屁后嚷着要吃蛋糕呢来着。”

“那我先自罚一杯!”张楚自知理亏,拿来白酒就倒了一杯,换做平常,柳月欣真是不会让张楚喝那么多,可她的心情不太好,今天她就想要一醉方休。本来还担心张楚不让她喝酒,现在看来,担心似乎是多余的了。

一杯酒下肚,张楚的胆子倒是d*a了许多,他看着柳月欣,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要不然你等我几年,到时候我把自己送给你。”

“你本来就是我的d*d*呀,为什么还要送给我。”柳月欣笑了笑,故意避开这个话题,她又开了一瓶白酒,倒了一杯后,举杯道,“来,祝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张楚认真地说道。

本来柳月欣的心情就不是很好,加上柳月欣跟张楚久别重逢,两人说着过去的事情,说到开心的时候,两人都会齐齐举杯。白酒喝完喝啤酒,啤酒喝完喝红酒,本来今晚是给赵俊杰准备的晚饭与酒,可没有想到,全部让张楚给代替了。

喝到最后,张楚跟柳月欣都有些发懵,好在张楚还有点意识,扶着柳月欣,要将她送到房间里再走,可刚到房间里,柳月欣就坐在床上哭了起来。

“姐,不要哭了。”张楚安慰着柳月欣。

“难道得到我的身体才是他跟我谈恋爱的目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柳月欣哭着说道。

张楚只能是拍着柳月欣的后背,脑海中浮现出了过去的记忆。

小楚,姐姐给你买了蛋糕。

这次考试不错,小楚,奖励你一本漫画吧。

小楚,你没了妈妈,还有我,还有仙仙,是不是。

“是啊……”张楚看着柳月欣轻声说道,“柳月欣姐,等我找到了仙仙,你还有我,还有仙仙……唔——”

张楚还想说什么,却是让一张柔软的chun给吻住了,刹那间,张楚的脑海一片空白。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身寸在了脸上,张楚猛地睁开了双眼,当看见躺在旁边头发凌乱身上只盖着一个毯子的柳月欣时,他的脑袋有些发懵,没有想到昨天晚上将柳月欣姐给……他只记得将她扶了进来,最后似乎是她主动亲了自己。

这时。

张楚的电话响了起来,看见电话,他有些惊喜,没想到是师姐的电话。他接通电话才知道师姐将苗家人赶走,现在让他过去找她,说是有任务要给他。

快速地起床洗漱,张楚发现柳月欣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见状,他快步向着对面的房间走去,昨天的事情历历在目,没想到今天已经换了主人。

来到房间就看见一名绝世美女坐在沙发上,看见张楚进来,她笑眯眯地说道:“小师d*来的真是巧,马上一个d*a美女就要来了哦,虽说比我的身材要差点,坐吧,等一会就到了。”“好。”张楚点点头。

滴滴滴——

不多时,一辆白s e宝马从远处缓缓地驶来,似乎是驱赶着一只流浪狗,鸣了一声喇叭。

看见车子,张楚回想起穆柔青说的话,对方是一个女总裁,是一个女富婆,说不定这个车子就是她的了。

哎。

看看保护任务的主人到底长得如何吧。

张楚站在阳台上,目光盯着汽车,果然看见汽车驶入了院子里面。

咔——

车门打开,一只白s e的高跟鞋出现在他的眼中,随之而来则是修长嫩白的美腿,美腿上方则是让一套白s e的短裙遮挡住了。

当高跟鞋落地的刹那,一名披着长发的女子走了下来,戴着紫s e太阳镜,一米七的个头,衬着至少b的*围。

若是长得漂亮,那绝对是女神级别的人物。

她提着白s elv的包,轻轻关上车门,如模特般,踏着高跟鞋向着房间走来。

当她走到门时,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向着张楚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张楚的目光则是盯着她的领口,在转身的刹那,他果然看见了一抹浅蓝s e。

女神神s e微怒,快速地推门走了进来。

“轻柔!你来了!”穆柔青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轻柔。

张楚默默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真是人如其名,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冬日的雪梅一样,傲雪凌霜。

“小楚,来客人了!快出来!”穆柔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张楚走了出去,迎面就对上了宁轻柔的眼神,她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就没有再去看,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

此时的宁轻柔早已是摘下了眼镜,面s e冷清,坐在那里,如同高傲的雪莲,让人只敢远观不敢亵玩。

“小楚,这位就是我给你介绍的,宁轻柔,今年二十二岁,可是一位白富美哦。”穆柔青笑着介绍道。

“轻柔,这位就是我的师d*了,张楚。别看这家*有些柔弱,可能力很强哦,你们聊,我去泡茶。”

“你好,我叫一夜十三郎。”待得穆柔青到厨房后,张楚满脸认真地说道,“一次一百,包夜五百,姿势随便摆,不爽退八百!”

