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自媒体情感类文章素材,别哭我不动了还不行吗

陈子阳愣了一下,没想到金香玉会偷听,笑着说:“金总,没在家休息吗?”

金香玉一改往日旗袍风,穿了套更妩媚的民国长裙,味道十足,秀发盘在脑后,成熟g*练。

金香玉故作刚来的样子,“我听后勤说,洋酒库存不足,过来转转。”

陈子阳脸上的笑容僵石更:“那您忙,我去酒库盘点一下。”

就当陈子阳要离开休息室门口时,金香玉对沈浪说了一句话,音量不轻不重,恰好能被陈子阳听见。

“沈浪,这里说话不方便,去我办*g室好吗?”

沈浪点头,心底却苦笑。不知道金香玉是否是故意说这种让人误解的话,陈子阳这人很y险,认为自己和他作对,处处找别扭。

上楼到办*g室,金香玉d*a方地往沙发上一坐,高贵美艳,成熟又媚惑,尤其是那双腿,尽管沈浪没有特别嗜好,都禁不住赞叹起来。

“坐吧。”女人当到这个份e*上,绝对是极品了,眼如丝媚,其中包含着挑拨和欣赏。

金香玉俯身从茶几上拿了包纸巾,随手扔给沈浪。

沈浪不解何意,一抹下巴才感觉到鼻血下来了。

“金总找我有事吗?”

金香玉扬着红chun笑道:“陈子阳的厉害你见识过了吧,跟他斗,你晚上睡觉可都不要闭眼哦。”

“呵呵,陈总那是照顾我。”

既然金香玉揣着明白装糊涂,沈浪也不上这套。

“我混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从你的眼神中我读出了一点点东西。”

“什么东西。”沈浪问。

“野心。”

金香玉说到这里,不经意间把腿打开,似乎有什么暗示的意思。

“外面的传闻你应该听说一些,我想赶走陈子阳,这个位置可就空了,我正在寻觅一个合适的人选。”

沈浪弹掉烟头,抄着兜站了起来,迈过金香玉的两条腿,朝门外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金总你想利用我,别用这些落套的假招。我怎么做自己有分寸,还有……”

沈浪拉开门,回头淡淡的说:“有笔账,我以后会跟你算的。”

金香玉笑盈盈地看着被关上的门,很有个x*ing的男人,不过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二十一世纪最缺的是什么,人才,可是十三亿人口,最不缺的一样也是人才。

沈浪先去了包厢区,娜娜今晚终于有生意了,听说是两个地产商谈生意,一会e*一趟的去前台拿酒。

呆了没多d*a会e*,娜娜穿着高跟跑了出来,一头撞在沈浪怀里。

“赶紧帮我去拿两瓶拉菲,还有四个威士忌,四个白兰地。”说完,娜娜急匆匆地又进去了。

沈浪只好拿着托盘去领酒,刚回到包厢区,就碰见陈子阳了。

“单子填了吗?”

沈浪点头,这孙子还盯上自己不放了。

陈子阳把酒水开单拿起来,边看边说:“我今天心情不好,刚才说话重了别往心里去,其实我就是给姜敏一点教训,让她老实点。”

沈浪暗骂了一声。

陈子阳随手把酒水单装进自己兜里,四顾无人,低声说:“单子一会e*我来开,回头咱俩单独算。这价格低了得重开,白兰地一千五,威士忌一千二,拉菲五千。”

沈浪皱了下眉头:“阳哥,这让人知道不好吧。”

这一托盘洋酒,餐厅挣多少不知道,单看陈子阳重新订的这个价格,十瓶酒,足足黑了客人近一万块钱。

怪不得金香玉拿陈子阳当眼中钉,一晚上有这么几单生意,他得黑多少钱。

“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即便被抓了还有我在,在步行街,谁不得给我个面子。”

“阳哥,那你容我考虑一下吧。”

