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经典情书> 正文

经典情书语录,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穆柔青咯咯笑了一声,*口不断地波动着,抬起脚,踢在了张楚的pi gu上,“小师d*,便宜占够了,就起来,小心轻柔不同意了哦。”

“不行,有种打败我!老子最讨厌这种说到不做到的人。”张楚不要脸地说着,努力感受着宁轻柔柔软的娇躯,压在身下非常的舒服。

宁轻柔内心震惊不已,没想到张楚的身手如此厉害,她知道自己现在反抗不了,只能让对方压着,只是这货一直在占自己便宜。

穆柔青翻了翻白眼,说道:“哎,师父让我照顾你,本来还想给你点钱花,看来你是有钱啊。”

“哎哎,有话好好说。”张楚一听钱,双手向地面一拍,借力站了起来。

宁轻柔慢慢地爬了起来,目光却是在四周打量着。

穆柔青知道对方在g*什么,她走上前,拉住她的手说道:“好了,你已经输了,怎么样,我小师d*不错吧,让他当你老*g,你不委屈吧。”

“就他了。”宁轻柔点点头,眼神闪过一抹愤怒,似乎是想到折磨张楚的办法了。

张楚笑嘻嘻地说道:“你们应该询问我的意见吧,还有没有人权了,比如咱们谈谈工资什么的。”

“只能借用下,又不是让你真的当,工资自然是由我来开了。”穆柔青咯咯笑道,“若是真当了,那还不便宜死你这个小坏蛋了,轻柔可是还有个双胞胎妹妹。你若是把她拿下,又将她妹妹拿下了,三飞多爽。”

听到双胞胎以及三飞的字眼,张楚也觉得浑身上下热血沸腾。

穆柔青似乎还觉得不够,她扭着腰肢走到张楚面前,发间淡淡的柠檬香味窜入张楚的鼻孔里面,让他忍不住吸了口气。

只见穆柔青右手揽住他的脖子,嘴巴贴在他的耳边,轻声道:“还嫌不够的话,我也加入,让你四飞,怎么样,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哦,前提是你能将轻柔拿下。”

张楚愤怒地说道:“师姐,你怎么能这样!你太看不起我了,怎么说也要把小师妹给带上,要不怎么体现我的真实实力!”

宁轻柔不知何时又坐回了沙发上,她淡淡地看了张楚一眼,说道:“只是夫妻名分,你若是敢动手动脚的话,我就杀了你。”

“求杀。”张楚笑嘻嘻地说了一句。

穆柔青在宁轻柔身边坐下,搂住了宁轻柔的腰肢,笑道:“小柔柔,小楚都是你老*g了,怎么也要热情一点,再这样冷冰冰的话,谁看都是假的。”

一边说着,她的手一边向下滑动,当落在下方的时候,宁轻柔急忙是站了起来,似乎也受不住穆柔青的调戏。

穆柔青顺势摸了一把,说道:“哎呀,还不如我师d*的舒服,要不然你们互相摸摸看……”

“柔青姐,我先回去了,借你一套衣服。”

宁轻柔也受不了穆柔青这样的调戏,不待对方说完话,她急忙开口道。

说着。

宁轻柔起身向着穆柔青房间走去。

“师姐,我摸过了,比我的好。”张楚认真地说道。

“哒哒哒——”

走在前面的宁轻柔身形踉跄了两下,似乎也听到了张楚的话,想到张楚给她带来的羞辱,她一定要加倍奉还回去!

过了片刻。

宁轻柔换了一身衣服,丝袜也换了一副,她冷漠地扫了张楚一眼,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小坏蛋,还不送送人家。”穆柔青白了张楚一眼。

张楚点点头,跟穆柔青一起走了出去。

他刚走出去,就发现门口忽然停着一辆白s e宝马,看型号跟宁轻柔的一模一样,仿佛是情侣款似的。

宝马旁,穿着白s e西装的男子正捧着花站着,满脸微笑,后方则是站着两名黑衣男子,应该是他的保镖,看样子,这个家*是一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

见宁轻柔出来,他急忙是捧着花走了过去,微笑地说道:“轻柔,你终于出来了!”

