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爱情文章> 正文

爱情情感文章阅读,逗人开心又撩人的话

金玉人间,沈浪听陈子阳提过,江陵乃至全国最d*a的夜总会,老总的后台太石更,不管是黑还是白,唯独就是不敢东金玉人间,这早就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了。

正要进夜总会,林逸遇到了几个朋友过来打招呼。

“沈浪,我有点事,你们先去玩着,需要什么尽管叫,一会e*我就过来。”

沈浪点头说:“你忙吧,回头电话联系。”

金玉人间太不负虚名了,外观装修的金碧辉煌,瘦金体d*a字招牌贯穿整栋d*a厦,d*a理石的台阶、红地毯。

jr旋转玻璃门,富丽堂皇得如同置身于皇宫。

“欢迎光临,祝您玩得愉快。”

d*a厅长廊两侧,上百个身着金hs e旗袍的美女迎宾弯腰鞠躬,每经过一组迎宾,她们才抬头,跟阅兵似的。

沈浪也吓了一跳,这也太d*a了,光是迎宾就比俏南国员工都多。

叶姿开好了一个包厢,两个女服务员完全是跪式服务,让客人点单。

叶姿巴拉巴拉点了一d*a堆酒水,叫上名的叫不上名的。

“这个、这个,英文啥意思?算了,来一瓶。”

正忙着,叶姿抬头看见沈浪和博爱在说话,气鼓鼓地问他:“土包子,喝什么自己点。不然本d*ax*给你叫个美女陪酒哇。”

一听要点美女,沈浪一口龙井喷了出来。

“咳咳咳,不用,不需要。”

叶姿哼道:“土包子样!又不用你花钱,博爱,你要帅哥吗,给你点俩?”

博爱也无奈的笑了:“我也不用。”

“哎!既然都不要,拜托你们俩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别跟混的多熟似的。”

酒水上齐后,博爱和沈浪都不会唱歌,叶姿很不客气,脱了鞋在茶几上蹦跶。

博爱似乎不习惯这种地方,淡然却不局促的坐在那里,只是给叶姿拍手鼓励,虽然很平易近人,但她身上有种让人保持距离感的气质。

坐了一会e*,沈浪估计俏南国也生意也该忙起来了,跟两位女同学打了招呼,自己回去支应一下。

一进餐厅,就看见姜敏坐在酒廊的卡座上自斟自酌呢。

“d*ax*,又发什么神经呢?”

“哪有d*ax*脾气,只有x*脾气,出来透口气,一会e*发小费再进去。”姜敏居然从*前罩杯里拿出一块德芙来,扒开来递给沈浪。

“你藏的可够深的。”

“沟深,没办法。”姜敏打哈哈说,“咦?你今天去哪e*了,怎么才来?”

“今e*开学,这不同学聚会吗,就在旁边金玉人间。”

“金玉人间?”

“至于d*a惊小怪的吗。”

“娜姐说得对,你们这些d*a学生,就爱烧包。”姜敏诡笑,“嘿嘿,那场子特d*a,入场条件也高,基本上够七分了!”

“那怎么了?”七分场什么概念,不小心掉块砖头,随便砸个服务员都是美女。

“后台石更美女多,这还不够啊。经常请明星去驻场,那地方几万块钱扔下去,都砸不出个屁来。据说,只是据说啊,金玉人间靠山d*a了去呢。”

“别一山望着一山高了,赶紧工作去。”

姜敏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正事来,把她那堆烂解七八糟的东西塞包里,临走前对他说:“哥哥,玩归玩,你可别乱来,那地方可不行。”

沈浪把这事妈送走后,估摸出来时候也不短了,这才回去。

金玉人间包厢里,叶姿很生气,两个d*a男生把两个美女扔在这里,算什么事,一会e*趴门口瞅瞅,臭骂几句,回来看沙发上的博爱,不会喝酒不会唱,真没劲。

正诅咒着,包厢门被c*u鲁的推开了,转身一看,既不是沈浪也不是林逸。

几个醉醺醺的男人,眼睛都花了。

“哟呵,今天场子来新菜了?”

叶姿掐着话筒,小姑娘真不惧:“谁让你们进来的!”

“嘿,妞挺辣哈哈……”

这时,后面那个稍微清醒的男人拍拍同伙的肩膀,打了个酒嗝:“哈哈,人家骂的对,你看错房间号啦!”

男人逛荡两下,趴门口一看,笑着说:“6看成9了,哈哈。”

男人准备离开,发现沙发上还坐着一个美女,眼睛顿时就亮了,转身又回来了。

“两位美女,自己出来玩啊,多没意思,一起喝点吧,我买单!”

叶姿掐着腰说:“你算哪g e n葱,用你买单?”

“嗨,你个臭妮子,给你脸不要了是吗!”男人有些恼羞。

这时,博爱把叶姿拉了过去,对那几个走错房间的人说:“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包间,请你们离开。”

“滋滋……美女,新来的吧?”

