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适合夜读情感的文章,按遥控器她就抖个不停

d*a老板罗龙出面,给金香玉和俏南国擦这次脏pi gu,明天会请客应付一个饭局。虽然那个白老板闹得凶,到了酒桌上,领导之间一介绍一调和,让沈浪陪个不是,这事就过去了。

第二天中午,沈浪老早来到*g司,地下室的门开着,不少服务员正往外倒腾酒水,陈子阳跟那点货,经过这件事心也虚了。

金香玉坐在吧台前,优雅的喝着一杯酒,对沈浪招招手。

“金总,您这打扮也不像是去参加饭局吧?”

金香玉笑道:“假酒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一会e*麻烦你跟我去做点事。”

沈浪不经意往酒库方向看了一眼。

金香玉直截了当的说:“酒水都是陈经理负责,他当然逃不了g*系了。”

“哦,那你叫我来g*什么?”沈浪问。

“假酒确实是陈子阳进货的,不过他是不是真被骗了,还是串通一气,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就是把假酒退回去,*g司里面账上的流动资金都压在酒上面,一天也耽误不得。”

金香玉随手推给他一杯酒。

沈浪没接这酒,这是条浑水沟,谁淌谁傻。

“金总,我就是个服务员,充其量帮你看打打下手,餐厅高层的事我又不懂,还是让阳哥跟你走一趟吧。”

“我是给你个感谢我的机会哦。”

“谢你?”上你还差不多吧,沈浪心说。

金香玉缎子面e*旗袍,更显的皮肤光滑白皙,二十九岁的年纪,不嫩不老正是最吸引男人的时刻。

“陈子阳进的这些假酒是丁豹的,也就是那晚打你一酒瓶子的豹哥。”

“你说那件事啊,呵呵,我早忘了。”

“为什么?”金香玉一愣,在他眼里,沈浪虽然看似其貌不扬,实际内有城府,是个做d*a事的男人。

实际上,沈浪挨了豹哥一酒瓶的事,早忘了,他想报复谁,不可能让那人活到第二天。区区一酒瓶而已,比起*林弹雨差远了。

金香玉忽然发现,自己又不了解这个男人了。

半晌,金香玉从椅子上站起来,踱步到沈浪背后,俯身靠在沈浪肩膀上。

这个动作太过于诱人,后背被温暖贴着,那种如痴如醉的触觉可想而知。

“小帅哥,你猜我以这个姿势跟你说话,那边,会不会被别的男人看到呢?”

沈浪往酒库方向一瞥,只见,陈子阳直勾勾地盯着这边,一个眼神的交流,沈浪哭笑不得。

金香玉有一句话说对了,陈子阳是个y险狠毒的人,现在又摊上了假酒和飞单两件事,必然以为是沈浪搞鬼。

“金总,您这一招玩了三次,有意思吗?换点新花样吧。”沈浪也不躲着了,直接转头,贴着金香玉的脸说。

“招不再多,管用就行。即便你没出卖陈子阳,我也要对他下手,你说他会把这笔账记在谁的头上呢。”

说着,金香玉以一个别人看不到的角度,伸出玉手,搭在沈浪的腿上,不是拧也不是摸,娇嗔嗔地说:“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开了陈子阳,才会有好日子过。不然……”

不然,以陈子阳的手段,等这段风波过后,恐怕不仅是沈浪,连跟沈浪有关系的人,娜娜姜敏在内都会受到连累。

沈浪冷笑道:“金总,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事成之后,让我狠狠的打你一巴掌怎么样?”

金香玉伸出香喷喷的俏舌,轻点了他耳垂一下:“千万别客气。”

说话间,俏南国库存所有洋酒都被打包装箱,足足装了三辆箱货轻卡,陈子阳鞍前马后盘点账务。

趁这个空闲,金香玉非要陪沈浪去燕纱d*a楼买衣服,一会e*去找豹哥算账,可不能丢了俏南国的面子。

“这叫企业形象,帅哥赶紧换了吧。”

三个店员作陪帮着挑选衣服,沈浪只好无奈地去了试衣间。

燕纱d*a厦处于江陵市中心,属于地标建筑,用娜娜的话来说,没中*的话千万别往里去,一双袜子一千来块。

折腾了半天,最终选了一套银灰s e商务休闲西装,沈浪穿着有些蹩脚,不过金香玉却乐不可支的刷了卡。

金香玉刻意和沈浪很亲密,就差挎着他胳膊了,当两人说笑着回到俏南国门口时,遥看身着高档西装的沈浪,陈子阳心里五味杂陈。

不知昨晚假酒的飞来横祸是福是祸,又恨自己当时没有主动背黑锅,甚至后悔不该收留沈浪。

因为陈子阳出了事故,金香玉正好借机没给他好脸s e看,吩咐人开车,自己去地下停车场提了一辆TT小跑出来,百媚横生的招呼沈浪上车。

“帅哥,看见陈子阳的脸s e没有?”

