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清末网情感文章电台,宝贝再来一次

清末网情感文章电台,宝贝再来一次

沈浪吞吐着烟雾,昨晚那几个祸害俩女孩e*的牲口肯定是死了,这点把握都没有自己还当什么一号保镖。

唯一见证沈浪杀人的,两个受害的姑娘,姜敏、娜娜,也不会出卖自己。

“豹哥,你的意思是怀疑我了?”

陈子阳y险的煽风点火,说:“不可能,沈浪怎么会杀人?肯定是误会,豹哥咱们红口白牙无凭无据可不能冤枉好人。”

“证据……”丁豹微微一笑,“凶手千算万算忽略了一点,在江陵,开夜班出租车的司机,哪个没有道上人关照,不巧,昨晚凌晨三点左右,共有三辆出租车停过南川路口。”

沈浪听得心中一寒,当时情况急,娜娜哭得又凶,把这茬忽略了。

陈子阳端着酒杯说:“豹哥,这事肯定不是沈浪g*的,我拍着*脯保证。”

“浪爷,也就是几个小杂碎而已,还少了几个跟我混饭吃的呢。要是你做的,你就说一声,免得最后查到俏南国头上,d*a水冲了龙王庙,谁脸上都不好看是吧。”

陈子阳借机鼓动他:“沈浪,豹哥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如果真是你,关上门都是自己人,d*a事化小,小事化无。”

“呵呵,豹哥那您这心可够d*a的,d*兄死了,还有心思来俏南国喝酒聊天。”

丁豹哼了一声:“既然不是浪爷,那这件事我可就要一查到底了!”

和陈子阳送走丁豹,沈浪坐在外面台阶上抽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看样子丁豹已经有眉目了,只是时间的问题。

让沈浪更恶心的是,陈子阳在一旁煽风点火,用吓唬小孩子的伎俩诈自己的话。看样子,这孙子绷不住了,就想置自己与死地。

正寻思着,一辆银s eTT停在路边。

“上车。”金香玉扬着墨镜说。

沈浪一咬牙跳上车,金香玉没说话,一路狂飙,把小跑开到城郊没人的地方,弹出一g e n女尸香烟,优雅的吸了起来。

“人命的事我替你摆平!”

沈浪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说:“是你替我摆平,还是罗龙替我摆平?”

金香玉咯咯地笑了:“酸不酸,你怕罗龙?”

“人在屋檐下,捧着d*a老板的饭碗当然谦让几分了。”

“咯咯,你小子撒谎,连d*a老板的女人都敢打主意,还说怕他,鬼才信。”

沈浪哭笑不得道:“和d*a老板女人那是未来式。”

“那我……想来个现在进行时如何?”

金香玉一阵诡笑,从小跑主驾驶婀娜地跨坐在沈浪腿上,香气扑面而来。

好一个老板娘,欲拒她还迎,黑亮的丹凤眼勾魂一般,沈浪抱着她顺势往下伸手,没穿内内,里面真空,是钱和欲的无底黑洞,没人能够拒绝她。

沈浪也不例外,反转身将她压在下面,问了个技术x*ing问题:“上环了吗?”

一句话打破媚s e的僵局,两人都哈哈d*a笑起来,金香玉捂着肚子,眼泪e*都笑下来了。

有些女人不能碰,至少不是现在。

金香玉开车把沈浪送回*g寓,看着沈浪的背影,扬起嘴角笑了,这个男人我喜欢。

第二天清晨,沈浪是被娜娜揪起来的,这d*a姐睡得稀里糊涂,走光了都不知道,姨妈巾还在腰间走光呢。

“沈浪,电话,找你的,d*a早上的不让人睡消停了……”

沈浪接了电话,刚说一个喂字,就听出对方是谁来了,d*a老板罗龙。

看样子金香玉的办事效率很高,一个晚上就跟罗龙通了气。

沈浪蹬上衣服下楼,打车去人民广场,罗龙今天开了一辆d*a奔,肥d*a的脑袋钻出车窗,跟沈浪招手。

“罗老板。”沈浪打个招呼坐到车后座上。

“小沈,我一看到你就想起我年轻时候的样子,朝气蓬勃一门心思g*事业,跟着你们金总好好g*。”

