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情感类文章素材,宝宝 我不想出来

树妖这一觉睡得一点都不安稳,也许这也是天帝的诅咒,她每一次入睡都会做噩梦。

谁都有心底最脆弱的地方,树妖也一样,树妖这一睡要睡三日。这是她最后可以休息的时间。

许灏如同以前一般,早早的起了床,找来自己的洗漱用品去河边匆匆洗了一下,这个村子里的人谁都没有洗漱的习惯。

许灏会拿着盐用手沾一点在牙齿上,然后搓几下。这是许mu教他的,多年以来的习惯,即使家里没有饭吃,许灏也不会不洗牙齿。

“你们mu子俩,气质跟我们就是不一样。”王妈也颤巍巍得走到河边,她的木盆里装的是许灏的衣服。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王妈。”许灏拿着破旧的衣衫充当毛巾抹了抹脸,然后牵着王mu走到河边。

“王妈能替你g*的只有这些了。”王妈一点一点蹲了下去,慢慢得从木盆里掏出许灏的衣服。

“王妈,我自己能做的。”许灏有些哑然,他二十有几的男人。

“你一个男子洗衣裳算什么样。”王妈呵斥道。

“好了好了。”许灏知道说不过这个老太。

“今日天气不错,你去打点野味吧,积雪也少了很多。”王妈这般说道。

“也好。”许灏看了看天空,今天的天s e的确不错,太阳高高得挂在天上,照的人暖洋洋的。

“你去吧。”王妈一只手朝着许灏挥看挥。

“给您打只兔子来。”许灏笑着回应道。

王妈继续埋头洗着衣服,他三步一回头的看着王妈,心中多了一股暖流。

许灏回到家里,找出了一把弓,还有十几g e n箭,背上就准备出发。

“哎呦,这不是许郎吗?还没个x**啊?”他刚踏出家门的那一刻,一阵尖锐的声音响起,许灏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陈夫人,也没见的您女e*嫁出去了啊。”许灏呵呵一声,那个浓妆艳抹看上去极为丑陋的中年夫人站在他家门口旁边吝啬得说道。

“我女e*看上你了,你入赘我家吧。”陈夫人一脸嫌弃的看着许灏。

“我看不上您女e*。”许灏表示开什么玩笑,她的女e*二十有八,满脸的痣还有如同香肠一般的d*a嘴巴,是个人都不愿意娶她。

“你你你。你别给脸不要脸。”陈夫人入赘这个词说的可真好,这村里头的人g e n本没有人是富贵人家。

“您的脸我可要不起。”许灏不经意的回应道,随后步子就跨向山上。

“呵,可别像前几日那样回不来。”陈夫人吝啬得d*a声喊道。

“不饶您费心。”许灏其实很讨厌跟这种人相处,她把她的地位放的很高,感觉许灏就是一个穷小子,娶了她的女e*就是上天对他的恩度。

“你也别后悔!”陈夫人继续d*a声得喊叫着。

许灏不再回应的上了山,雪后的山路是最难走的,还特别的滑,许灏把全身心都放在走山路的途中,不敢有一点分差。

他走的越来越高,只要一滑下去后果g e n本就是不堪设想,不过雪后日出来打猎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很多在下雪天躲在巢x*ue里不出来的小动物,今天也会全部出来觅食,特别是那些食*类,比如说,兔子。

许灏走到了一个较为平整的地方坐下了歇息了一会e*,突然听见旁边的*丛里有些动静,他开心的偷偷从背后的箭筒上抽下一g e n箭架在了弓上。

果然是一只兔子,许灏心中满心欢喜。他从*丛中的偶尔透出来的缝隙中看见了白s e的绒毛。

“咻”的一箭,许灏那支神不知鬼不觉的箭瞬间在兔子吃*不动的时候刺中了它。

许灏快步得走到兔子的旁边,然后把拔下在兔子身上c*着的箭继续放入箭筒中,提起了兔子的耳朵仔细的看了一眼。

是一只很肥的兔子。

“今天运气不错。”许灏喃喃得说,嘴角露出了一点笑容,今天就算没有其他猎物,这一只兔子也够他跟王妈吃两天了。兔毛还可以给王妈拔下来做个鞋垫垫到她的鞋子里,让王妈能暖和上几分。

许灏也把死去的那只兔子丢到了箭筒中,兔子d*a概有七八来斤,不过许灏身体强壮,负重着这些东西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正午了,他有些感到遗憾的是,d*a概今天只能打到一只兔子吧,他寻找了半天没有了其他猎物。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许灏看着那棵d*a树,心中突然想起来明日就是第三天,他可以去见那个女子了。

