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情感文章阅读夜读,描写女子害羞的段落

许灏白天的时候又去了一趟山林里,可是山太d*a了,不管走多久他都没有走到最深处。

他偶尔抬头看着那颗在山顶的d*a树,心中不由得下定决心要去再看她一眼。

“这个人类,又来了。”那只叫白灵的小狐狸,看着一个湖,湖中印着的就是许灏爬着山的画面。

“他不该来的。”树妖也看见了,她摇了摇头,有着千万年的修为,从当日许灏看一她一眼就知道,这个猎人来劫了,来的是情劫。

而渡的人,便是树妖。

“把他赶下去吧。”树妖挥了挥手,朝着白灵说道。

“好不容易有个人类呢?”小狐狸一脸的不解问道。

“情关,最难过。”树妖只说了这一句话,随后就消失在这片天地。

小狐狸叹了口气,一个小爪子往湖面上一挥,许灏旁边的景s e立马变了,原本有一条直直的路到现在也不见了,他的面前瞬间出现了浓密的灌木丛,堵住了他的道路,唯有剩下的一条回头路,通往山下。

许灏苦笑了一声,“你不让我见你吗?”

他很想踏着那一片灌木丛,一步一步的去找树妖,但是灌木丛中还带着一些尖刺,看来那个树妖是铁了心不见他了。

“我会一直来的,直到见到你。”许灏小声得说了一声,但是被湖面前的小狐狸听得一清二楚。

“可惜了,她只有六日了。”小狐狸轻轻的说,圆滚滚的d*a眼睛充满了悲伤。

“三日后,再来吧,偷偷的。”小狐狸用神识传音给许灏,他脑子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声音,让他不知所措。

“你是树妖吗?”许灏连忙开口问道。

“不是,你别问了,下山吧。”小狐狸不耐烦得说,它不是这样一个x*ing子的,只不过不想让一个痴人再也见不到他心爱的人罢了。

“谢谢”猎人不再多问,他也不知道他的脑海为什么多出一段声音,可能是它们妖魔鬼怪的法术吧。

他头也不转的就下了山,就在今早他就决定了,他不想再娶妻,他心里多了一道倩影,那一道绝代佳人。

“你对他说什么了?”树妖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到了小狐狸的旁边。

“没什么。”小狐狸好似早就知道了一样,什么也没有说的淡淡回了一句。

“死在冬日也不错。”树妖不再多说,有一片很小很小的雪花落到了她的周围,一点一点的融化。

她伸出手去触碰了一下,马上消失在了空气中,一点都不剩下。

“我会跟这雪一样,最后回到了空气中。”

小狐狸抖了抖它的身体,一跃跳到树妖的怀里,闭上了它红s e的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安静。

猎人一步又一步的下了山,他的毛靴上沾满了白s e的雪,它们有的融化成了水沾进了猎人的鞋子里,感受到了冷的刺骨的寒意。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两只手环抱着*口尽量让自己暖和几分,下完雪后融化的时期是最冷的,比昨夜下d*a雪的还要冷上几分。

他三步一回头的,那一颗d*a树好像是这一d*a片区域的守护神一样,一动不动,一年,十年,一百年这样仰望着天下。

“你可真d*a啊。”猎人感叹道,他马上就要下了山。

途径了那个他第一次见到树妖的山洞,但是他没有停留,很怕下了d*a雪后他又被困到这里出不去,而那个树妖也不知道会不会再来见他。

王妈和往常一样,在许灏的家里帮他打扫着卫生,虽然他家中的家具不多,但是那些仅有的几个家具一年四季中都没有一丝灰尘。

“王妈,今天天气很好啊。”许灏进屋后上前搀着王妈的手臂说。

“是啊,太阳那么d*a。”王妈笑了笑,两只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跟着许灏一起出了门。

许灏的身子是半弯着的,尽量让自己的身高跟王妈差不多,王妈伸出那双布满了周围的手,上面还附带着一点老茧,轻柔得抚摸着许灏。

“你跟你妈长得一样,一样的美貌。”许灏的外貌外了几分他娘具有的气质,那种虽是穷人,但是透露着不凡的气质。

还有那双好似布满星辰的眼睛,像是会勾人一样,若是换上一件好看的衣衫,走在京城中别人指不定认为他是哪家的富*g子呢。

“可是你都不知道你*是谁。”王妈叹了口气,她的嘴巴里再也没有她那个上京赶考的e*子了,许灏就是她的唯一。

“王妈,咱不是说,不讲这事吗?”他的心中有几分怨恨他的*,抛弃他们娘俩在一个小村庄内穷苦的过日子,他*也不曾寻找过他娘。

许灏小时候问过他的mu亲,问她,他的*呢。

许mu的脸s e不由得d*a变,那是平生第一次打许灏,也是最后一次打许灏。

许mu眼中带着眼泪说道,“你没有*。”随后便出了家门往河边走去洗衣裳。

“对对,不说他们不说他们。”王妈突然觉得有些说多了,立马摆了摆手收回了这个话题。

“灏e*你今天又上山了?”她转移了话题。

“对啊,想去找找有没有什么野味。”他们一步走着一步聊着,不知不觉在他们的身后多出了两排长长的脚印。

“我们入冬前不是打了两只梅花鹿嘛,咱们还能吃一段时间,别去山上了,要是再下个d*a雪回不来你让王妈怎么办啊”王妈声音又颤抖了,许灏是她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动力了。