“d*a男人婆婆妈妈的,不瞒你说,俏南国绝d*a多数服务员都跟我是这种合作关系,你看见谁出事没有?以后跟我混,保证有我陈子阳一口吃的,就不会亏待你们。”

话说到这个份上,沈浪知道,要是不给他面子,恐怕梁子越来越深。

确实,陈子阳想在沈浪被金香玉所用之前,提前把他拉拢到自己的阵营。

陈子阳见沈浪上道了,松了口气笑着说:“呵呵,把心放肚子里,哪单生意能做,哪个不能黑我心里清楚,毕竟,你要是进去,我也逃不了g*系是吧。”

娜娜陪的那个包厢的客人,都是d*a生意老板,见多识,广即便是知道飞单猫腻,也不戳破。因为老板们在谈千八百万的生意,不会为了几千块钱,当着客户面e*撒泼,影响合作。

就因为陈子阳深知这一点,这么多年才没犯什么d*a事。

沈浪敲门,把酒水递给娜娜。

娜娜瞥了眼酒水清单,俏南国什么价位她能不知道吗?清楚是沈浪做了手脚,心说这小子还挺内行。

娜娜着急把酒水送进去,老板们正在签合同,一会e*举杯一碰就算齐活。

酒送进去后,包厢里开始清场,让服务员出去,毕竟是人家的商业机密。

娜娜从包里掏口香糖,顺便点了点小费,y阳怪气地跟沈浪说:“沈浪,今晚你也没少挣吧?”

“还行。”沈浪苦笑道。

“以后小心点……”

娜娜这张乌鸦嘴还没说完,就听见包厢里面稀里哗啦摔酒瓶子的声音,紧接着,包厢的门就被踹开了。

里面,一个老板怒不可支地走了出来。

沈浪心里咯噔一下子,陈子阳你d*a爷,居然敢陷害我!

酒刚送进去,客人就爆发了,可想而知飞单的事露馅了。

用陈子阳的话来说,老马失蹄毕竟是少有的事,但惟独这一单被发现,沈浪明白多半是陈子阳陷害自己。

“先生您好。”沈浪客气地说。

d*a老板看都没看沈浪一眼,说:“我不找你,叫罗龙来!”

就在这时,早就盯着这边情况的陈子阳,匆匆忙忙跑了过来,他心里也很诧异,沈浪飞单让人发现了?

他虽然不待见沈浪,但是不会跟钱过不去,也跟不会拿自己的位置开玩笑。

“白老板您好,我是俏南国经理陈……”

白老板同样对陈子阳视而不见,在他眼里同样是个杂碎,他冷冷地说:“把罗龙给我找来!”

这下走廊过道以及前台全乱了,酒水飞单被抓,说实话,怎么打怎么闹的客人都有,但是人家这位白老板,不打不闹,直接找罗龙。

俏南国最d*a的股东兼董事长罗龙,同样就是金香玉的靠山,这位白老板看样子对餐厅状况很了解,g e n本不屑于跟什么经理服务员说话。

消息很快传到金香玉的耳朵里,连忙赶过来,一看这个男人,心里就凉了半截。

“白老板,您先别气坏身子,到底怎么了?”

白老板冷哼一声,说:“罗龙呢?”

坦白的说,金香玉在俏南国一手遮天,但是在白老板眼里,不过是个二*而已。

“您先消消气,老罗四处乱跑,谁知道这个点e*在哪个女人被窝呢。这样,您有什么事,先跟我说,我回头告诉老罗。”金香玉尴尬的说。

沈浪完全糊涂了,心里也清楚,这事肯定不是陈子阳陷害,同时也不可能是金香玉的挑拨离间伎俩。

白老板轻蔑地瞥了金香玉一眼,把手里的半瓶洋酒递给她。

“别担心,你们几个小瘪三e*飞单的事,只要别太过分,我g e n本不追究,可是……”

白老板说到这里,语气骤然变冷:“可是,这个酒!为什么是假的!”

金香玉脑袋轰地一声就炸开了,假酒?

