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情感类的文章摘抄,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

吃完早饭,沈浪先离开*g寓,刚到楼下,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轿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半倚在轿车的机器盖子上,沉着一张脸看着沈浪。

“你就是沈浪吧?”西装男三十多岁的样子,国字脸鹰钩鼻,一看就知道是商场的老油条。

“有事吗?”

“我是俏南国的经理陈子阳,你的事情,金总跟我说过了。”西装男递上名片,随后拿出一盒烟,分给沈浪一支。

沈浪看着名片,笑道:“谢谢陈经理。”

“不用客气,以后叫我阳哥吧,都是给人家打工的呵呵。”

昨天沈浪听娜娜说起过陈子阳这个人,平时金老板不常来*g司,都是他这个经理管事。

负责着每天营业额上十万的餐饮*g司,陈子阳在步行街混得风生水起,练就一身见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的本事,各方面的人脉资源都畅通无阻。

昨晚出事时,陈子阳恰好不在,随后金老板给他打电话,破格提升这个沈浪去*g关部,负责内务安保工作。

今早看到沈浪,陈子阳突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小子初来乍到升职就这么快,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这个小员工会骑到自己头上?

“阳哥,烟灰掉衣服上了。”

陈子阳这才缓过神来,掸了掸烟灰说:“小伙e*不错,刚来就受到赏识了。”

“阳哥指的是金老板吧?”

陈子阳拉开车门示意他上车说话。

“俏南国的保安是保安*g司派遣的,不过每个*g司都有内保,做的都是保安不能做的事,好好努力吧。”

“呵呵,我怕g*不好,给阳哥添麻烦啊。”

“别担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有头有脸的人物,知道这是金香玉……也就是金总的*g司,谁还来捣乱?即便是有,也是餐厅高层出面。”

通过陈子阳这个经理,沈浪才d*a概了解到金老板的状况。

金老板名叫金香玉,南方高薪聘请的高管,不到三十岁,*g司里有她的股份。她还是d*a股东董事长的女人,难听点的叫法是二*。

“俏南国*g司不d*a不小,几个股东投了四五千万吧。最d*a的股东也是董事长,叫罗龙,做酒店连锁的,餐厅不过是副业玩玩。另外还有两个股东,一个就是金香玉也是总经理;另一个是罗龙的老丈人,韩老爷子。呵呵……说实话人家投资个千八百万的给姑爷,不闻不问的。”

“阳哥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俏南国真正的老板是罗龙,金香玉不过是玩剩下的二*,所以她一直尽可能的从*g司拿到最多的股份。”

陈子阳很会看人眼s e,如果沈浪是个混混,那就算自己说了段废话,要真是藏龙卧虎了,就要警告他一句话:站对队伍。

沈浪故意听得似懂非懂,心里却终于明白了,俏南国高层关系很复杂,金香玉不过是玩物、棋子。

但金香玉这个棋子似乎有独吞*g司的野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所谓的金老板在黑市上雇佣保镖了。

而这个陈子阳,表面上上尊重金香玉,实则早就站到了罗龙的那边,正因为有董事长罗龙这个靠山,他在*g司里g e n本不惧金香玉。

“沈浪,好好g*吧,*g司乱着呢,哎……”

“我什么都不会,还是要跟阳哥慢慢学吧。”沈浪假意笑道。

陈子阳不置可否的笑了,还算这小子聪明。金香玉一直暗中找机会收拾自己,却不敢,原因就是自己握着餐厅的客源和人脉,甚至连服务员也是自己的人。

看着陈子阳y郁的面庞,沈浪吐掉烟头,老子什么时候说是你的人了?