“刚来,不过这个包间已经有人了。”博爱说。

一旁叶姿眼珠一翻,对博爱说:“d*ax*,你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就别跟着打岔,他把咱俩当x*了!”

博爱轻皱了一下眉头,对那几人解释说:“你们误会了,我们都是学生……”

“哈哈……装,继续装,瞧人家这演技,上次玩那俩还说是学生呢,玛德,上了床比我都着急。”

男人心里有谱,场子经常搞一些新花样,即便真是在校d*a学生,又能怎么样,拍上点钱,什么事解决不了。

“我警告你们,赶紧滚蛋,不然我告诉我爷爷,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叶姿说着,真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男人也不是第一天出来玩,知道这妞不是报警就是叫人,一巴掌打掉叶姿的手机。

“你他玛吓唬谁呢,想要钱老子有的是。”男人把一个黑s e的钱夹子往茶几上一拍,“够不够?”

“够尼玛!滚!”叶姿指着男人鼻梁骂。

“啪!”男人一巴掌抽在叶姿的粉手上,“敬酒不吃吃罚酒。”

叶姿往后退了两步,从小到d*a宠惯了,终于意识到了恐惧为何物。

博爱淡定的把这丫头挡在身后,刚想讲道理。

那男人上下猥琐的看着她,冷笑道:“美女,别急。我先处理一下这个没教养的。”

不知何时,包厢的门再次推开了。

“就是,那姑娘特别没教养,劳烦几位d*a哥不要客气。”沈浪恰好进来,开口说。

叶姿被男人扇了一巴掌,骑在沙发垛上,一转头,看见门口的沈浪,d*a颗d*a颗的金豆子夺眶而出。

“土包子,你刚死哪里去了,赶紧叫保安收拾这些王八蛋!”

谁知沈浪不仅不叫保安,还把门虚掩上,走过来往茶几上一坐,笑着对几个醉鬼说:“哥们e*,这间包厢是我们的。”

“那又怎么样?”男人哼声道。

“不怎么样,该g*嘛您继续,不过这位美女是我朋友。至于那位没教养的小姑娘,这个……不认识。”沈浪说。

叶姿一听,气更d*a了,刚站起来,就被男人挡在面前。

“死丫头,人家都说不认识你了,今晚陪d*a爷怎么样?”

“陪你d*a爷!”

男人今晚不是第一次被叶姿骂了,扬起手臂,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叶姿啊的一声,下意识的抱着脑袋蹲下躲避,等了半天发现男人的耳光没扇下来,一抬头愣了一下。

沈浪笑着抓着男人的巴掌。

“别他玛多管闲事,找死吗?”男人想抽回手,却发现拿不回来,另一只手摸起一瓶洋酒来。

沈浪瞄了一眼笑道:“您该不会是想拿酒瓶砸我吧?”

“砸你……”

沈浪手掌稍稍yong li,笑着说:“我曾经被人砸过一次,可不想挨第二次了哦。”

男人抓着酒瓶的手也被沈浪抓住,手一麻,酒瓶脱手而出。

沈浪眼疾手快,一把接住酒瓶,顺势一甩。

“啪!哗啦啦……”

男人妈呀一声,酒也醒了d*a半,一抹脑袋都砸出血了。

“愣什么,上啊!”男人捂着头,愤怒的对几个醉鬼伙伴说。

就在这时候,这间包厢的门又开了。

林逸站在门口,一看这个场面,七七八八已经猜到了。

林逸走到沈浪身边,拍拍他肩膀示意别乱来,对几个醉鬼说:“你们先出去吧。”

挨酒瓶的醉鬼破口d*a骂:“你谁啊?”

“林逸。”

醉鬼愣了一下。

“林逸?”

“耳熟,在哪e*听过。”

“你……你该不会是林老板的*g子……”

林逸倏然转头,冷静的说:“滚!”

几个醉鬼听到林老板的名号时,吓得酒全醒了,心事重重的往外走。

“慢着!谁让你们走的?”

沈浪忽然说。

林逸皱了下眉:“沈浪,我会处理好的。”

“你处理是你的问题,他们打了我同学,难道就想这么走?”沈浪看着林逸说,知道这些生意场上的人,互相包庇。

趁这个空档,几个醉鬼早知道事情不妙,赶紧开溜。

包房里,沈浪和林逸就这么g*站着,四目相对。

“呵呵,林少,听说丁豹是你的人?”

“似乎有这么个人。”

“哦,那真是又巧了,前些日子不小心碰了丁豹,打了狗,没伤到您这个主人面子吧?”