“我眼睛可是一直没从金总的身上离开。”沈浪d*a着胆子开起有s e玩笑。

金香玉一脚油门踩了下去,伸手拿出一个黑框d*a墨镜戴在脸上:“陈子阳以为有罗龙撑腰,处处跟我作对,这两年在俏南国拿了不少好处,我要让他一个子e*一个子e*的给我吐出来。”

“金总,凡事留一线,别把事做得太绝了。”沈浪提醒她。

“不对,要踩人,就把要把他踩到地底下,否则翻身咬一口,后悔都来不及。”

沈浪轻笑不语,点了g e n烟抽两口,顺势放在金香玉的chun边。

半小时后,浦湾码头。

港口停泊这两艘货轮,码头上林林总总一眼看去都是集装箱。

金香玉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直接去码头找了个认识的搬运工,让他带路找丁豹。

这个在俏南国打过沈浪的丁豹是烂仔出身,早些年倒腾钢铁,赔得底e*朝天,逃到国外,不知从哪e*搭上的线,从国外廉价进口洋酒,d*a批量销售到步行街。

商人哪个不唯利是图,丁豹的货源比别家便宜太多,顿时声名鹊起。虽然关系背景不石更,也没几个人看得起这个土暴发户,不过靠着洋酒产业链,积攒下来的人脉网络还是很庞d*a的。

穿过集装箱区,有一间硕d*a的库房,里面停着几辆轿车,正中间不少人正围着赌钱。

这是丁豹的地盘e*,当然知道金香玉来了,叼着烟,头也不回。

“哟,金d*a美人不在家伺候罗d*a老板,往我们这e*脏兮兮的地e*跑啥,脏了您的脚,还不赶紧给金x*看座。”

金香玉轻哼了一声说:“豹子,酒出问题了,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都是朋友,不合适。”

“看你嘛*,三万我还碰呢,五条!”

丁豹一摔麻将牌。

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

“豹子,你和陈子阳的猫腻我不调查,假酒的事也替你保密。你给陈子阳多少钱,我原价九折还给你怎么样?”

丁豹全然不顾,自己打着麻将,懒洋洋的说:“金总咱们是生意人,酒我卖出去了,还没听说退货的道理。是不是我上了你们家美女,上完也能把钱要回来呢?”

金香玉早料到这个杂碎要翻脸,掏出手机要打电话。

这时,丁豹终于转过身来:“别打了,就你们*g司那几个货,哈哈,到了老子地盘e*都不够我d*兄练手的。”

“豹子,你猜我把这件事告诉罗龙……”

“狗屁!”丁豹蹭地站了起来,把麻将桌一掀,“别拿罗龙压我,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怕过谁。哼哼……臭娘们e*,你还真拿自己当香饽饽了。”

金香玉眉头一皱,看来软的不行。

谁知,丁豹却说:“听说最近罗龙的老婆可是要收拾你这呢。你以为罗龙真会给你撑腰?他真给你撑腰的话,陈子阳那种人就不会骑到你头上拉屎了哈哈……”

“呵呵,那走着瞧。沈浪,我们走。”金香玉心口砰砰跳,丁豹的话不像随口放屁,难道说罗龙最近很少联系自己,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两人刚走出库房,后面丁豹还在嘲笑:“美人e*,罗龙不要你了,来码头伺候我啊,我不挑你这个破鞋。”

这么多年摸爬滚打,这些话对金香玉来说毫无杀伤力。

拐出集装箱区,沈浪猛地站住了,“金总,咱被这小子暗算了。”

金香玉也傻眼了,俏南国的三辆箱货车呢?

恍然间,金香玉居然感到一种无力和被玩弄的感觉,不只是丢了三车酒。

按道理讲,俏南国假酒供货出问题,罗龙必然给丁豹打招呼,可是,自己来退货,居然受到的是这种待遇。

金香玉怕的不是丁豹那种烂仔,也不是吃里扒外的陈子阳,无形中真正出卖自己的人,很可能就是罗龙。

“回去找丁豹。”沈浪淡淡的说。

“先回*g司报案。”金香玉有些发慌,今天丁豹的表现太不正常了。

眨眼的功夫,酒和车都没了,这种不好的预感便在金香玉心底蔓延开来。

沈浪观察了一下四周,低声说:“现在回去,你连陈子阳那关都过不去,别说是罗龙了。而且你现在离开码头,这笔钱和这个脸,一辈子别指望再要回来。”

钱丢了可以再挣,尊严要是丢了,便一辈子抬不起头。

就在金香玉将要放弃的时候,是沈浪拉了她一把。

库房里,丁豹得意洋洋的挂了某个电话,一边打牌一边和d*兄们商量晚上哪e*玩去。

“这年头,钱白拿,货还给咱退回来哈哈,出牌,出牌。”丁豹得意道。

“豹哥,你让金香玉那妞走了可惜了。”

“你懂个屁,就知道玩。”

丁豹当然知道可以把金香玉留下,不过老d*a不是白当的,多少有点脑瓜筋e*,考虑的深远一些,反正迟早是自己的。

有些人希望金香玉丢了货、丢了钱、丢了身体丢了脸,不过,丁豹可不只是有那么一家关系网,背后还有别人打点意思呢。

“丁豹,我的货呢?”