*g司员工例会上,陈子阳给沈浪做了个正式的介绍。能jr*g关部,基本都有些威望,沈浪虽然是新面孔,不过却足以让其他员工忌惮,都各自猜测起来,沈浪有什么背景,刚来就能升职,还是金老板亲自提携。

傍晚时分,沈浪楼上楼下转了一圈e*,挺无聊的坐在前台跟收银打趣e*聊天。一抬头忽然看见楼梯口站着一个人正跟自己摆手,虽然西餐厅的霓虹灯很暗,d*a腿却还是那么雪亮。

餐厅三楼有办*g区,沈浪上去后,金香玉开着门等他呢。

“坐。”金香玉坐在办*g椅上,端着一杯红酒,红艳艳的chun薄厚适中,似乎等人采撷。

办*g室有张沙发床垫,豪华到夸张。

沈浪忽然想到一个邪恶的场面,金香玉是d*a老板养的金丝雀,偶尔过来一次,估计这就算是战场了吧。

“陈子阳把工作给你安排好没有?”

“多谢金总提拔。”

金香玉款款走来,带着股成熟女人的香气,喷洒在沈浪的脸上,痒痒甜甜,让人沁着骨头缝的麻酥。

这时,金香玉贴着沈浪的身旁坐了下来,勾魂摄魄般笑道:“男人嘛,目光放的长远些,想不想让我再提拔你一下?”

“呵呵,我是新来的,可不想成为被*打的出头鸟。”

金香玉轻笑一声,拍拍沈浪的肩膀,意义深长地说:“好好g*吧,我看好你哦。”

沈浪离开办*g室,心事重重地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金香玉这样伶俐的女人,她刚才的说辞,肯定有什么猫腻。

优雅的轻音乐,配合这每一个餐桌前的烛光晚餐,容易让人觉得安逸。

老远就看见二楼酒廊的包厢外,堵着几个服务员,他以为出什么事了,便走了上去。

原来包厢里的客人正在打牌,麻将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摞钱,貌似输赢很d*a。

“哥们e*借个火e*。”沈浪提醒了一句几个看热闹的服务员。

几个服务员一回头,看见是新上任的领班,都乖巧的做事去了。

剩下一个包厢责任服务员,是个h头发青年,工作服里挂了个骷髅头的项链,从兜里掏打火机给点烟。

“浪哥。”

沈浪朝里面努努嘴说:“别让陈子阳知道。”

“您放心我懂,见者有份,一会e*我把您的那份留出来。”

这种商务套间,客人不管是来谈生意,还是专门找地方打牌,所以会让服务员帮忙“盯梢”,人家牌打完后会赏几个“喜钱”。

这种事,*g司也不是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一个*g司没有特s e和背景,一个月就被淘汰,老客户正是因为信任*g司,才来这里打两把牌。

h毛发现这个领班挺好说话的,而且有点臭味相投,就问沈浪:“对了,听说刚才你被金总叫办*g室去了?”

“工作上的事。”沈浪说。

h毛嘿嘿一笑,凑到他身边低声说:“浪哥,金总不能招惹,d*a老板罗龙的女人,扯上关系就是麻烦。”

沈浪无奈道:“你想哪e*去了。”

“都是过来人谁不懂啊,听说罗d*a老板体格不太行,滋滋滋……可怜咱如花似玉的金总,估计是看上你了……”

沈浪眉头一皱,佯装不悦:“话不能乱说,我听就算了,传到别人耳朵里,你掂量着办。”

h毛尴尬地站在那e*,突然感觉这家*又不像表面上那么好说话,连忙改口:“开玩笑的哈哈……”

边说话,边等包厢里的客人完活。

正在这时,忽然发现吧台前围了一d*a堆人,正跟一楼前台争吵着。

沈浪刚想过去看看。

h毛拉住了他:“浪哥,你初来乍到,别去凑这个热闹。”

“怎么了?”沈浪不解的问。

“常有的事,服务员飞单,让客人抓着了,搀和就是一身s*,*g关部有人处理。”

h毛十五六岁就在酒吧混,侍应、门童、保安都做过,*g司里的事很清楚。

“什么是飞单?”

