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爱情文章美文摘抄大全,想和你从早做到晚

“易e*,爷爷跟你说个故事。”一位头发苍白的老人,拄着一个泛h的拐杖座靠着旁边的桃花树。偶尔被风吹下的桃花飘落在老人的白首,一旁抓着小辫子,穿着华服的小男孩屁颠屁颠跑到老人的膝下笑,着露出皓齿。

“易e*最喜欢听爷爷讲故事了。”小孩*声地说道。老人宠溺得揉着他的头发。

“这次爷爷说的,是一个树妖和猎人的故事”

老人苍老的声音随着风声,飘得越来越远,飘过了这座紫禁城,飘过了长安

冬至的山林,白雪覆盖了这片绿延的地方。山林的最深处有一株苍天d*a树,d*a到遮掩了整个林,d*a到它的树g e n延伸了整片土地。隔着不远的村庄那些老人都说,这棵树已经成j*了,不能靠近它,会被吸g*j*气的。

猎人只是一个穷小子,他的mu亲在几年前因为生了一场d*a病,卧床不起。后来因为没钱医治撒手人寰。他是一个很朴实的男子,但是在朴实的基础上要有钱财,所以至今为止二十有五也没有娶妻。没有哪个人家愿意嫁给一位除了打猎什么都不会的男子。

这绒绒的d*a雪让本就错综复杂的山路变得更无法识得起来。猎人刨开了积了快十*g分的雪,找出下面还没有湿透的g*柴找到了一个山洞篝了一团火。以为只要几个时辰这个雪便会小起来。没想到快过了六个时辰,这个雪依旧没有见小的样子反而越来越d*a了。

猎人自我苦笑一声,身上的体温也越来越低,他将自己破旧的绒衣裹得又紧了几分。脸上的脸s e一点血s e也没有了。又冷又饿,他明显感受到阎王的呼唤。

自己将死在这片d*a雪覆盖的山林,还没有娶妻,还没有喜爱过的人。猎人不怕死,只不过想起来有几分遗憾罢了。

“那么d*a雪的天e*,怎么还有个人类在这里。”快昏过去的猎人听见一声音,声音很好听,犹如天籁。迷迷糊糊中看见声音的那个主人,白衣长发。肯定是一个很美的人e*把,猎人心里这般想到。

从山洞外进来的人,生的格外的好看,好似不像是这片人间的外貌。她绿s e的眼眸,毫无感情得盯着那个晕过去的人。那快要熄灭的火苗这一刻居然跳跃了起来。围绕在这人的身边,令人好奇。

“如是平常,我定不会管一个人类的死活,可是我天劫将至。救下这人消我几分业火吧,也让我好过一点……”如果仔细看,这个人e*的脚都是赤果*的,只不过浮在空中一步一步踏走。好似不沾染这片凡世的一点尘埃一般。

他便是那棵苍天d*a树,那一只数万年修行的树妖。

猎人醒了过来,睁眼看见的是一片绿的天地,不管是天还是地,全部都是绿的。仰头一看覆盖的都是一片又一片的d*a叶。

“醒了,就走吧。”那一声毫无感情的声音打破了猎人现在的思想。猎人转头一看,就是那一身他晕倒前看见的白衣。着衣的人e*更是绝s e。绿s e的眼眸,额头那一点绿s e的砂痣,还有那高挺的鼻子和轻薄的嘴chun,眉间多出了一分拒人千里的神s e。

“是你救了我?”猎人失声道,这人是他一生中看见过最好看的。比那些城中的颜值女子好看不止百倍。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这条路直走离开这片地方,从此以后不再过来。”绿眸的人e*指着那一块地方。密密麻麻的树g*居然分开,叶子铺开成了一条碧绿s e的通道。

“妖树妖”猎人只感觉自己口g*舌燥,原来这生的及其好看的人e*是妖。而且是老一辈人口中代代声传的树妖

“从此以后,不再靠近,做得到吗?”人e*依旧没有一点感情得说到。好像被认出也无所谓。

“我想报恩该如何。”猎人的剑眉下面那一双犹如星辰一般的眼睛盯着树妖说。

“恩不需报,只要不跟世人说就足矣。你走吧人类。”树妖不再出现再他的面前。凭空得消失在他的眼前。留下来的只有那条通道。

猎人不再说什么,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冠,走出了这片天地。

“你为何放走了他,他身上留下了你的气息,如果被那些道士知道你现在是虚弱期,那你便x*ing命不保了。”一只白s e的小狐狸跳到树妖的肩头。

“天劫还有七天,我若是渡不过,这人便要被雷劫遭殃,不可伤及无辜。”树妖是善良的树妖。她没有杀过一个无辜的人,但是她身上的业火,比那些d*a凶妖还多。她曾经,与一个仙恋爱。触犯这片世界最不可饶恕的罪孽。被天帝降罪,天劫那一天便是她万年修为全失那天。