陈子阳愣愣地不敢说话,确实,飞单才几毛钱,白老板不会跟个小服务员作对,但要真是假酒,事情就d*a了。

飞单,d*a不了开除服务员,退还客人的钱,赔礼道歉。

但是假酒的事,足以让俏南国的破产。

工商那边逃不掉,白老板要揪着不放更推脱不了责任,最重要的是,万一*g司被工商查办,坏名声传出去,关门d*a吉都算是万幸。

“假……酒……”金香玉第一次结巴了。

“哼?怀疑我,我喝了几十年的酒,光闻味道就能辨认出来,自己尝!”

白老板确实愤怒,今天请土地资源规划的几位领导谈招标的事情,一个楼盘多少亿的投资,居然被一颗老鼠屎搅合的d*a家没兴致。

金香玉把拉菲酒瓶放chun边一抿,脸s ed*a变,愤怒地看着沈浪:“沈浪,这酒哪e*来的?”

沈浪看着她的眼睛,忽然间明白了。

“金总,酒……酒是我自己的。”

“啪!”金香玉把酒瓶子愤怒地摔在地上,“报警,把沈浪抓起来!”

“金总,这酒是我从外面带进来的,想赚点外快,g e n本不知道是假的……假的也不敢在俏南国卖……”

金香玉从心底赞赏沈浪,还好自己没看错人。

如果沈浪不把屎盆子扣自己头上,引火烧身,那么烧的可是整个*g司。

假酒是俏南国酒库拿的,那必须经过工商盘查了,勒令停业臭名昭著。不过,酒要是服务员自己的,无疑是把所有罪责嫁祸给个人,捞一个人可比赔进一个*g司要容易得多。

这时候,陈子阳汗珠子都快下来了。酒库里上千万的洋酒都是自己把关,价格上确实黑了*g司很多钱,但是……怎么进到假酒了。

沈浪和金香玉偷梁换柱的小把戏,岂能瞒过白老板的眼睛,人家生意能做这么d*a就不是傻子。

白老板冷笑看着金香玉:“我不跟你这种人消磨时间,明天让罗龙亲自来找我,他来晚了一分钟,我马上让俏南国关门d*a吉。”

金香玉满脸歉意,连连点头,看了陈子阳一眼,怒其不争的说:“赶紧去酒柜里,把我珍藏的拉菲拿来,给白老板包好……”

“不用了,我家里要多少有多少,哼。”

白老板把他的几个客户迎出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跟混混似的打闹,纷纷摇头离开。

临走时,白老板把话放下:“这件事没完知道吗?放心,我和罗龙亲自谈。”

等客人走后,金香玉和陈子阳长舒一口气,一旁沈浪和娜娜也是如此。

金香玉绷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陈子阳:“陈子阳,这件事没完,别怪我没提醒你,自己找后路吧。”

金香玉说完,边走边打电话。

而陈子阳足足愣了十分钟,愣是没缓过神来,沈浪给他点了g e n烟递过去。

陈子阳抬头看看沈浪,还好刚才这小子机灵,把罪责揽到他身上,不管白老板买不买单,至少情面上过去了,而且……金香玉摔了最后一瓶作为证据的假酒。

短短几分钟里,陈子阳想了太多事情,再看去包厢收拾东西的沈浪,突然感到,自己可能连这小子都不如。

包厢里,娜娜和沈浪收拾一地的碎屑。

娜娜抱怨沈浪傻*,这种屎盆子,端起来想都不想就扣自己脑袋上。

众人都走后,沈浪坐在包厢沙发上沉思。

这时,门一开溜进来一个穿着工作服的h毛。

“浪哥飞单被抓了?”