宁轻柔瞥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s e,显然非常讨厌对方。

穆柔青眯了眯眼睛,嘴角出现一丝玩味的笑容,她自然是认识对方,东阳区*局副局长的e*子,张明明,算是比较有势力的家*。

这货自从见到宁轻柔之后,就再也走不动路了,一直苦苦追求着宁轻柔,只不过宁轻柔自然是看不上这种纨绔d*子。

所以,宁轻柔并没有说话,径直走进了车子里,启动了车子,开着车子缓缓地向着前方驶去。

可张明明却是笑嘻嘻地站在门口,笃定宁轻柔不会撞他似的,他死皮赖脸地说道:“轻柔,最近新开了一家西餐店,咱们一起去尝尝如何,吃完咱们去看电影。”

说话间。

他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宁轻柔,对方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他觉得对方如同仙女下凡似的。

那白s e的制服,更是充满了莫名的诱惑,让他的眼神一直游荡在她的身上,怎么都不肯移开。

“滴滴滴……”

宁轻柔有些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可张明明如同聋子似的,笑着说道:“轻柔,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后面的两名男子也走了上来,对着宁轻柔说道:“是呀,林x*,快答应吧,说不定还能让你未来的*局局长*g*g给你批一块地,那可都是钱啊。”

“张少在整个天州市里都算是人中才俊了,可千万不要错过啊。”

两人的声音充满了猥琐,目光还盯着宁轻柔的*口看去,心里不知道在打着什么算盘。

宁轻柔见三人不愿意让开,她忽然将车子停了下来,走了出来。

“轻柔!你答应了?!”张明明满脸惊喜地说道。

“让开。”宁轻柔寒着脸说道。

“我就不让,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张明明满脸微笑地说道。

宁轻柔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似的。

突然。

她回过头,扭着腰肢,步伐轻盈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带起了一缕缕香气。

只见她右手忽然拉住了张楚的手臂,细腻温热的感觉蔓延到了张楚的全身,让张楚也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我有男朋友了,你走吧。”宁轻柔淡淡地说道。

对面的张明明并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d*a笑道:“我说轻柔,你就算找个替身,也要找个好看点的吧,这个乡巴佬当你男朋友,你还真敢说啊。”

“就是,看他长得穷酸样,住在这破房子里,我还以为她是来慰问穷人的,呸,长得真几把丑。”另一人鄙夷道。

后面一人更是嘲笑道:“别把修下水道的工人给拉出来当挡箭牌好不好,就算要当的话,也要找我们张少是不。”

张明明蔑视地看着张楚,鄙夷道:“小子,给你三秒钟,赶紧给老子滚开!否则的话,老子让你半年都不能开工!”

张楚右手一抬,在三人吃惊的目光中,右手搂住了宁轻柔的肩膀,柔软无骨,娇小的肩膀让人忍不住将她直接搂在怀里,右手拍拍落在了宁轻柔的心口上,柔嫩饱满的感觉蔓延在心中。虽然没有动作,但光是放在上面,已经让张明明嫉妒不已了。

宁轻柔也没想到张楚会当众搂自己,她愣了一下,却是没有反抗,默默地看着张明明一眼。

张明明也被张楚的动作给惹怒了,特别是见宁轻柔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他更加怒了!

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在自己面前让别人给搂了,还是一个穿着一身杂牌的臭小子,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忍受!

“小子!你有种啊!”张明明咬牙切齿地望着张楚。

张楚疑惑道:“你没有?”

“你!”张明明气的直跳脚,指着张楚的鼻子吼道,“是男人的话,就给老子出来,老子要跟你单挑!”

“这不好吧。”张楚有些犹豫地说道,这种垃圾g e n本比不过他的身手,打他万一累到自己呢。

穆柔青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怕什么!上!他都敢追你老婆了,你还不把他的腿打断,都滚过床单了,你还敢不负责任!先说好,那个见红的床单你自己洗哦,要不然你做留念也可以,毕竟是人家的第一次呢。”

滚过床单了!还见红了!

张明明双眼都红了,骂道:“你给老子放手!”自己的女神竟然被一个臭小子玷污了,他实在无法忍受。

“好吧,好吧。”

张楚无奈地松开了手,向前走了两步,说道:“先说好啊,可不是我要动手的,是你……”

“去你妈了隔壁的!”张明明哪里还愿意听张楚废话,一拳头砸向了张楚的脸颊。

这一拳若是砸中的话,估计能够让张楚的鼻孔流血。

张楚不屑地笑了一下,身影一闪,一脚踹在了张明明的肚子上面,直接将张明明踹飞出去。

“张少!”