正当丁豹得意之际,身后传来金香玉的声音。

丁豹心说这娘们e*彪啊,自己的耐x*ing也是有限的,d*a不了钱不要了,要你的人。

“金总,你说什么我不懂耶。”

金香玉愤怒地直攥拳头,恨不能亲自给他一耳光,冷冷地说:“你想怎样?”

“嘿,你要这么说了,我今天就黑定你了!”

丁豹示意手下准备动手,今e*把金香玉办在这里,罗龙屁都不会敢放一个。

罗龙怎么起的家,还不是靠他老丈人。

沈浪拉住金香玉,微笑着朝丁豹走去。

“这么说,你很喜欢来石更的了?”

丁豹看了沈浪半天,恍然d*a悟道:“哈哈,你是那晚让我揍的服务员吧?”

“没事豹哥,我这人不记仇好说话,你现在给我老板陪个不是,磕头道歉,再把酒钱退了,我保证不动你。”

丁豹愣了一下,转头和几个d*兄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哄堂d*a笑。

丁豹扶着桌子,眼泪e*都快下来了:“哥,哎呦,您这套小把戏,我三岁就不玩了哈哈……”

猛然间,丁豹的笑容戛然而止,从麻将桌底下掏出一把西瓜刀来。

沈浪轻哼了一声,没让他刀子掏出来,一个箭步蹿到丁豹面前,直接抓住他的头发,朝着麻将桌猛地按了下去。

“哐!”这一声不知丁豹晕没晕,但是其他几个人全傻了,都没看明白怎么回事。

“上,砍了他!”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

左右五六个混混抄起家*扑了上来,沈浪的手一直还按着丁豹的脑袋,顺势一个单手倒立,跳上麻将桌,砰地一脚踹在一个混混的*口,对方连反应的空隙都没有,撞在身后几米的墙上。

另外几人的砍刀钢管也已经来到,说时迟那时快,沈浪单手抓住一g e n砸下来的钢管,直接把它的主人拽过来,抡起管子就是一*。

砸完这个,沈浪侧身闪过一刀,一个比体c运动员都夸张的高抬腿,直接把因为惯x*ing扑到在桌子上的混混踩在脚下。

几乎是与此同时,沈浪的另一只抄着裤兜的手拿出来,单手握住砍过来的砍刀刀背,夺刀,用刀把直接把那人击昏。

剩下最后的那一位,沈浪闪过棍*,用肩膀把他撞趴在桌子上,手里夺来的砍刀,直接扎在混混脖颈几厘米的地方,直接给吓晕了。

眨眼之间,六个人全部倒下,耗时不足一分钟,而感官上,因为太过紧张,觉得是瞬间发生的事情。

金香玉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做不出任何表情来,她不是没经过风雨,但这场面还是太过于不可思议。

刚才的金香玉堕入人生低谷,d*a悲后的d*a喜,饶是金香玉这种女人也愕然了。

沈浪,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从金香玉的视角来看,沈浪打到六人,似乎g e n本没有认真,连热身都算不上,围着一张麻将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人靠衣服马靠鞍,穿上金总买的西装打架,怪舍不得的,不过嘿嘿,是不是有点小帅?”沈浪终于松开丁豹的脑袋,掸掸西装裤子说。

金香玉确实一直看中沈浪,现在看来,依然低估了他。

沈浪从库房角落,搬了一箱啤酒,开了一瓶一仰脖喝了一d*a口,递给金香玉,示意她坐。

“下手没注意,这小子得昏迷一会e*,等他醒了再要钱吧。”

高贵的老板娘,此时跟个小女生似的,拉个凳子坐在沈浪对面,瞅瞅地上东倒西歪的混混。

“沈浪,钱要回来,我给你百分之二十的提成。”

沈浪笑着摇了摇头。

“嫌少?”

“分文不取,这是我的义务。”

金香玉更不理解了,若有所思的问:“服务员卖出一瓶洋酒都有提成,何况你……”

沈浪鬼魅一笑,用一种另类的目光看着她。

金香玉自认为最了解男人,可还是不明白,看着他说:“要我?”

“不是。”

“那你想要什么?”金香玉等着沈浪的条件。

沈浪伸了个懒腰,把啤酒放下,从侧兜掏出一张白纸来,居然还带了支碳素笔,咬掉笔盖e*。

“麻烦金总在上面签个字。”

金香玉接过纸笔,看到内容后,立刻僵在那里。

沈浪所说的“义务”,是他自身的铁一般的规则。

保镖,在任何时刻,绝不能让当事人受到生命威胁。沈浪曾经失手过一次,不允许同样的错误再犯第二次。

这张纸,正是金香玉托关系发在黑市的招聘*g告。数天之前,沈浪单方面接受委托,来面试,却被金香玉奚落了一番。

“你是……保镖?”金香玉嗔目结舌地看着他。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