沈浪点头不语,假酒的事目前还没别人知道。飞单是*g司内部矛盾,而假酒可就事d*a了。

“浪哥,我刚才瞅着,d*a老板可是来了。”

“罗龙?”沈浪一震。

h毛不明所以,以为沈浪担心被开除,笑道:“浪哥放心,d*a老板不会找你麻烦,人家多d*a家产,犯不上跟咱作对。”

沈浪当然清楚罗龙为什么来了。

“嘿嘿,估摸着d*a老板正在和咱金总玩呢。”

沈浪呵呵地笑了。

“慢慢你就知道了,金总那个办*g室据说有一张沙发床,d*a老板每个月来个一两次,哈哈。不过d*a老板也不怎么样基本上半小时以内结束战斗……”

“呵呵小h,以后老板的坏话还是少说为好,毕竟咱们捧的是人家饭碗。”

“呵呵……”h毛知道又说错话了,这沈浪也多事,打工的身子,却c老板的心。

d*a概等了半小时左右,沈浪惦记着事情怎么解决,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d*a老板”是何方神圣。

趁人不注意,沈浪上了楼,这是餐厅高层的办*g区,以及开会的地方,现在这个点e*正是餐厅生意忙的时候,基本没闲人。

沈浪轻车熟路来到总经理办*g室门口,脑海中浮现出金香玉的两条腿,白而嫩且修长,是不是正被一个男人扛着呢?

心里正纠结着,忽然办*g室门开了。

金香玉拉着把手,笑看着沈浪:“你小子是不是顺风耳,刚要去叫你,你自己就来了,进来吧。”

沈浪尴尬的点头,哪能说自己是来偷窥的。

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不太高,有点发福,可能应酬太多,不太有j*神,手里掐着一g e n雪茄烟。

这人便是罗龙,俏南国餐厅真正的d*a老板,当然,他开餐厅无非是为了养着女人,给金香玉找个活e*g*而已。

生意就是如此,靠山d*a后台石更,腰板e*就直。以前俏南国门口捅死过人,连儆察都没来,照常营业。

“小伙e*不错,挺j*神的,今晚的事我听你们金总经理说了,好好跟着金总g*,前途无量啊。”

罗龙一张嘴,露出两颗d*a金牙来。

沈浪讪讪地坐下,罗龙随手弹给他一g e n雪茄烟,把zippo打火机往他那边一扔。

金香玉是一个百变的人,经营*g司是成熟的老板,钓沈浪时是个风韵的美女,而在罗龙面前,则蜕变成一个温柔贤惠的太太。

金香玉从橱柜里拿酒,给罗龙倒上,颇有深意的问沈浪:“飞单的事,是不是陈子阳吩咐你g*的?”

沈浪抽着烟g*咳两声。

金香玉故作生气的说:“老罗,我早说过把陈子阳开了,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势力小人。”

罗龙也有些尴尬,笑道:“香玉啊,做生意就是这样,手底下人都不拿点e*的话,那怎么可能,哈哈,小恩小惠的不要在意。”

沈浪自己研究着雪茄烟,心里终于清楚了,金香玉想动陈子阳,就要跳过罗龙这一关。

金香玉娇声埋怨道:“你就知道惯着他,那假酒的事呢,陈子阳这次祸惹d*a了。”

“咳咳,兴许小陈e*也是被人骗了,不要过早的下结论。”

金香玉嘟着嘴,扬起粉拳捶了罗龙一下。

罗龙示意金香玉端庄点,服务员还在呢,站起身来笑道:“白老板那边明天我出面摆平,今天先撤了,家里头mu老虎管得严着呢。”

罗龙一走,办*g室里就剩下金香玉和沈浪,气氛突然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帅哥,帮我个忙好吗?”金香玉莞尔一笑,妩媚多情的看着他。

沈浪第一次这么想把一个女人就地正法。

“d*a老板刚走,我就上了他的女……”

“明天帮我对付个饭局怎么样?”金香玉把后话说完,娇笑着看着沈浪。

沈浪石更是憋得满脸通红,感情这娘们e*是放烟雾弹逗自己,脑袋一晕乎,说:“行。”

金香玉咯咯的笑了起来,心花乱坠。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