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好的情感文章阅读,开车文章(污

好的情感文章阅读,开车文章(污

所以,堕落的第一步走了出来,似乎也跌入这张无形的d*a网之中。

终于有一天,一个d*a老板去南方玩,对金香玉是一顿阿谀奉承,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酒是越喝越多,摇头丸是越吃越猛,当她在醒来时,早已经躺在酒店里了,床头柜上放着厚厚的一摞钱。

金香玉打也打了闹也闹了,安静了几天后,做出一个让人吃惊的行为,心甘情愿给这个d*a老板当了情人,还拉了一d*a票南方的姐妹来江陵淘金。

“这个老板,就是罗龙喽。”沈浪暗自佩服,一般的女孩e*受到这种打击后,一哭二闹三上吊,而金香玉居然跟随毁了自己一生的男人这么久。

金香玉掐掉半截女士香烟,扫去刚刚的悲伤,淡淡的说:“我哪天不想亲手杀了罗龙,但我没这个能力,也害怕一无所有。”

“一百万,我帮你做了他。”沈浪轻声道。

金香玉执拗的说:“杀手流氓混混满d*a街都是,但杀了他之后呢?我依然是一无所有,还会更加空虚。”

说着,金香玉站了起来,走到办*g室窗边,把合页窗拉开,望着楼下行s e匆匆的人群。

“明人不说暗话,沈浪我跟你说实话吧,俏南国百分之51的股权在罗龙手里,剩下的百分之40不是他yue父,就是他朋友,就连陈子阳那种人都有两个点的g*股。”

金香玉不服,把恨埋藏在心底,有朝一日要让罗龙一无所有,同时,自己是三十岁的残花,不能因为和罗龙的恩怨,让自己倾尽所有,这种两败俱伤的报复,她这个聪明的女人宁愿不报仇。

沈浪恍然有些明白了,罗龙用一个餐厅拴住金香玉,尽管如此还要派陈子阳来监视,但却不敢拿金香玉怎样,因为这女人手里也有他的把柄。

“当当当……”敲门声打断两人的谈话。

沈浪自然地离开金香玉,坐到桌子对面。

“进来。”

一个服务员鬼头鬼脑的站在门口,看看沈浪,再看看金香玉,心说不会是撞破金总的好事了吧。

“沈部长,楼上打起来了。”

沈浪点了点头,跟金香玉说:“金总,那我先去工作了。”

四层休闲区除了棋牌室外,整个d*a厅是一个台球场,来这里打球的人都有钱,毕竟一个小时一百块的费用,比外面要贵一倍。

刚上楼,沈浪就懵了,以为服务员说的打起来是客人之间闹事,哪想到冲到最前头的是姜敏。

姜敏抡着包往人堆里砸。

“你再骂一句,信不信我抽你!”

吧台边上聚了一堆人,有男有女。

一个打扮火辣的美女指着姜敏骂:“你他玛的以为你是谁?明星?以为跟某些人有点关系,就罩你了?”

“老娘愿意,你想套近乎还看不上你个蹄子呢!”

火辣女仗着人多哪里吃这亏,上头扑面就要开挠,手刚扬在空中,就被人抓住了,想动都动不了。

“怎么回事?”沈浪沉声问。

火辣女一看沈浪来了,y阳怪气的说:“我说沈部长,您还没正式上任呢,就这么偏袒了。以后当上部长经理后,还有我们活路吗?”

“有问题吗?你跟董事会反应去。”

平时,*g寓里的几个美女,整天腻在一起,本来就很招人记恨,现在沈浪即将被提拔当部长,*g司的老员工更不服气了。

火辣妹不惧沈浪这个新人,或者说,*g司里没人服他,都猜测沈浪是靠小白脸,和金总鬼混到自己头上的。

“强哥、黑子,你们看着办吧,姐姐我今天被人欺负死了要。”

吧台外面,走进来几个混子,看样子都是难缠的角s e,虽然不是身强体壮,看得出都混了很多年,各自拿着一g e n台球杆。

“你就是沈浪?”一个板寸头问沈浪。

沈浪没理他,直接问保安:“这几个废柴是g*嘛的?”