宁轻柔目光淡淡地扫了张楚一眼,似乎对于他没有半分的感觉。

只是张楚一直笑着看着她,让她秀眉微蹙,待得好一会,宁轻柔朱chun轻启道:“看够了没。”

听到宁轻柔的询问,张楚g*咳一声,轻声道:“生命的延续在于男女的交配,在选择交配对象的过程中,长相往往是在第三位,我只不过在遵循我国五千年优秀文化传统里的规矩而已。”

她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说话。

“你的内衣已经出卖了你的心思,蓝s e的内衣代表着你内心不是冰冷的,冰冷只是你的假象,若是我猜的不错,你一定是粉红s e的内内。”张楚笑嘻嘻地说道。

宁轻柔没有回答张楚的问题,淡淡地说道:“想当我老*g的话,你必须要打的过我才行,咱们来试一试。”

当老*g?

任务不是保护她,怎么当老*g了!

“我去,我不g*了,这任务我不接了!”张楚忽然站起来,说道,“师姐,你跟老头是想搞我吧!”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张楚自然是不会跟人随便结婚,更何况,他也不想结婚,他今年才十八岁,哪里能跟人结婚!

正在泡茶的穆柔青也没想到张楚以为老头帮他私定终身了。

宁轻柔见张楚反应那么d*a,以为是他看不上自己,她忽然站起身来,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意,盯着张楚。

“看什么,再看我也不会跟你结婚的!”张楚挥挥手,没好气地说道。

“只是临时老*g,又不是真结婚。”穆柔青端着两杯茶水走了出来。

“哦,不是真结婚啊。”张楚松了口气,还好,只要不是给自己定终身d*a事就好。

宁轻柔冷声道:“今天就算你答应,我还不答应,想当我老*g,必须要打的过我才行!”

张楚刚想说话,对面的宁轻柔忽然动了。

只听她低喝一声,“看招!”

就见她如同一只燕子,身形敏捷地冲向了张楚。

“我靠,不是哥们看不上你,是一个误会!”张楚没想到宁轻柔会忽然动手,他急忙向后退去,“只要不是真结婚,哥们答应你了!”

“那先打的过我才行!”宁轻柔追了上去。

张楚左躲右闪,对方愣是没碰到自己一点,只是见对方的招式,招招致命,他骂道:“你这个贼婆娘,你太狠毒了,你不去当杀手都可惜了!再打的话,那老子可就不客气了!”

“废话少说!”宁轻柔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的眼力那么毒。

“那好!”张楚说了一句,侧身之间,忽然双手扯住宁轻柔的领口,双臂一撕,只听嘶啦一声,宁轻柔的上衣被张楚撕成了两半。

张楚将衣服随意向后丢去,对着宁轻柔冲去,“老子就喜欢你这么直接!”

宁轻柔脸s e微变,刚刚那一招,她完全没有躲闪的机会,还未说话,张楚已经左脚点地,身子在半空中旋转而去,右腿高高的劈下,似乎是想要将宁轻柔劈在地上似的。

宁轻柔脸s e一变,右脚猛地踢向张楚的腹部,想要将张楚*退。

可张楚右手却是一抓,又是嘶的一声,竟是将宁轻柔右腿的丝袜撕掉了一d*a半,露出了白嫩的d*a腿。

“我就说吧,粉红s e的。”张楚忽然说了一句。

“找死!”宁轻柔怒道。

可张楚早已如同猛龙一般,冲到她的面前,任由她的右手砍在脖颈上,他却是猛地将宁轻柔扑在了地上,落地间,他的双腿如同老树盘g e n,绕在了她的d*a腿上。

“美女,你输了!”张楚双手压着宁轻柔的小手,身子则是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