算了,明日再上山的时候看看有没有其他猎物吧。

虽说才是正午,但是许灏准备现在就下山去,因为猎人们都知道,晚上的树林是很可怕的,各种d*a型动物也会在晚上出来觅食,它们的能力可不是许灏可以*搏得过的。许灏虽然是个穷小子,但是他怎么样也得珍惜生命。

他把箭筒的兔子拿了下来,提着它的耳朵,还有一只手戳了戳兔子的脸说:“你可是我两天的食物了。”许灏上山没有带什么g*粮。

所以他现在迫不及待下山去跟王妈一起熬一锅兔子汤来喝,一起坐在火堆前,碗里还有热乎乎的*汤,这对于许灏来说无疑是最幸福的时刻了。

他一路走一路哼着小曲回到了村子里,只见得有一道黑s e的烟从他家的方向吹过来。

他突然记起来今日早上陈夫人对他说的话,让他别后悔。他那张英俊的脸上顿时不由得脸s ed*a变。

回到自家,果然是被放火了,只不过放的不是许灏的家是王妈的家。

王妈那苍老的背影望着她那座小茅房,让许灏不由得心头一颤。

村子里的人全部都聚集到了一块e*,陈夫人脸上惊慌得站在旁边。

“许郎,你回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带着笑容走到许灏的面前,他虽然长得c*u狂,但是人心底却不错。

“这怎么回事?”许灏摘下他的箭筒还有放下手中的兔子,走到王妈的面前搀扶着问着中年男子。

“我出京城回来,刚刚好看见这个*人拿着火把准备烧你的家,然后这个愚蠢的*人好像因为被人发现了有点害怕,火把就随手乱丢,丢到了王妈的家。”中年男子的说道。

“你这个老女人!”许灏听完之后原本不会有多少情绪波动的脸上出现了一些怒s e。

“我以为不会有人发现的,我以为不会有人发现的”陈夫人d*a概是要被吓坏了,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我平日里以为你只是吝啬了一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是啊是啊,你这个女人陈二郎娶了你真的是倒了他八辈子的d*a霉!”

“你心地怎么那么恶毒啊你。”

居里邻里的都在这个时候开口说,吓得陈夫人一个劲的说着那句话。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只有一米五左右的男子快步走到人堆中问道。

“夫君夫君。”等那个男子到的时候,陈夫人这才放出声音哭了出来,哭得她廉价的胭脂都花了,看上去无比的丑陋。

“陈二郎你来了,你的好夫人放火烧别人的家。”那个原本带着笑跟许灏说话的中年男子现在又开口道对着那个一米五的男人说。

“你这女人,王妈跟你什么仇。”陈二郎是个好人,他平日里跟王妈关系算是不错,他也觉得这个孤身一人的老人很不容易。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想烧许灏这个野种子的家。”陈夫人摇了摇头,一个劲说着不是。

“许郎又做什么了?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恶毒。”陈二郎真的不喜欢这个女人,只不过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也不好对她做什么。

“他他”陈夫人嘴巴里嘀咕着些什么,没有说出来。可能觉得说出来丢人吧。

“他什么他,你说啊。”陈二郎摇了摇他夫人的肩,很yong li的。

“他不想入赘我们家。”陈夫人说了出来,顿时在旁边围观的众人看得d*a眼瞪小眼。

“你就想烧了他家?”陈二郎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

“对啊。”陈夫人的妆现在都花完了,看上去丑陋无比。

“哎!你这个女人啊!我们那个女e*那么丑跟你一样,谁愿意娶啊,再者许郎凭什么入赘我们家?我们有什么资格?”陈二郎推开了陈夫人,脸上的嫌弃之意一点都没有少下去。

“这这”陈夫人有点说不下去了,陈二郎也不再搭理她,走到许灏的面前。

“许郎,我这臭婆娘的缘故,真的抱歉啊。”

“还有王妈,我出钱给您修房子。”

陈二郎十分抱歉得对着许灏他们两个说。

“我以为不会被发现的!”陈夫人这个时候才d*a喊道,她是一个喜金如命的人,她一碎银子都要算半天,陈二郎居然说出钱帮王妈修房子,这可比杀了她都难啊。

“你这个女人,怎么还不知悔改。”陈二郎也d*a声的怒喝道。

陈夫人这才停了口舌,站在那边如同一个雕塑。

“全没了全没了”王妈看着火势渐渐小了,她住了三十多载的屋子,就这样没了,里面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但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里面最多的是她同她孩子的回忆,现在全没了。