保安摇摇头,这些人都是混这一片的,来俏南国打球哪会买单。

沈浪对板寸头说:“要么计时买单,要么滚蛋。”

板寸头几个混子顿时尴尬了,喝酒时听火辣妹说,俏南国新来个小子,挺嚣张的,让他们过来撑个腰。

“都是出来混的,别说是你,陈子阳在也没你这么不懂事。哥们e*,别这么不开面e*。”

“我认识你吗?”

板寸头摇头。

沈浪哼了一声说:“不认识你,凭什么给你面子,要么交钱,要么按规矩办。”

一句话说的板寸头脸红脖子c*u,本想吓唬他一下,谁知是个愣头青。

“哥们e*……今e*我这钱就不给了……”

话没说完,沈浪上前一步,抡圆了胳膊就是结结实实一个耳光。

“啪!”

这巴掌劲e*太d*a,板寸头咣当一声,直接给抽趴下在吧台上。

“*!给你脸了,揍他!”几个混子从没见过沈浪这么不开面e*的,话都不让人说上来就打。

沈浪两手架住迎面冲上来的两个混混,往中间砰地一撞,两人脑袋脆生生地撞在一起。

身后一个混混直接抱住他的腰,沈浪往后瞥了一眼,手伸到背后,抓住那小子的领子,凌空拎了起来,一个夸张的过肩摔动作,将他砸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一g e n台球杆毫无征兆的砸向沈浪的后脑勺,沈浪斜视一眼,准确无误的一巴掌搪了下来,抓住球杆,双手一拧,球杆轻松折断。

剩下的两个人惊出一身冷汗。

沈浪走到地上台球案子下躺着的板寸头身前,用半截球杆从他的外套兜里挑出一个皮夹子,顺手甩给吧台。

“买单!”

收银是老员工,打架斗殴的事见多了,完全不当一码事,淡定自若的找钱、开发票,抵还给沈浪。

“还有下一次的话,就没这么客气了知道吗?”

板寸头还没缓过神来,只顾得连连点头。

“滚。”

几个混混这才踉跄地跑出门口。

火辣女呆呆地站在原地,恨铁不成钢的吆喝了他们两声,平时白跟他们一场。

“哥哥,你真是太帅了。”姜敏没心没肺的鼓掌叫好。

沈浪白了她一眼,跟领班说:“凡事参与打架的,这个月工资扣光,按规矩该交罚款。”

“好的沈部长。”领班把姜敏她们的工牌号码都抄下来。

用金香玉的话来说,惯得他们一身臭毛病,居然玩起勾心斗角的猫腻来,这种现象不及时刹住,以后更难管理了。

*g司有风吹*动,有一个人是最清楚的。

陈子阳坐在一个昏暗的卡座沙发上,*打出头鸟,沈浪,你太嚣张了。

闹剧散了之后,姜敏“请客”去交罚款,结果发现她女e*爱马仕肚子里的钱夹不见了,人来人往的,指不定被谁捡走了。

几个美女坐在休息室里,嘁嘁喳喳的议论刚才的事。

娜娜翻了沈浪一眼,伸出青葱玉手。

“g*嘛?要抱抱?”

“借钱,你说g*嘛!”娜娜特不乐意的说。

沈浪一摸兜,把兜底e*都翻出来了,两手空空。

最后罚款还是同寝室燕e*交的,开玩笑抱怨道:“哪e*说理去,走过路过看个热闹,最后我替你擦pi gu。”

无规矩不成方圆,金香玉早就很有经验的提醒过沈浪,别和任何一个阵营的员工走得太近,容易遭人恨,更容易宠坏这几个丫头。

晚上下班后,姜敏叫了外卖和啤酒,如果单论喝酒的话,沈浪不一定是对手,这些丫头平时都是拿白酒当洋酒、洋酒当啤酒、啤酒当可乐那么喝的。

洗漱完,沈浪和衣躺在沙发上准备眯觉。

这时,手机微信“叮咚”响了两声。

沈浪拿出来一看,心里有些激动,一连给罗龙老婆发了几十条好友申请,终于加上了。

马上打出一行字:美女,这么晚了还没睡?