她还没有看见许灏娶妻,还没有抱上许灏的e*女,她还不想上h泉。

许灏哑然了,苦笑了一声,随后也敷衍得点了点头。

“你看那河,我曾跟你mu亲一起洗过衣裳。”王妈一只手颤巍巍的指着河边。河边上的冰还结着。

“还有那棵桃树,你mu亲曾摘过桃子给你吃。”她又看见了什么东西,继续指着。

许灏没有说话,虽然刚说他们不谈论这些话题,但是王妈是个老人,老人总会多些话题。

说到最后,王妈浑浊的双眼都布了两条泪痕。

许灏用手去擦了擦她的眼泪,继续得听她讲着她与他mu亲相处的每一个细节。

“灏e*王妈是不是说多了?”王妈唏嘘着,才发现自己说的有点多。

“不多啊,我喜欢听王妈说。”许灏笑了笑。

“那就好,那就好。”

这个村子很小,但是有很多记忆,好的坏的,邻居之间勾心斗角的,全部都有。

更多的还是许mu跟许灏一起生活的片段,全部融合到了一起,一股冲进许灏的心里。

他们两个走了一圈,晒了一会e*太阳,又绕着原路返回。

这里的人作息时间都很早,更何况是冬日,村中的道路上g e n本没有人在走动。

天黑的也很快,马上就到了夜晚,许灏待在王妈家等她睡着了,他才给王妈盖上被子,合上了门窗,然后又回到了自己家。

许灏跪在了许mu的长生碑前,他一句一句的很许mu说着他的事情。

“娘,我见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人e*。”

“但是她是个妖,您知道的,就是您小时候不让我去的那棵d*a树深处。”

“不过她是d*a树成妖,孩e*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娘,您说了,人间情字最难,现在孩e*是知道了。”

“我每每想到她,我的心口就在颤抖。”

许灏一句一句的说着,那一块长生碑就如同他的mu亲还在世一样,静静得听着许灏诉说。

外面的天很黑了,天空上没有星星出现,也没有月光照下来,漆黑一片快要抹不开。

他在碑前上了香,拜了拜头,打开了那扇纸窗,又看了一眼山顶。

“三日后啊”

他嘴里喃喃道,三日后就可以见到她了吗?

只要一面就可以了,他不奢求什么。

许灏睡了,在他睡后,原本漆黑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弯明月,原来刚刚被一层层乌云给笼罩了。

月光透过了他的窗,照身寸到了的他脸上。

把他轮廓照的更清楚了,好一个俊秀的少年。

月s e开始笼罩着这一片d*a地,朦朦胧胧的。

“人类每日都要睡觉。”白灵摇了摇它硕d*a的尾巴说。

“他们是人类。”树妖玩弄着自己的手指,还不忘在指尖上用法术幻化成白灵的样子挑逗着。

“你这一身修为,净拿来g*这种事情。”白灵的眼睛一脸鄙视得看着树妖。

“马上就要没了。”树妖淡淡的说,语气平淡的让人害怕,仿佛诉说着别人的故事。

“你不会形神俱灭。”白灵说。

“我知道,我是树祖,我本尊死了树g e n枯了,我也会留下一颗种子,只不过等种子重新发芽生长,我还是原来的我吗?”树妖的眼睛茫然了,她不怕死,只是怕死了之后再活过来,没有一点记忆。

“万物所定,你的还是你的。”小狐狸的口气突然变得神秘起来,不像是平日里谈完的它。

“我死了,你去哪。”树妖伸出手臂来,示意让小狐狸钻进她的怀里。

“四处为家。”小狐狸一跃到了她的怀里,蜷缩着身子如同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

“抱歉”她虽然不怕死,但是小狐狸是她那么多年来一直相伴的朋友,小狐狸自从有意识起就在d*a树旁修炼,成长。

树妖教了它很多东西,只不过奇怪的是,它三百年没有长d*a一丝身体,连化形都是麻烦。

“没事,我再过五十载,就要化形了。找到清净的地方好好修炼,再去人世间看看吧。”小狐狸眯着眼睛,嘴巴一抖一抖得说着话。

“你不要带走我的种子。”树妖也闭上了眼睛,靠着树的d*ag e n上,安稳得坐着。

“为何?”小狐狸有些不明白,它很想带走树妖的种子,上一次是树妖陪他长d*a,这一次该换它陪树妖了。

“你会死。”树妖淡然的说,小狐狸猛然抬头,她的脸s e还是一样的平淡,如同古木,如同枯井,千百年来一直一个样。

“为何?”小狐狸又是不解,它从未经过人间常情,也不懂树妖为何这样说。

“我们是妖,树祖的重生种,可是个好东西呢。”树妖一脸不屑的样子,她是树祖又是d*a妖,对那群道士来说,那颗种子可以让他们增加不少的修为。

“那为什么我会死?”小狐狸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些道士虽说是修炼之人,可是心肠可比其他人歹毒得多,甚至是妖。