沈浪笑着说:“都是金总和罗老板的提携。”

“谦虚啦,杨局他们几个领导,还当着我的面e*提起过你呢。”

几万块钱的应酬搭进去了,杨局那些领导,别看一个个喝的跟醉妈似的,心里都有数,用金香玉的话来讲,关系网是靠一点点打通的。

面e*上的漂亮话说完,罗龙才jr正题。

“小沈啊,你做掉丁豹的几个人的事,我已经和林d*a老板打过招呼了,林老板一出面,丁豹这个哑巴亏不吃也得吃。”

“谢谢罗老板。”

“用不着,我早就有心教训丁豹了,别以为他打你们金总的主意我不知道,何况这次他动了俏南国的主意,你这是在为俏南国做事明白吗?”

还是金香玉那句话,你身后有靠山,怕什么。

“明白。”沈浪看出来,丁豹这点小事似乎用不着罗龙亲自出马,他还有别的意思。

“小沈,有我和金总给你撑腰,多做几次漂亮事,以后比陈子阳可要强上百倍,下个月初俏南国董事会上,我会提名你做*g关部的部长。”

沈浪表面言谢,心里清楚,只有销售部才关系到*g司利益,依然是陈子阳掌握,他不过是照看*g司的马夫罢了。

这时,罗龙摘掉了遮脸的墨镜,回头看着沈浪说:“小沈,我还有个忙需要你来帮。”

“罗老板见外了,替*g司做事也是我的职责。”

罗龙摇头谨慎地看了看窗外,低声说:“替我办一件事。”

沈浪心底一紧,自己在*g司里什么地位很清楚,这社会有能力的人,最容易被人利用,看罗龙谨慎的态度,恐怕是没好事。

“我尽量。”沈浪没把话说死。

罗龙放心的笑了笑,拍拍他肩膀,打量了一番,赞叹道:“身板不错。”

不用他说,沈浪看上去虽然不强壮,但体质绝对很强。

罗龙一副唠家常的态度,不禁唏嘘说道:“你们金总跟我好多年了,不瞒你说,她是我女人。”

沈浪很费解他的意思,继续听下去。

“可天不遂人愿,我老婆那就是个mu老虎,在俏南国也有一点g*股,前两个月曾让人找过你们金总的麻烦。这一次……这次丁豹差点在码头把金总害了,哎……”

沈浪暗自沉思,这么看来罗龙对金香玉还是挺够意思的?

罗龙把声音压的更低了,说:“那mu老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回去俏南国闹事,我想让你去监视她!”

“罗老板是让我监视你的太太?”沈浪长舒一口气,监视一个人,自己睡着觉就可以办到。

罗龙有些蹒跚地爬过车座,附耳说:“不仅要监视,还要把她泡了。”

“啊!”沈浪顿时震惊,脑中回想起那天在*g司扇金香玉耳光的爱马仕丝巾女人。

沈浪以为自己听错了,天底下哪有丈夫找别的男人泡自己老婆的。

转念又一想,难道罗龙在试探自己,或者说暗示他和金香玉的秘密关系已经暴漏了?

“您说什么?”

罗龙笑道:“我和我老婆早没感情了,碍于老丈人和孩子的关系,才没离婚。那个mu老虎搔得很,你想三十多岁的女人,跟我五年没同过房,都快憋疯了。”

“这这……”沈浪暗骂,合着你想拿老子满足你老婆。

“生意场上应酬这么多,逢场作戏的女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包括你们金总,我是老喽,拿经得起mu老虎折腾。哼哼……与其让她在外面找人给我带帽,不如我帮她找一个。”

沈浪还没从惊讶中缓过神来。

罗龙继续说:“如果有一天,mu老虎跟我撕破脸皮,那她也有把柄落在我的手里了。”

“这……罗老板,这种事您怎么找我啊?”沈浪问。

“因为你聪明,而且是新面孔,我信任的人中,mu老虎都认识,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让沈浪给罗龙戴顶帽子,虽然很期待,但是……

“你放心,我老婆绝对不比你们金总差,从小到d*a连饭都没烧过,人长得漂亮身材不能说江陵第一,也排不出前三,可能……呵呵就是孤独了点。”

沈浪听着罗龙滔滔不绝的卖妻陈词,点了g e n烟,沉默了半天,淡淡的说:“我要是不答应呢?”

