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情感类文章片段摘抄,宝贝家里没人叫出来

情感类文章片段摘抄,宝贝家里没人叫出来

“我早提醒过你,有笔帐要和你算。”

金香玉有些哭笑不得,他怎么不早说,兜了这么d*a一个圈子,原来是自己人。

前些天,陈子阳确实给她打过电话,问她是否招聘了保镖,金香玉矢口否认,哪成想沈浪跟这e*等着自己呢。

一颗烟的功夫,丁豹浑浑噩噩地醒了,忍着刺骨的疼,恍惚间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豹子,我的酒呢?”

“臭娘……”丁豹狠狠歹歹的骂道。

“啪!”

一个耳光抽得丁豹脑袋都快转后边去了,头翁地一声。

金香玉可不是个慈善的主e*,高跟鞋踩着丁豹的脑袋,半蹲半走光说道:“我来告诉你,酒已经还给你了,把陈子阳的汇款单拿来!”

“想得美!”

丁豹恼怒的是,被一个千人上万人玩的金香玉踩在脚下,抬眼再看桌子上喝酒的沈浪,这他吗牲口是哪个石头缝蹦出来的?

金香玉轻哼了一声,转身要走。

“沈浪,你可以动手了。”

一把冰凉的刀刃架在丁豹的脖子上,意识中砍刀忽地抬起来。

“给给给!给钱!给钱!”

丁豹舌头都打颤了,话音刚落,那把砍刀砰的一声,正扎在眼珠子前面,吓得他不敢眨眼。

几百万的酒水账单结算清楚,拎着丁豹带路,把车提出来,直接回俏南国。

这批假酒中,陈子阳肯定提了不少成。

事实上,任何一个高中低档酒店餐厅,绝对不排斥假酒,比毒品都暴利,还不容易犯事。

而且所谓的“假酒”工商都难以准确给出定义,长城g*红,撕了标签贴上法国货,几十块的成本,上千的利润。

金香玉今天的雷厉风行,无疑让日后的陈子阳收敛不少,至少酒水这个d*a头,他这辈子别想再碰了。

忙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沈浪以为她要开车回餐厅,没想到直接开到了江陵国际机场。

把车一停,迎着晚霞,金香玉坐在车顶棚上,裙摆随风飘舞,无不优雅动人的看着天边最后的一抹红。

俏颜丰姿,金香玉和白天的老总判若两人,沈浪清楚地看到她脸上写着四个字:姐很孤独。

两人享受了一会e*夕阳,金香玉终于开口说话了。

“沈浪,做保镖能有什么前途,跟着我g*吧。”

沈浪懒洋洋的说:“怎么g*?”

金香玉知道他在玩笑,一本正经地说:“现在是你上位最好的机会,陈子阳出了这么d*a的乱子,罗龙再偏袒也不能说什么。回去后我就在懂事后上,提拔你当部门经理。”

金香玉心里何尝不懂,丁豹一个区区瘪三e*,今天差点要了自己的命,是谁借他的胆子,不言而喻,前天晚上罗龙老婆打了自己两巴掌,现在还在发烧。

可现在她金香玉逢凶化吉,还拿回了酒水货款,这两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没兴趣,现在挣的够我花。”

金香玉皱了下眉头,每当自认为靠近和了解他时,总会让自己d*a吃一惊。

“好吧,给你时间考虑一下,不用急着回答我。”

原来,今晚有一班松江飞江陵的飞机,会有几个金香玉在南方认识的熟人过来帮衬。

金香玉最近的动作频繁,目的就是整垮*g司的蛀虫陈子阳,如果*g司里没有自己亲信的话,所有的计划等于空谈,总不能让陈子阳一走,*g司就成了空架子。

等了半小时,一班客机降落,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经过,七八个个打扮时尚前卫的年轻人走出来,其中女孩e*居多。

金香玉跟她们热情的拥抱,把沈浪介绍给她们,随后陪她们去坐机场d*a巴回市里,餐厅那边早已安排好了住处。

回去的路上,金香玉拍拍沈浪的肩膀,说:“我想让你带这批员工。”

“呃……啥意思?”沈浪朝车窗外望去。

“她们都是女孩子,又人生地不熟的,没个男人照顾,多不方便。”

“貌似有个男人更不方便。”

金香玉咯咯笑道:“这些员工还有姜敏她们,都是我一手带起来的。真有那么一天在俏南国呆不下去,这就是咱们的资本。”

“可我真没经验啊?”