“时间久了你就懂了,*g司挣钱的d*a部分都是酒水生意。别的不说,一瓶勇闯天涯啤酒,超市卖六块,拿到餐桌上卖六十。这还是零头呢,洋酒知道吧,这玩意最坑,拿销量比较d*a的轩尼诗来说,一瓶进价只要几十块钱,卖出去可就得几千块了。”

沈浪暗暗咧嘴,餐厅看似不d*a,一天下来账户流水得多少钱啊。

h毛见沈浪听得入神,有些炫耀的说:“而且g e n据洋酒年份产地的不同,价格没有明确的规定。有的服务员就趁客人喝醉了,替客人买单,不去吧台开发票,多挣的钱,就是自己的了。”

不过飞单也要有技术,常来常往的客人不能坑,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客人不能骗。专门挑一些年八辈子攒钱来消费一次,打肿了脸充胖子的客人,其中d*a学生、白领工人居多。

沈浪这才明白过来,肯定是有人飞单被投诉了,叹了口气说:“看样子,那个被抓的服务员惨了。”

“呵呵,浪哥你以为服务员敢飞单?没有人罩着谁敢?”

一语惊醒梦中人。

沈浪恍然d*a悟,难道说是陈子阳才是幕后指使。沈浪再次想起陈子阳的那句:站对队伍。

h毛不知道沈浪的心思,又给他点了g e nh鹤楼。

“浪哥,以后还得靠您照顾着啊。”

沈浪回过神来笑道:“当然,出门在外咱们也就挣个辛苦钱,都不容易。”

沈浪又问:“这种事金香玉不知道?”

“您说呢,那么有心机的女人能不知道吗。”h毛直言不讳。

俏南国明面上是金香玉一手遮天,实际很多资源都是陈子阳这个二把手掌握。

*g司里分成三派,一派是金香玉在南方带来的员工,另一派则是陈子阳的客源以及这些年拉拢的人脉,至于第三派完全是打酱油的,打零工的服务员,比如娜娜。

“浪哥,我再多提醒您一句,现在知道金香玉为啥专门叫你去办*g室了吧?”

两人正说的热闹,包厢的门终于开了,一个啤酒肚男人满面红光的走了出来,看样子赢了不少钱。

h毛很会来事,上前就说:“哎呦,刘老板您今天手气肯定不错,我这两条腿腿都要站断了。”

这就是好人出在嘴上,客人都要面子,尤其是当着众人的面e*。

拿了“喜钱”,h毛照例分给沈浪两百。

沈浪没推辞,倒不是别的原因,让一个人放心自己不会出卖他,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拿了他的钱。

见包间没人了,沈浪想进去眯一会e*,可前脚刚进屋,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烟酒味e*,地上凌乱的扔着果皮碎屑。

“喵!”

一个脸蛋有些婴e*肥的美女倚在包厢门口,她是娜娜的合租室友叫姜敏,装了个小情猫e*,边走边笑:“帅哥,一会e*下班东来顺涮*城集合哦。”

“行,不过得我请客。”

“得了吧,你挣那俩钱慢慢攒着娶x**吧,等你飞h腾达了,姐姐我路过你们家门口要碗饭吃,我也有话说。”姜敏是销售部的d*a红人,认识并为*g司维系着很多回头客,陪着老板谈谈生意,逢场作戏聊聊天喝喝酒,能拿工资数倍的提成。

晚上下班后,沈浪在*g司楼下等人。

这时,一辆墨绿s e的甲壳虫敞篷嚣张的停在旁边,车上下来三个浑身品牌的高挑女人,各自戴着墨镜,LV的包,CUCCI的外套,亦或者是低调的江诗丹顿手表,都是财富的象征。

只不过,三个美女虽然漂亮,但总有股侵略x*ing的气息,其中有个略显雍容的贵*脖颈围着一条鲜绿s e爱马仕方巾,有些女人即便漂亮有钱,也无法搭配出这种气质来。

沈浪狐疑的看着三人jr餐厅,她们直接去了前台。

吧台里,金香玉恰好也在,沈浪以为她们是一个圈e*的朋友。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