罗龙的话戛然而止,惊愕地看着沈浪。

两人对视了足足一分钟,罗龙目光深邃的说:“小伙子,想要一步登天,就需要有人提供平台。”

“只怕水太深,没登天,却登了西天吧?”

一个叱咤风云的老板,为满足老婆替她找男人,沈浪没那么傻,这背后恐怕罗龙憋着什么y谋,不管是什么深层原因,沈浪都不想趟这条浑水。

“小沈,听说你是d*a学生,应该知道故意杀人是个什么罪吧?”

“罗老板不用替我c心,我敢杀人,心里就有准备能平事。”

罗龙走南闯北,闯荡社会多少年了,再嚣张的人都见过,今天算是颜面扫地,如果沈浪不答应自己,主动找绿、帽子戴的事传扬出去,自己也不用混了。

就这么沉默了一颗烟的功夫,沈浪掌握了主动权。

“罗老板,我答应你。只不过……”

“不过什么!”罗龙激动地问。

沈浪话到嘴边,把话锋转了过来,笑道:“你老婆要是不漂亮,我可不同意哦。”

“哈哈……这点我还是能保证的。”罗龙松了口气,“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罗龙从西服兜里掏出一张信纸来,上面写着他老婆经常出入的地方,包括饮食起居爱好,以及联系方式。

罗龙交代完私事情后,专门叫司机买了新手机和卡交给沈浪,以方便两人随时保持密切联系。

沈浪下车时,罗龙依然不放心的提醒他:“小沈,这件事……”

“只有咱俩知道。”

罗龙笑着点点头,补充道:“也别让你们金总知道,不然女人的战争,可是够我头疼的喽。”

两人这才心照不宣的分开。

经过江陵d*a学的时候,沈浪朝里面看了看,离开学的日子很近了,握了握手里的入学通知书,居然比以前执行任务还要期待。

沈浪正仰着脖子往里看,忽然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么巧?”

沈浪回头一看,愣了一下,这不是饭局中那个林d*a老板的d*a*g子吗。

“哟,林少。”

“怎么你也在江d*a?”这个林少架子倒不是很d*a。

沈浪往里努努嘴:“文法一班。”

“看来咱俩是真有缘,文法一班,林逸,多多关照。”林少笑道。

两人握了一下手,沈浪心底明镜似的,这家*手心全是茧子,没练过几年的主e*,绝不会有这么c*u糙的手劲e*。

说话间,一辆颇为低调的黑s ed*a众停了过来。

林逸看看手表,有些抱歉地说:“我有事先走一步,反正以后就是同学了。”

互留了联系方式,沈浪也差不多该回俏南国上班了。

帮着瞎忙一阵后,沈浪坐在吧台前研究手机,以前当保镖时没这么花哨,让娜娜教自己半天,才知道怎么玩微信,加了罗龙老婆的微信号,一直没回应。

沈浪摆弄着手机,微信好友验证一直没有回音,看来这东西不靠谱,还得实际行动。靠近一个把罗龙都不放在眼里的贵*,据说还是江陵第一*,这任务有些艰*。

g*坐了一个多钟头,沈浪还是去了趟二楼经理办*g室。自从酒水生意由金香玉全权负责后,她每天都来*g司。

“上午罗龙找你说了什么?”