“没事,算了算了。”王妈摆了摆手,再也不说话了。

“您就先住我家吧。”许灏说道,在陈二郎修好房子之前,王妈总不能没地方住。

“那就麻烦你了。”王妈笑了笑,苍老的手抚摸着许灏的脸。

“不麻烦,您就是我mu亲。”许灏笑着说,看王妈不是很难受,他也很高兴。

“好了好了,d*a家都散了吧。”

那个中年男子组织着d*a家,让d*a家都散了。

“武叔,谢谢您啊。”见围观的村民都走完了,许灏带着笑意看着那个中年男子。

“这也是巧合,倒是陈二郎,您的夫人可要好好管教啊。”武叔朝着陈二郎淡淡的道。

“一定一定。”陈二郎附和着。

“走啊,还不走待着g*嘛?”陈二郎看着他的夫人,一脸生气得到。

在树林深处的小狐狸看着湖面,上面显示着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

“人心,真复杂。”随后它喃喃得道了一声,也闭上了眼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天晚上,许灏同王妈一起住在许灏的家中,他整了整他的床铺,把炕上给王妈睡,他准备找个垫子睡在地上。

“王妈,我打只兔子,给你烧兔子汤吃吧。”从下午开始王妈的j*神就一直恍惚着,许灏知道,虽然这个老人什么都不说,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很想念那个小房子的。

那个小房子里有过记忆,她曾经牵着她e*子的手,一步一步蹒跚得走着。

现在只剩下一堆废墟,想到这里许灏心中更有些讨厌陈夫人了。

“对,吃饭,吃饭。”这个时候坐在炕头上的王妈才回过神来。

“我去架锅,您坐着就好了。”眼见王妈要起身一起帮许灏来处理兔子,许灏连忙让她坐下不要乱动。

王妈的神情变得平淡了几分,带着一股慈祥的眼神看着许灏。或许她心里在想,她自己的孩子不再回来了,还有一个许灏陪着她,也不算是孤寡老人。

许灏自顾自的忙活着,把兔子的毛全部剥了下来,马上露出了血淋淋的身体,兔血对人也有好处的,煮温后喝上一口在冬夜里,让自己的身体可以有的温度。

所以他没有浪费兔的血,拿了一个小碗接着。这一系列的动作,许灏都看上去十分的娴熟。

最后把整个兔子丢进了正在烧水的锅中,盖上锅盖再丢进去一小把的盐和姜。

“好勒,您等着吃就好了。”许灏在自己的水缸里舀了一勺的清水,把手中的污秽全部都洗了个g*净找了g e n毛巾擦了擦手,又坐在了炕上跟王妈聊着天。

“你这么能g*,怎么就没个姑娘愿意嫁你呢?”王妈苍老的声音中多了几分世态炎凉,许灏是个帅小伙,又能g*,但是他没有去钱,没有哪家姑娘愿意过来受苦。

毕竟这个世道上,都是金钱开道。

“会有的,王妈你就放心吧。”许灏脸上是笑着的,但是心中却偷偷的想念那个绝s e的女子,他跟那个女子见面只有几个时辰,但是心中的那份熟悉感,也不是说熟悉感,是那个悸动感是前所未有的。

也许这就是一见倾心吧?许灏这般想到。

“哎,王妈就想在死之前抱一抱我家灏e*的孙子。”王妈的躯g*又消减了几分,让她原本就不是看上去很强壮的身体,又瘦弱了一些。

王妈也老了,她也没多少些时日了,许灏看得出来。

“会的,让您抱上五六个,数都数不过来。”有时候说一下谎效果还是不错的,王妈的脸上立马开心的笑了。

“那他们那群小祖宗要把我这个老人家的身体给弄坏啊。”王妈慢慢悠悠的说,每一个字结尾都要带上一点颤音。

“对啊。”许灏替王妈的双腿盖上了被子,然后起身掀开了锅,一阵扑鼻的香气随之而来。

“王妈,煮好了,您想吃的兔子*。”许灏去找了个碗,替王妈小心翼翼的盛上了一点,端到她的面前递到了她的手里。

“灏e*对王妈真的好。”王妈看了碗里,满满的全是*。

“这只兔子肥,咱多吃点。”许灏的眼睛如同有星辰一样明亮,笑着的时候裂开嘴巴那两排洁白的牙齿好似同阳光一般刺眼。

“好一个帅小伙啊。”王妈用勺子舀了一口汤塞到了嘴巴里,看着在微弱的灯光下映照出许灏的脸庞,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王妈,快吃吧。”许灏真的长得很帅气,比起那些富家子d*丝毫不差,只不过身上的那一身衣服遮盖了他的气息,让他不太容易注意他的脸。