沈浪一想,既然是微信交友,估计一天她得收到几百条这种味同嚼蜡的消息,翻身起来去阳台,拍了一张自拍照,费劲巴拉的传到头像上。

实际上,姜敏这些美女平时虽然也玩微信,只不过,有时候为了搞怪,也经常会接受个别网友见面要求,直接带到俏南国,瞅瞅自己的娜姐“轩尼诗两瓶,伏特加一打”。这样一来,钱也挣了酒也喝了,这个冤d*a头男人过后绝对不会再联系姜敏,因为一顿饭很可能耗费一个月工资。

沈浪上传头像,不过是让罗龙老婆放松警惕。

美女,有心事吗,这么晚还没睡。点击发送。

过了没五秒钟,对方回复:你不也没睡吗。

沈浪回:明天d*a学开学,有点紧张。

罗龙老婆:你是d*a学生?照片是本人吗?

沈浪:两分钟前拍得,货真价实。

罗龙老婆回复:笑脸/不像学生,太老成了。

沈浪:看样子我得叫你妹妹了吧。

罗龙老婆:别逗了孩子,是阿姨,我都快四十的人了。

沈浪捣鼓半天,发出一个s e流口水的表情:能发一张照片吗。

罗龙老婆:太晚了,下次再说……

聊了一会e*,没jr正题,临睡前,沈浪给罗龙发了一条短信:已联系。随后把手机充电,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沈浪发现罗龙居然也回复了一条短信:她后天生日,我找借口忘了,你抓住机会,切忌不要太急漏了马脚。

沈浪准备好之后,就去了学校,是时候去学校报到了。

新生报到现场,沈浪办了相关手续,交齐费用后,去教室转转。

阶梯教室的人不多,刚进去,沈浪的目光便定格远角正坐着一个女生身上,灰s e针织衫,乌黑的披肩发,冰肌玉骨、慧质兰心,那份淡若从容的气质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沈浪习惯x*ing的掏烟,刚放到嘴边,已经意识到自己是个学生了。

“不许抽烟!”一个清脆的女声。

沈浪转头一看,是个个头e*不高的女生,水灵灵的d*a眼睛,眼睫毛很长,粉脸上两个格外明显的酒窝,梳着马尾辫e*,穿了一身浅绿s e运动服,整个人脸上就俩字:青春。

“你是我们班的吗?”小酒窝问。

沈浪尴尬地把烟塞回兜里,说:“你是我们班的吗?”

“神经病啊,我问你话呢!”

“是啊,你神经病啊,我问你话呢。”

小酒窝d*a眼睛一瞪,哼道:“不是我们班,我在这e*g*嘛?”

“你还知道啊,不是我们班,我在这e*g*嘛?”

小酒窝气的鼓起腮帮子,俩酒窝更明显了,弯着腰,特别认真的对沈浪一字一顿的说:“你是王八蛋吧!”

沈浪耸耸肩,居高临下往下瞥了一眼:“同学,你走光了。”

“你……猥琐下流王八蛋!”

“你……卑鄙无耻暴漏狂!”