“交流一下梦想和人生,就世界环境保护和全球变暖问题交换了意见。”沈浪开玩笑道。

金香玉扑哧笑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信封纸袋,说:“他不打电话我都忘了,陪王局他们吃饭是你花的钱吧。”

“你要不还我也忘了,钱还是跟姜敏借的呢。”

金香玉踩着一双波西米亚风米s e高跟鞋走出来,把披肩挂在衣架上,身材丰而不胖,皮肤白却不腻,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着成熟的媚。

“帅哥,给你个忠告,和员工保持一定的距离,对d*a家都有好处哦。”

“金总不会是吃醋了吧?”

“美得你,我是从管理者的角度看问题的。”

金香玉在沙发床上给他腾了个位置,环翘二郎白腿,继续说:“我还不了解*g司里这些丫头吗,整天搞猫腻,尤其是做销售行业的女人最不能惹。长得漂亮,却好吃懒做,这社会没有比吃吃喝喝挣钱更舒服的工作了,男人围着转,洋酒当凉水喝,穿名牌坐豪车、傍d*a款,陪陪笑唱唱歌,钱就打着滚e*的来了。”

沈浪笑道:“我还不至于到被小姑娘的花言巧语哄骗的地步吧。”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你现在好歹是个领班,不能一碗水端平,偏向一方的话,其他员工肯定不服气要找茬的。”

沈浪知道她看不惯自己和娜娜*g寓里的女人有来往,*g司也明文规定,同事之间不允许出现男女关系。

“对了金总,娜娜那个臭脾气挑三拣四的,我怎么没见陈子阳找她麻烦呢?”沈浪确实很好奇,从认识娜娜第一天起,她就没停止过得罪人。

“哦,她啊,她比较特殊。”金香玉一想到娜娜也很头疼。

“怎么个特殊法?”

“罗龙亲自关照过的美女,你说有人敢惹她吗。”

沈浪愣了一下,娜娜怎么跟d*a老板扯上的关系,不会是罗龙看上她了吧。

“哟,刚提醒过你,醋瓶子就打翻啦。”金香玉见沈浪发呆,咯咯地笑了起来,“没你想的那么复杂,这个娜娜也是有人介绍来的,是个小姑娘叫啥名我给忘了,专门托付罗龙必须照顾娜娜别受欺负。”

沈浪心说,怪不得没有员工敢打娜娜主意呢。而娜娜也确实是个另类,本身就是兼职,又经常缺勤、得罪客人,没被开除,肯定是有人关照过。

“金总,我问你个问题,可不许翻脸哦。”

“说说看。”

沈浪顿了顿问道:“金总和罗d*a老板的关系,他老婆就不知道吗?”

金香玉这种女人就像一杯红酒,s e泽鲜艳,入口绵滑,而且越品越有味道,只不过,酒喝多了,容易上瘾。

“怎么想到问起罗龙老婆了?”

“就是好奇,俏南国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你和d*a老板的关系,金总居然还能坐牢这个位置。”沈浪暂时不打算把罗龙和自己的密谋告诉金香玉。

“前天我差点死在码头,这还不算狠角s e吗?你以为那种富家千金d*ax*,会像个泼*似的冲进*g司,和我d*a闹一场吗。”

“呵呵,金总能说说你的发家史吗?”沈浪不能跟罗龙走得太近,就想从金香玉这里,侧面了解一下罗龙的底子。

金香玉莞尔一笑道:“你小子要揭我伤疤吗。”

金香玉完全是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既知道穷苦的悲哀,也懂得对钱权欲望的控制,欲是一片海,陷得越远,离海岸就越远,再也回不了头,想不被淹死,就得拼命游。

沈浪看得出来,她身后一定隐藏着让人难以想象的痛苦,那个眼神比姜敏刚睡醒觉时还空洞。

“我和你差不多,起初也是个小小的服务员……”

唯一不同的是,金香玉是个美女。在商场,无论你是个多么清纯的女人,或许只想当个服务员,但当人接收到另一个层次的生活后,看到别的姐妹找到靠山飞h腾达,渐渐地心里就会产生不平衡。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