“再者我本就渡不过这天劫。我也寻不到他了,我该放弃了”树妖叹了一口气,那棵伫立天地的d*a树也好像不介意又枯萎了一份。

“白灵,你看,我的g e n已经开始枯萎了。它知道我活不久了。”白s e的小狐狸没有再说话,静静地在这里陪着树妖。七日只剩下七日了,这该死的天帝

树妖如墨的长发也有一点泛白了那人类真有缘,d*a概是我这一生看到最后的人了吧啊真好啊人类。

猎人走了不知多久,旁边的景s e都一般一样,但是他却没有迷路,因为他相信了树妖的话。

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重回这里,再好好看看那拒人千里的树妖。猎人觉得自己多了一份情愫,不知是为何。看见那绿眸的树妖心就会多跳动几下。也许,是一见倾心把

雪还是依旧得下着,不过没有那么的d*a了,转而变成了小雪e*,它们如同顽皮的小童们,掉落在猎人的发梢。融化了一点就会有另一个雪花覆上。

他这次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还能活下来。死后余生的喜悦涌上了猎人的心头,虽然这次没有捕到一点猎物。但是活下来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了。

猎人从那条绿s e的通道出来,树妖果然没有骗他。直接将他送到了山林的入口。他只要再走上两个时辰便可以回到村庄。

隔壁的王妈一定很担心他。王妈的e*子入京考试再也没有归来。快十载了,可能是富贵了,忘了生自己养自己的mu亲了。王妈也将猎人当做自己的e*子。自从猎人的mu亲逝世后,王妈总会送来吃的给猎人。还会帮猎人洗衣服,为猎人牵红线找女e*家。猎人每次也会把打来的猎送一份给王妈。

回到了村庄,他看见王妈就好像一个热锅上的蚂蚁在他家的门口转来转去。还捏着她布满皱纹的双手,看上去就好像很心急的样子。猎人看见了不由笑了一声,这个世界上还有关心他的人,没有了mu亲,他还有王妈。