“要什么经验,就跟当小学班g*部似的,平时管着她们点。最重要的是别让陈子阳那种人拉拢过去。”

说着,金香玉趴在沈浪肩头,香气如兰笑道:“你可是保镖,专业哦。”

当晚俏南国酒廊举办了个剪短的欢迎仪式,一首ladygaga炫酷舞曲,DJ和MC设置了一个飞机降落的震撼开场,金香玉高薪聘请来的销售达人,款款走来,把全场气氛在一开始就引燃了。

“各位旅客,欢迎乘坐本次航班。”空姐的身段,空姐的制服,还有那么点意思。

沈浪在休息室门口倚着,金香玉让自己带员工,无疑都是*g司的核心人员,这样一来,似乎将陈子阳的权利更加架空,他和陈子阳也彻底生分了。

沈浪一弹烟灰e*,差点烫着一个人。

“哎呦喂,您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啊?”

娜娜端着一托盘啤酒,凑在沈浪身边闻了闻:“呵呵,chanel5号香水吧,g*嘛去了?”

沈浪也不知道他啥意思,心说你改行当警犬得了。

“想哪e*去了,我刚帮她们几个新来的姑娘搬家,车里都是香水味e*。”

娜娜一伸手,神神秘秘的说:“把她们电话号给我。”

“g*嘛?”

*g司的员工信息就跟商业机密差不多,既不能让别家挖走人,也不能被欺负了,毕竟这些姑娘个个穿金戴银,是劫财劫s e的首选。

“卖俩小钱e*花。”娜娜还有点不耐烦。

沈浪都快气笑了,您还真直接,刚想奚落她几句,一瞅休息室门口站着的几个服务员就明白了,那几个小子肯定想跟新来的美女同事套近乎,人家不鸟他们,所以跟自己要联系方式。

正和娜娜说着话,前台x*过来找沈浪。

“沈浪,金总的电话,让你去一趟江都酒店。”

因为俏南国假酒事件,扫了那个白老板的雅兴,罗龙特意安排了个饭局,圈子里相互有关系的领导、朋友叫了不少,金香玉和陈子阳也在。

沈浪来的时候,刚开席不久。罗龙引荐他给那个白老板赔礼道歉,推杯换盏之间,无非是职场上的套话。

在座的谁不清楚,这件事从头到尾沈浪不过是个替罪羔羊,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罗龙和白老板虽然没交集,但什么王局、贾处都是共同的朋友,面子还是要给。

关系、利益网太d*a,谁也不敢撕破脸皮。

罗龙后面有老丈人,白老板靠山更不得而知,想打官司查个假酒,一来闹不出个所以然来,二来谁也没这闲工夫。

第三圈酒,沈浪替罗龙敬领导,当酒敬到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身上时,那人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谦逊有礼。

“呵呵,沈浪,这位是林少,林老板的d*a*g子。”罗龙介绍道。

“可别看林少年纪轻轻,那可是江陵市今年的高考状元呢。”某局笑着搭茬。

“哪e*的话,林少还用读什么书,林老板拔g e n腿毛都比咱们腰c*u。”一直沉默的白姓老板笑道。

那个林少谦谦有礼,尊敬的捧杯,说:“各位长辈言过其实了,我父亲今天有事不能到场,我替他陪个不是。”

当然,这种饭局g e n本没沈浪什么事,他的作用无非两个,道歉和喝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那个林少和白老板借故有事离席,罗龙和陈子阳去送客,回来后嘱咐沈浪陪好领导,也开溜了。

金香玉在桌子底下捏了沈浪d*a腿一把,两人对视了一眼,有些事情心照不宣。

“几位领导先聊着,我安排一下一会e*的节目哦。”金香玉楚楚动人地说。

离开包厢,两人拐进洗手间,不约而同地趴着窗户往下看。

这个时间差刚刚好,江都酒店d*a楼下,罗龙不知道在跟陈子阳说着什么,时不时拍拍他肩膀。

“金总,你确定能开除陈子阳?”沈浪抽出g e n烟点上。

“你放心,我跟罗龙这么久了,他不敢拿我怎么样!”金香玉秀眉一皱,没错,她确实只是罗龙一件可有可无的衣服。

可是,罗龙不敢抛弃金香玉,甚至冒着被老丈人发现的风险,这是有原因的。金香玉替罗龙g*了这么多年,他的一些不光彩记录,早就被金香玉留作为后手,这一点罗龙深信不疑。

沈浪微微一笑,拿着烟的手,搭在金香玉的肩膀上,“女人都是危险的,漂亮的女人最危险。”