小酒窝脸都气绿了,居然还卷起袖子,d*a有打一架的趋势。

沈浪本想再逗她两句气气她,忽然发现教室后的美女同学走了过来。

“叶姿,都是同学,别吵了。”美女微笑着拉住小酒窝的胳膊。

沈浪终于看到她的正脸,白皙的面庞不施粉黛,却如同盛开的梨花,穿着最简单的休闲装,却散发着一种宛如江南水乡的古典美。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身边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丁香花味e*。

名叫叶姿的酒窝女孩e*,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说:“你也忒博爱了吧,什么款型都能接受。”

美女同学笑着对沈浪说:“博爱。”

沈浪愣了一下,原来“博爱”是她的名字。

沈浪在俏南国工作半个多月,美女见了无数,但从没有一个这么让自己心跳加速,娜娜除外,可娜姐……是男人。

“唉唉唉,这还有个d*a美女呢,眼睛往哪里看呢?”小酒窝叶姿很不高兴拦在沈浪面前。

“哦?d*a美女?哪里d*a了?”

“我哪里都d*a!”叶姿说完,还真不自量力的挺挺*膛。

博爱淡雅有礼地笑了笑:“你最d*a,我们可以走了吗?”

“哎,土包子,以后在本d*a美女手下,别这么嚣张,记住我名字没有?”叶姿嘟着嘴说。

“记住了,你叫叶子。”

叶姿刚要走,嘻嘻的对博爱说:“这土包子暗恋我,不然怎么知道我叫叶姿。”

“你穿的这么绿s e环保,肯定叫叶子了。”沈浪钦佩于她的智商,不知道是咋考上d*a学的。

“是叶姿,不是叶子!”

沈浪抄着兜笑道:“叶子,呃……鲜花当然需要绿叶来陪衬,好名字。”

一d*a一小两位美女都走到教室门口了,叶姿恍然d*a悟,原来那个土包子管自己叫叶子,是因为博爱是鲜花?

“你才叶子,你们全家都是叶子!”

“好啦叶姿,这么多同学看着呢……”博爱无奈的笑声。

“不行别拉我,找他算账去,凭什么说我是绿叶,你是鲜花?”

沈浪心情愉悦,突然想起来忘了留联系方式了,忙追了上去,刚出教学楼,便发现博爱和那个小叶子在和人说话,仔细一看,居然是林逸。

“嗨!沈浪,这里!”林逸彬彬有礼地招呼沈浪。

两人之前有过交集,饭局上认识,又在同一个班级,据说这个林家d*a少爷还是江陵的理科状元。

“呵呵,今天也来报道。”沈浪随和的打了个招呼。

林逸笑道:“这两位美女也是咱们班……”

“切!我们认识过啦,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叶姿完全是d*ax*脾气。

林逸还是那样,低调内敛,简单衬衣领口内镶碎钻很难发现,休闲长裤,手腕上是一款看似普通的手表。

“哦,看样子不需要我介绍了呵呵。”

“林逸你可长点心眼吧,这家*八成是看上博爱了,那媚眼e*抛的,几千伏特加的电流!”

随后,叶姿d*a眼珠一转,这才诧异的问道:“你们俩怎么认识的?”

沈浪摊摊手臂反问:“你们仨是怎么认识的?”

叶姿特讨厌沈浪总重复自己的问题,哼了一声说:“中学到d*a学,多年的同班同学,你说怎么认识的?”

沈浪笑了笑,暗自陈铎起来,林逸这个高考状元,没去京城或国外读书,偏偏选择了江陵d*a学,应该是他故意选的江d*a。

都是认识的同学,几人在学校餐厅吃了顿简单的饭,分开的时候,叶姿提出晚上去吃饭然后卡拉OK,林逸主动提出请客,让沈浪也一起去。

饭后开了入学班会,d*a学的课程和安排都很稀松。

散了班会,外面的天s e也黑了下来,两男两女打车开拔步行街。

“去迪吧,我要蹦迪!”下了出租车,叶姿蹦蹦跳跳的说。

“博爱喜欢安静,叶d*ax*,改天我单独请你好吧?”林逸说。

“你们定就好,不用管我,反正我哪e*也没去过,都不懂的。”博爱轻笑道。

叶姿嘴巴一嘟:“那就去金玉人间!”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