“王妈。”猎人喊了一声,那个老*人猛地转身,浑浊的眼睛突然涌出了泪水。快步走到猎人的面前抱着猎人不肯撒手。

“灏e*,灏e*,王妈以为你不见了。进去树林后再也没回来,村里的老人们都说你被树妖吃了。”王妈带着颤抖的口音对猎人说。猎人的名字叫许灏。

“王妈,我不是在这嘛。”许灏心里不由暖洋洋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关心他的人。

许灏打心底也把王妈当做是自己的mu亲,这个村子虽然人不多,但是基本上都是好几户一个小家庭,都把其他几户人家当做是眼中钉。

虽说村民都淳朴,这个地方的人却不这样想,有好几个恶毒的婆娘还寻思着许灏若是死在山上,那么他家的东西都是她们的了。

这样一个环境内,王妈就是他待下去的理由,如不是有王妈在,估计许灏早就不在这里了。

“走走走,咱们进去,外边那么冷,冻坏身子就不好了。”王妈绽开笑容,她眼角的皱纹更能体现她的岁数已经不小了,全部都是岁月的痕迹。

“恩,我扶您进去。”白雪覆着猎人的肩头,一层又一层。

屋内明显比外头暖和的多,王妈进的是许灏的家里,她像是一个老mu亲帮许灏打点着一切,手中颤巍巍得拿着几g e ng*柴准备点燃。

“哗”一声,那些火焰慢慢得升了起来,把原本充满寒气的屋内照热了许多。

“王妈,我今天没打到东西。”许灏心中有点内疚,那么冷的天气他很想给王妈打几只小动物,然后烤上它们的*,满足得吃上一口,肯定很舒服。

不过他现在心中想的最多的还是那个绿眸的女子,魂牵梦绕在他的心中久久不散。

“没事,你这个孩子,王妈不饿的。”王妈帮许灏把他那身破旧的衣衫脱掉整整齐齐的叠在了床上,帮他拿来被子裹到了他的身上。许灏坐在火堆的旁边心也平静了几分。

“你没吃吧,王妈煮了点清汤,给你拿过来啊。”苍老的*人说罢便打算出门而去,还没有开门外边就传来呼呼的冷风声,门缝中偶尔还会飘来几许飞雪。

“王妈,不麻烦了,这天那么冷您就别过来了,早些休息吧,我不饿。”许灏站起身来,把被单丢到了床上,快步走到门前搀扶着王妈。

“那明早王妈再给你送吃的啊?”王妈笑着说,她伛偻的身躯让她看上去更瘦弱了。

“谢谢王妈。”许灏知道她是这个x*ing子,也没有拒绝。

他俩一起相依为命快要五载了,许灏mu亲还活着的时候,王妈会跟他mu亲一起谈笑风生,偶尔看上哪家姑娘也会偷偷背着许灏她俩在背后自己说。

“想你mu亲还活着的时候”王妈刚要出家门,一想到许灏吃了上餐没有下餐的日子,她就不免声音颤抖了几分。

“好了,王妈,这不是有你吗?”许灏一脸哑然,他也很想念他的mu亲,可是天人两隔。

“对,有我有我”这位好心的老*人这才慢慢出了家门。

许灏一身单薄的外衣,目送着这位老人一点一点的匍匐在雪地中慢慢回到了家里。

“白灵,你说雪为什么那么d*a。”树妖坐在一个老g e n上,g e n须很c*u,她双眼空灵得看着偶尔飘下来的雪。

“对啊,今年格外的d*a。”这雪的颜s e,跟小狐狸的毛s e一模一样,皎白皎白的。

“我死的时候会不会也那么d*a的雪?”树妖语气变得渐渐平淡了。

“不会吧,你死的时候肯定惊天动地。”小狐狸跳到了树妖的怀里,如果不是它那一双红s e的眼睛,恐怕都要跟树妖那一身白衣合成一体了。

“会有人想我吗?”树妖绿s e的眼睛闭上了,还有她那张如同完美的脸蛋也随着平淡。

“不会,除了我。”小狐狸毫不犹豫的说,树妖从来没有朋友,她没有出过着一片密林。

“那你要一直想我哦。”她笑了笑,表示道。

“你死了,这棵d*a树会怎么样?”小狐狸转移了话题,它不想谈论那么沉重。

“我是它的灵,我死了,它也要枯了。”树妖从树g e n上一跃而下,慢慢悠悠得降落到了地面上,她一双白皙无暇的双手触碰着树充满年轮的树皮。

“真可惜,它陪了我三百年。”小狐狸也跳了下来,降落到树妖的肩头上,犹如一个小j*灵。

树妖轻轻叹了口气,呼出来的全部都是浓郁的生命力。“我还是没有找到他。”

树妖虽然没有出过树林,但是她的树祖,可以感应这片天地所有的树木。

“那个猎人,眼神好像他。”树妖轻轻的说。

“别傻了,天帝把他丢入轮回,怎么可能让你们再相见,他少了一魂一魄,又经过了忘川,他不会记得你了。”小狐狸说道,它知道树妖所有的故事。

“也是,我们再也不会再相见了,这样也好。”树妖扎起自己的长发,还撩了一丝在耳后。

“又有一枝死了”她伸出手去触碰到了一枝枯h的树g*。

“天劫将至,除了本g e n,其他都受不了天劫的气息。”小狐狸摘了一片比它还d*a的树叶,用它的小嘴巴一吹,立马消失殆尽了。

“是啊”树妖不再说话了,把目光放向远方那个看不见的村庄,她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是那个猎人。

猎人已经睡下了,他安稳平静的呼吸一丝又一丝,如同是一个玩累的孩子,慢慢慢慢得沉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梦见了那个长发绿眸的女子,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拒人千里。气息冰冷得如同一个女皇,毫无世俗女子那般凡尘可可。

他梦见了那棵苍天d*a树也枯萎了,枯萎的很快,自从尤人消失不见后,d*a树的枝g*,树叶,全部变h了。

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到了树g e n,那个他躺过的树g e n旁边。

生命力以*眼可见的速度很快消失,他在梦中冲到树g e n的前面使劲yong li环抱着它,想让它停止枯萎,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它还是照样的枯萎着。

有时候吹来一阵风,就可以把那原本遮天的树叶还有树枝吹成烟。

猎人四处张望着,没有看见那个生的极美的女子,也没有看见那棵苍天d*a树。

他害怕这一片荒芜的区域。

他突然坐起身来,留着冷汗看着窗外开始变白的天空。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噩梦,一个说不清楚为什么是噩梦的噩梦。

“哎。”许灏叹了一口气,从他的床上下去,一双星眸望着远在d*a山深处的地方,那一片d*a得不可思议的区域,一株d*a树在山顶直通云霄。

在那片山林里有一个他念念不忘的女子,坐在除了她没有一点东西的树枝上。

想到这里,许灏心中更痒痒了几分。

他决定再去看她一眼,只去看她一眼就够了。

因为他知道他是人,她是妖,自古人妖殊途,他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

外头的雪也停了,积了很厚的白雪,皑皑得覆在这一片土地上。

“雪停了,云来了。”树妖抬头望着天空,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现在竟有几朵黑s e的乌云笼罩着。

还有六日,她要死了。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