正说着话,洗手间进来一个人,正在打电话。

“好好好,我知道了,明天肯定给你买。什么?山地车,上个月不是刚买一……好好好,我挂了,局里开会离不开,下次下次保证买。”

这人居然是酒局的杨局,市分局的副领导。

杨局挂了老婆电话,去洗手台洗了把脸,笑看着窗边搂肩的两人:“金总、小沈,怎么躲厕所来了。”

金香玉很自然地松开沈浪,嗔笑道:“杨局还不是一样嘛。”

“嗨,明天不是家庭星期天吗,老婆孩子让我陪着买点东西。”杨局烘g*手。

金香玉给他拿纸巾,笑道:“巧了,我明天也休息,打算去散散心,女叟子和外甥要啥,我一块买上吧。”

“这多不合适。”

“切,又不是给你买,这是我女叟子我们女人之间的事。”金香玉故作生气。

寒暄了几句,金香玉还是记下了杨局老婆需要的化妆品等。

等王局走后,沈浪笑着耸耸肩说:“金总,这哥们e*刚才可是看到你勾引我了,你就不怕他跟罗龙说?”

“怕什么,放心,这些人比猴都j*,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最明白。”

金香玉简单补了个妆,跟他说:“有种关系叫‘圈子’,圈子里的人黑白融合在一起。今晚那批新来的服务员见识了吧,没有圈子关系,想得到高收入那是做梦。所以平时工作中,只要不过分,你就放开胆子g*,你的背后就是这些黑和白圈子组成的保护伞。”

没有这种保护伞和靠山,假酒和码头斗殴事件可能这么快平息吗?

沈浪初来乍到,见识的只是这个圈子的边缘。

再回到酒桌上,白天正经八位的领导牛笔吹d*a了,二斤马niao喝下去,个个原形毕露,小笑话一个比一个h。

金香玉心不在焉陪了几杯,把残局交给沈浪,先回了俏南国。

一伙人酒店出来,兴致未尽,在那个杨副局介绍下去了一家名为“金玉人间”娱乐会所。

沈浪一百个不愿意,也得陪着,进了会所,杨局非要让沈浪叫他杨哥。

“三万五,有会员卡吗?”收银问。

沈浪g*咳了两声说:“借手机用一下。”

本想给金香玉打电话江湖救急,感觉不太合适,想了半天只好给姜敏美女*g寓座机挂了个电话。

“哈……谁啊?”

“姜敏,是我沈浪,其他人呢?”

姜敏哈欠连天的说:“夜市,困死了,有事吗。”

“赶紧带点钱来金玉人间,我这边尴尬了。”

二十多分钟的功夫,姜敏拎着包来了,好嘛,这d*a姐姐连睡衣都没换,穿了双机器猫棉拖鞋,可能有点困,走起来跟林黛玉似的。

“行啊你,这地方你都敢来?”姜敏把爱马仕往吧台一放,去刷卡。

沈浪往贵宾厢努了努嘴,“全是d*a领导,赶明e*让金总还你钱啊。”

“悠着点玩,别沾一身病。”

“嘿嘿,这么关心我?”沈浪玩味的说。

“我是怕你染了病,以后再传染给我。”姜敏更会开玩笑。

沈浪顿时无奈,合着您意思是,我必须沾上了你似的。

姜敏想回去睡觉,沈浪担心这丫头路上不安全,就陪她在d*a厅沙发上眯了一会e*,一直等王局他们出来,才跟送祖宗似的伺候走。

离开会所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晚风一吹,困意全无。

d*a头d*a脑的姜敏这才一拍d*a腿,想起一件事来,听*g关部的人说,有一位新任部长马上上任,就是沈浪。

当然,这个部长相当于正e*八经的中层负责人,负责员工调度,以及一些突发事件。而陈子阳依然雷打不动的是销售部经理。

“嘻嘻,沈浪以后你可就是我们的哥哥了。”姜敏笑哈哈地说。

“你是我姑**。”

“跟你说正经的呢,我们都管部长叫哥哥。哪家哥哥不关照妹妹的,你说是吧。”

“那哥哥有权利睡妹妹吗?”