爱马仕丝巾女人居然抽了金香玉的耳光,沈浪一愣,连忙折身进去,出其意料的是,在场打烊的员工没有一个上去拉架。

一行血丝从金香玉的嘴角渗出,她不卑不亢的看着爱马仕女人。

而爱马仕的两个帮凶美女,也如同熟人一样,无不嚣张的倚靠在吧台前。

“啪!”又是一个耳光。

爱马仕打完人,她的同伴拿出一瓶百岁山矿泉水给她冲了手后,从包里拿出一辆玩具坦克车来,狠狠的砸在金香玉的头上,做完这些,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三个张狂的女人才扬长而去。

沈浪犹豫再三,终究没去阻拦,忽然想到金香玉在黑市上暗中招聘私人保镖的事,恐怕就和这些有关联。

不一会e*,h毛才慌张的走出来,自言自语说:“太尼玛猛了!”

“那个人谁啊?”沈浪问。

“还能是谁,董事长的老婆呗。”

沈浪明白过来,陈子阳说过,*g司的是董事长是一个叫罗龙的男人,金香玉只是他一个相好的。那么刚才的事就可以解释通了,原配打情敌!

沈浪庆幸与没多管闲事,也意识到*g司高层关系似乎很乱。

而金香玉关照沈浪,甚至私密叫他去办*g室的事不胫而走,在员工中传得沸沸扬扬。

第六晚上,沈浪照常在楼上楼下转转,去休息室喝水时,遇着姜敏补妆,就聊了几句。

正说着,经理陈子阳也走了进来,沈浪本以为是找自己的。

“姜敏,晚上有空吗?请你吃宵夜。”

“阳哥,我这两天身体不d*a舒服,改天我请您吧。”姜敏是个鬼灵j*,自然知道吃饭的意思,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还真当请客吃饭那就是小姑娘了。

陈子阳本意确实是找姜敏,也顺便给沈浪敲敲警钟,这女人是自己看上的,现在有些懊恼:“前些日子就说不舒服,你天天不舒服?”

“好吧,一会e*看有没有时间,我先去上班啦。”

陈子阳知道她在敷衍,挡在休息室门口瞅了瞅姜敏,又瞥了沈浪一眼。

“有些人别把自己抬得太高,站的高掉下来更容易摔死,姜敏,你自己掂量着办。”

姜敏当然明白,她一直跟陈子阳保持一定距离,但又不能疏远,得罪他的话,日子可不好过。

只不过陈子阳这话却是杀j儆猴,说给另一个人听的。

沈浪也清楚,前天晚上,金香玉叫自己去办*g室谈话,无形中造出一种自己巴结金总的假象。

陈子阳又冲着沈浪说道:“少跟我出幺蛾子,也不撒泡niao自己照照自己是什么料。”

沈浪本来不打算搭理他,但话说的太难听,笑道:“阳哥算了,这么多人看着呢,闹得跟吵架似的。”

沈浪替姜敏把挡在门口的那条胳膊“拿”开:“赶紧给阳哥陪个不是,自己上班去吧。”

“哦,阳哥对不起。”姜敏见有空当,提溜一下钻了出去。

硕d*a的员工休息室,顷刻间只剩下沈浪和陈子阳两人。

陈子阳自顾自的点了g e n烟,瞅瞅沈浪轻哼了一声。

“沈浪,别以为那天你动了豹哥,替*g司解围,就成红人了。你是我手底下的人,也是我带的人,信不信我现在开了你,连招呼都不需要和金总打?”

沈浪淡笑着看着陈子阳,看样子老老实实打一份工,挣个辛苦钱也不那么容易呢。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铜铃般悦耳的声音:

“哟,跟我打什么招呼啊?”

人未见身,先闻声音。金香玉其实已经在外面听了好一会e*,正好这个时机出现。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