后面两人见张明明竟然被打了,也是吃惊,因为张明明可是练过两年武术的人,没想到竟然打不过张楚。

张明明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怒道:“别管我,打他!”

两人见状,急忙是冲向了张楚。

张楚也不客气,一人赏了一脚,将他们都踢飞出去,见张明明还敢冲上来,他则是一巴掌抽在了张明明的脸上。

清脆的耳光在院子里格外的响亮,任谁都能听见响声。

张明明的脸颊也是肿了起来,浮现出了四个手指头印子。

“妈的,手有点疼了。”张楚忽然甩甩手道,“你丫的跟老子去医院,给老子付医药费去!”

张明明脑袋一片空白,从小到d*a,还没有人敢抽自己耳光。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是张楚的对手,他捂着右脸,指着张楚说道。

“好!你有种,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

张明明急忙是向着车子里面跑去,后面两人也跟了上去,还未关上车门,车子就启动开走了。

“孬种。”穆柔青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刚回头,却是发现穆柔青以及宁轻柔已经钻进了车子里。

“小楚,好好看家哦,我们先走了。”穆柔青对着张楚笑了笑。

“喂喂,我是她老*g,应该我送她吧。”张楚说了一句,可车子已经加了油门冲出去了。

当车子离开院子之后,坐在车里的穆柔青对着宁轻柔笑道:“怎么样,小柔柔,我师d*的身手还是不错的吧。”

“嗯,我一定会杀了他!”宁轻柔点点头。

穆柔青忽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对着宁轻柔说道:“别打打杀杀的,我若是告诉你,你的病他能治,并且必须要跟他同房,怎么办。”

车子猛地一停,宁轻柔转身看向穆柔青。

穆柔青认真地说道:“小师d*是纯阳之体,只有他能治疗你的纯y之体。”

“柔青姐,你跟我说这些g*什么。”宁轻柔问道。

“没办法,谁让你这个小美妞美的让我都心动,若不是想让你跟我一起和师d*三飞,我怎么会救你呢。”穆柔青咯咯笑道,“况且你一身功夫都是我教的,也算是我半个徒d*,我自然不会看好姐妹去死了。”

宁轻柔冷声道:“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他玷污我的身体。”

说完。

宁轻柔启动了车子,不再跟穆柔青说话了。

穆柔青暗暗叹了口气,她也想让宁轻柔恢复,只可惜她曾经经历的事情,已经让她的心变得冰冷了,只希望跟小师d*在一起的日子里,能够稍微改变一些。

若真是能够让她治疗过来,真是三飞的话,她也不会介意的,想到这里,她脸上又露出了妩媚的笑容。

当她们的车子穿过前方的十字路口时,后方一辆相同款式的白s e宝马缓缓驶了过来,在红灯前停了下来。

张明明右脸发红,脸s e发沉地望着前方的车子,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小子果然就是一个挡箭牌,妈的,老子要废了他!”

坐在后面的男子忽然说道:“张少,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来什么了。”张明明有些不爽地皱了皱眉头。

“我当时见到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我忽然想起来,我在后勤部的时候,见过那小子的照片!”男子急忙说道。

“我说李飞一,你脑子没发热吧,那小子跑你们天州中学g*什么。”旁边的人讥笑道。

李飞一回忆一下,笃定地说道:“那小子是来复读的,要到高三去,当时朱人才到后勤部有事,所以我才看过那个表,就是他!肯定没错!”

“朱人才,不是你们高中部校花那班吗。”张明明说道,“你可别骗我。”

“绝对不会错的!”李飞一拍*脯保证道。

“那好!”张明明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过老子咽不下这口气,老子已经让我d*a表哥派人来了,今天先教训这个臭小子一顿。”

“不会打死人吧。”李飞一说道,“你d*a表哥手下,似乎都是退伍军人!”

“保证打不死。”张明明嘴角微微翘起,“我可不会让他死的那么舒服。”

张楚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待得穆柔青离开后,他则是回到房间,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同时,从口袋里面掏出了紫s e半圆形的水晶,这是老头给他的,说是有d*a用处,不过他在路上研究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发现什么用处。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