“别逗了。”姜敏活泼的跟个兔子似的,诡笑道:“睡妹妹不是权利,那叫义务。”

两人嘻嘻哈哈的往美女*g寓方向走去,突然,姜敏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两人的调侃。

姜敏滑屏接电话:“喂,娜娜同学……”

“把电话给沈浪。”

姜敏愣了一下,听娜娜的语气怎么这么急。

沈浪接过电话问:“娜姐……”

“别他‘这那’了,赶快来,我们出事了,南川路口快点,晚一分钟我剁了你!”

清秋的深夜,天空中飘起牛毛细雨,凌晨三四点钟的d*a街,清冷无比。连坐在出租车里,都感觉到一股凉意,丝丝入扣沁人心头一般。

车到南川路口,还没挺稳,沈浪就跳了下去,姜敏结了帐往下一跑,拖鞋都掉了也顾不上捡。

在一间自助银行的格子间里,娜娜看外面沈浪来了,连忙去按自动门,玻璃门缓缓拉开,娜娜还嫌太慢,急得g*跺脚。

“怎么了娜姐?”沈浪警惕着四周。

“哎哎哎你倒是等等我呀,小丽和燕e*呢?”姜敏跟袋鼠似的,丢了一直拖鞋,抱着包蹦蹦哒哒的过来。

娜娜满脸的泪花,眼睛都急出红血丝了,双手颤抖的抓着沈浪胳膊。

“快,快救救燕e*她们……”

沈浪今晚参加罗龙的摆酒,就预感到有事要发生,但没想到这么快。

“你慢点说!”

沈浪这一骂,娜娜哇地哭了出来,边哭边说:“下班逛街,然后,后面来了辆面包车,就把我们抓上车了,路口红绿灯时,小丽趁他们不注意,把我给推了下来……”

“别怕,有我在呢,她们现在人去哪e*了?”沈浪抚慰着娜娜的肩膀。

“后面那栋楼。”娜娜嘴chun咬得都白了。

沈浪往那边瞥了一眼,说:“走。”

姜敏脑袋反应慢半拍,愣了好几秒钟光着脚追上去,急忙说:“哥哥,叫人啊,就你自己去了也是白搭。”

娜娜被沈浪拉着手,这才意识到自己吓傻了,可是*g司里那些内保,一个个好吃懒做,平时吓唬人还行,真到了需要的时候,g e n本白搭。

马路对过有一个烂尾楼群,楼盘即将竣工,开发商卷着钱跑国外了,市建设部门一直招商引资,但利润薄,g e n本没有地产商接手这烂尾工程。

在第四栋楼房下,隐约能看到上面有亮光。

“我先上去,你们俩慢慢走。”沈浪微笑说。

“可……”

沈浪拍拍娜娜的脑袋,说:“没事。”

说完,沈浪d*a步流星进了楼梯间,三步化两步,抓着楼梯把手一个箭步,跃上好几层楼梯。

当沈浪飞快地蹿到六楼时,便听见上面隐约传来的哭喊声,有谩骂,有求饶,最后就剩下拼命的喊叫声。

终于沈浪踏上第十层楼梯,眼前是一间只有楼房框架结构的一整层楼板,正中间是一张木工长桌子,食品袋和酒瓶杂物扔了一地。

此时,小丽和燕e*被人像当玩具一样按在地上,挣扎却无济于事,目光空洞头发垂满一张泪脸。

沈浪扫了一眼,闭了一下眼睛,这场面实在太让人愤怒,深吸一口气,猛然睁眼,从脚下杂物中拿起一g e n方子木,两手抡圆了木头嗖地一下横飞出去。

砰!横木正中一个牲口的上身,直接闷倒在地。

众人的雅兴突然被打断,这才注意到沈浪的存在。

“谁啊?”

其中的一个男的说,他正把燕e*按趴下在长桌上,一手揪着头发一手按着腰。

“是谁不要紧,我要你们的狗命而已。”

沈浪唰地原地弹出去,一记势d*a力沉的直踢踹在那人的*口,男人话还没说完,砰地一声飞落出好几米,重重的撞在墙上。

这时,娜娜两个女孩e*也终于跑上了楼,看着姐妹触目惊心的惨状,呆愣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恶心虽然被打断,地上两个女孩e*早已经神志不清,哆哆嗦嗦地躺在地上抽搐。

沈浪捡了两件外套披在她们身上,转头对娜娜说:“帮她俩擦擦。”

一直到这时候,看到娜娜和姜敏,几个流氓才拿过闷e*来。

“哈哈,d*a爷正发愁不够分配的呢,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