“这兔*很松软啊。”许灏说的时候不由得自己也吃了一口,一口兔*咬下去,因为煮的时间有够长所以很软,而且这只兔子的*质很鲜美,让许灏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这只兔子那么d*a,咱每天就不去打猎了吧。”王妈一小口一小口吃着碗里的东西,然后幽幽得说出这句话来。

“这不行啊,我明天再去一趟山上,待会e*过几日又下d*a雪了,这点兔*不够吃的。”许灏嘴巴里虽然是这样说道,其实他心中也有一点私心,因为明天就是可以看见树妖的第三日。

“那你小心点啊,不能出什么事,不然王妈也不活了。”王妈捏着自己的衣袖擦了擦嘴巴说道。

“知道了。”许灏也不多说什么,王妈很关心他,何况她也知道打猎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在山中走的时候没准一个不小心掉下山去,可是要摔个粉身碎骨的。

眼见王妈的碗里要吃完了,许灏就伸出手去打算去接过王妈的碗再去给她盛上一点,谁知那个老人把碗转了个地方让许灏接了个空。

“够了,王妈吃饱了。”她说了这句话后才把碗放在许灏的手中。

“真的饱了吗?”他怕王妈饿着。

“饱了饱了。”老人摆了摆手说。

见她一脸的明确,许灏也不强求她,用锅盖盖上了锅。

“我明早要出去,您自己用柴火煮热就可以吃了。”许灏这样说道。他把炕上的被单拍了拍一点灰尘,然后一只手扶着王妈的背让她慢慢的躺下去。

“你也来炕上睡吧。”王妈见许灏要在地上打地铺,有点不忍得道。

“您睡吧,我身体好着呢。”许灏回应着,慢慢得替她盖好了被子。

“这”老人的心中也有几分不好意思,毕竟是她来许灏家住,居然让许灏空出了床位给她。

“您就别说了,睡吧。”小的时候许灏跟许mu是两个人一起睡的,那个时候还刚刚好,如今许灏长高成人了,这个炕也快睡不下他了,更何况加上王妈一个人。

王妈见许灏执意不上床,也就轻嗯了一声缓缓得睡着了。

老人就是这样,入梦得很快,他们想的事情不多。

王妈的鼾声马上呼呼呼的传了出来,不d*a也不响,许灏刚躺下有点诧异得摇了摇头,原来王妈睡得那么快。

可是对于他来说,今晚一定是不眠之夜,他明日就可以看见树妖了,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很重要。

他寻思着明天要穿的得体一点,虽然他没有什么好看的衣裳,但是不至于跟第一日一样破破烂烂的,也许这一次见面后他们两个再也不会相见了,所以他不会给自己留下一点遗憾。

他闭着眼睛,在心中想着明日见面后树妖是什么样的神情,那个传音给他的人不是树妖又是谁,为何让他偷偷的来。

如是可以偷偷见她一眼,他也心满意足了,树妖不是他这个凡人可以染指的。

慢慢的,慢慢的,这个猎人也睡了过去,嘴角还带着一点笑容,他肯定梦见了什么。

在山的最顶端,一个绝s e的女子躺在地上,旁边的几枝碧绿的枝g*在摇晃着,散发着金s e的光芒,她脸s e安稳,高挺的鼻子还有淡薄的嘴chun也看的清清楚楚。最主要的是她额头那点绿s e的砂痣,让她显得格外的不食人间烟火。

“树妖一睡过百年,可是你没有百年了。”那只小狐狸像一只j*灵一样守护着树妖,它d*ad*a的眼睛望着树妖。

树妖的沉睡就是这片天地中植物的休息期限,所以为什么说树妖一睡过百年。

“今日是那个猎人来看你,你不要怪我,你教我的,有因有国,你救他是因,他喜你是国,我不能成全你们,我只能让他见你最后一面。”小狐狸喃喃的道,一句有一句的诉说给树妖听。

这期间树妖没有醒过来,这些是叫不醒她的,除非有人用法术来刺激她,她才会醒来,所以树妖不睡觉,她怕睡着了,就不能透过这些植物寻找那个人了。

可是她找的越久,就越有疑问,他,还在世上吗?

他会不会又重临仙位,想起她了却不来找她。

亦或是他已经魂飞魄散,再也不能轮回?

这千万年来,她熬受了所有的痛苦,如今她的梦里又回味着他们相遇相知相伴的时光,当然还有分离的时光。

情情爱爱,真真假假,让她不愿意醒来,如果死在梦中也好了。

她记得男仙给了她名,送了她姓。

她叫,陆夕。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