“你修为不够,争不过他们,又因为你是妖,他们会取你内丹,然后你也保不住我的重生种。”树妖淡淡的说,她其实很后悔没有好好教小狐狸在人世间的处世之道,说真的,她自己也不明白该怎么教,她从未出过树林。

“那你怎么办”难道就要这样再也不能轮回了吗。小狐狸这句话压在了心底,没有说出来,这个话题太沉重了。

“随缘。”树妖自己看开了,如果寻不到那个人,再多活一世有什么意思呢。

多活一世树妖的魂魄还是原来的,天帝还是能找到她,等她又有d*a修为后给她降下d*a劫,如同现在这般,依旧是死去。

树妖无法想象,一世又一世,一世又一世的寻找她的爱人,最可怕的是,她若是没有找到,那她将承受最严重的东西不是天劫,而是一生又一生的孤独。

树妖跟小狐狸都沉默了,天空是暗的,但是d*a树照身寸出淡蓝s e的金光在这片地方,显得格外的美轮美奂。

树妖的重生种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只是一颗种子,但是在树妖死后的最后一刻,它会瞬间将树妖的七魂七魄收集起来,不让树妖jr轮回,不让树妖真正的死去。

但是代价就是树妖要从头开始修炼,从一颗种子开始,就如同千年前一般。

重生种对一个凡人来说,只要吞下就可以百日成仙,对修行之人来说,将它炼化他日定能飞升,还能求得一个不错的仙位。

所以树妖知道,这个东西是一个烫手的,她不愿意白灵带走它。

所以她又想了想,自己倒不如被那群衣冠禽兽吞了算了,这样她也没了轮回,虽然失去了找到那个男仙的机会,但是她也失去了无尽的孤独。

她抚摸着d*a地,感受着这世界上所有树木的气息,她是一个女皇,一个善良的人。

她不该死的,不该承受这样的事,天帝最该死,他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头,她让他失去了最爱的人。

树妖还记得当日,天帝剥离了男仙的三魂三魄,男仙痛苦的叫喊现如今还存在树妖的脑海中久久不散。

“天帝,我想要你死的。”树妖这才露出了她心中所想的念头,j*致完美的脸上有几分怒气,眉头紧皱着。

“这话,可说不得啊。”吓得白灵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马上就要死了,天帝啊天帝。”假如说树妖最恨的是谁,那就是天帝。

那一个看上去至高无上的男人,头上戴着万仙加持的仙冠,在世人看上去至尊无比,但是在树妖看来,他就是一个老东西。

“若我有一日成h泉,我定不让世间一人轮回。”树妖喃喃得说,如果可以选择,她重生后不但要做d*a妖,还要做一个凶妖,绝世之妖。

她要打入h泉,把忘川掀翻,在阎王的生死簿上一个一个找着男仙的轮回。

树妖是个痴e*,她伴着一个下凡游历的男仙一起修行,一起度日子。

即使她们从未出过这片天地,树妖也不在意。

记忆中的男仙还是那一脸的如沐清风,双眼带着抹不开的温柔看着树妖,牵住树妖的手一起走遍这片深山。

这是树妖的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

妖也有感情,妖也需要人伴,可是天帝拆散了他们。她依稀记得当日电闪雷鸣,d*a树的树顶了出现了无数的仙人,带头的就是天帝,他带着半个仙界的人来抓一个同妖相恋的仙人。

男仙虽说法力高强,可是怎么样也敌不过一群仙,还没翻腾几下就被天帝制服了,当着树妖的面抽了他的魂。

树妖的看到的时候心不知道被什么触碰了一下,绿s e的眼眸留下一串又一串的眼泪。

她d*a喊着不要,可是那群仙人不理会她,依旧折磨着男仙。

天帝的手一挥,男仙的魂魄jr了轮回,他对阎王爷亲自下令,让男仙经历十世苦难。

男仙还剩下四魄,但是最主要的三魄没有了,他没有了心神,他跟个傻子一般跟天帝走了,尽管树妖在哭喊,在撕叫,他也没有回头。

在全部人走后,树妖眼神茫然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做了一个梦,一个一生不想醒来的梦。

是的,树妖睡着了,她在梦里回想着一切又一切,她从来不睡觉的,因为一睡过去这些画面就如同瀑布一般垂流而下,一把轰入她的梦境中。

“她哭了。”小狐狸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树妖的旁边,它有些意外。

白灵从来觉得树妖是一个无心的人,树妖也从来不回复它,白灵以为是她默认了。

可是谁都不是天帝,不管是世间哪一个物种,人好,妖好,魔也好。他们都有自己的情绪,只不过埋藏到心底谁都不能察觉到罢了。

小狐狸用它的小爪子顺了顺树妖的长发,发现有一点已经变得墨白。

不是她的畏惧天劫,而是她的生命力在畏惧天劫,天劫的气息已经严重影响到她了。

小狐狸叹了叹气,它决定不管树妖说什么,它都要带走树妖的重生种,找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陪着树妖长d*a。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