林逸的脸突然y沉地跟要下雨似的,碍着博爱和叶姿在场,咽了口气,轻笑着说:“沈浪,有些事惹上就是麻烦,比如刚才那几个。”

“麻烦?”沈浪反问,两个女生都是同学,虽然和叶姿不和睦,但也仅限于斗嘴。

林逸沉声说:“这些事不用你我搀和,那些醉鬼今天惹了不该惹的人,会有别人处理。”

说着,林逸的目光落在叶姿身上。

两个男人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

“太晚了,该回学校了,叶姿我们走吧。”博爱隐约看出两个男人较劲的原因,不过,她既不想知道,也不想g*预。

沈浪笑道:“我送你们。”

“谢谢。”博爱说。

林逸心底跟被野猫挠了一下似的,颇为沉稳的说:“沈浪,一会e*把两位美女送上车,回来再喝一杯吧。”

“好的。”沈浪侧目瞥了他一眼。

刚出金玉人间,叶姿的拳头就挥舞下来。

“你*的,刚才居然敢吓唬我!”

“不是吓唬,是教育,不让你吃点亏,看你不长记x*ing。”

“用你教训我!”叶姿踮着脚,冲沈浪耳朵吼道。

这时,出租车来了,博爱拉开车门,淡淡的说:“叶姿,你再胡闹,我就不等你了哦。”

“哼!土包子,以后有你好果子吃!”叶姿上车。

博爱和沈浪对视了一眼,两人对这丫头都很无奈。

“今天的事,谢谢了,沈浪。”博爱微笑说。

沈浪自嘲地耸耸肩:“可结果我什么也没g*。”

“喂喂喂!开车了,聊什么那么开心!”叶姿敲着玻璃说。

送走两位美女后,沈浪再回头看整座金玉人间,踱步走了进去。

“先生,对不起,已经客满。”两个保安拦住沈浪。

“我刚从这里来,没看见吗?”沈浪不悦道。

“对不起,这是规定。”

两个看门狗显然看见沈浪刚出来,但就是不让进去,似乎被人关照过似的。

出来混,都是要还的。沈浪昨天赶走几个闹事的混混,今天身份换位,被金玉人间挡在门外。

沈浪知道,刚才能进场,是因为和林逸一起。换言之,那个超越年龄段沉冷的d*a*g子,似乎不想给面子了。

规矩沈浪懂,没有跟保安纠缠,而是回到俏南国找一个人。

在二楼,沈浪找到了陈子阳,把他拉到一旁说:“我有个朋友在金玉人间,不过保安拦着说客满不让进。”

陈子阳微微一笑道:“这事啊,一会e*我带你进去。”

“谢谢阳哥。”沈浪递烟。

走在灯火辉煌的步行街,俊男美女热闹非凡。

“沈浪看到没,江陵有钱人很多,开瓶酒几万块跟玩似的,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没钱没地位,连看门狗都看不起人。”

“阳哥在俏南国这么多年,应该早就养肥了吧?”沈浪试探问。

陈子阳苦笑说:“多少钱算多?我确实搂了不少,但我这些年的辛苦钱,如果掉在地上,罗龙他们都懒得弯腰看,你信吗?”

两人说话间来到金玉人间门口,陈子阳上去跟保安打过招呼。

临走时,陈子阳非要塞给沈浪一沓钱。

“既然来玩,就别寒酸,给俏南国掉价。”

“呵呵,钱我不用,阳哥的好意我心领了。”沈浪推辞说。

陈子阳是人际圈里混起来的,办事说话滴水不漏,哪怕是心里巴不得人死,面子上的活也能玩得令人如沐春风。

当沈浪还算费劲周章的回到金玉人间时,发现丁豹也在,点头哈腰的给林逸倒酒,d*a气e*都不敢喘。

林逸见沈浪来了,对丁豹淡淡的说:“我陪个朋友,你先走吧。”

“可是……林少,您今天开学,林老板特意……”

林逸眉头一皱。

丁豹把后话咽了回去,讪讪的离开,很有眼力见的带上门。

包厢里又陷入很长时间的沉寂。

“沈浪,你和丁豹那种人的恩恩怨怨,我不清楚,也从不关心这些小事,你别误会。”

“林少太小瞧我气量了呵呵。”

林逸转着手里的酒杯,终于说出了后话:“博爱、叶姿,还有你即将认识的很多班里系里的同学,都是我初中就认识的。”

“谁都知道,我中学时代就开始追求博爱。沈浪,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沈浪深深地点头,说:“明白,你追了博爱很久。”

林逸松了口气,看来他懂自己的意思了。什么家里生意、高考状元,都不是林逸在意的。

“哎,追了这么多年都没得到好脸s e,太失败了。林少,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叮当!

林逸手里的玻璃杯掉落在地,沈浪的话无疑戳中了他的肋骨。

又是该死的沉默。

而打破这沉默的,依然是包厢的门被敲了两下,然后推开,一个粉s e制服的美女推着一辆小餐车。

“对不起,打扰两位先生一下,需要红酒和雪茄吗?”

林逸盯着沈浪再看,淡淡的说:“需要,进来吧。”

粉s e女孩e*做了鞠躬礼,轻轻关上门,把雪茄车推过来,蹲跪在两人中间,开始做推销。

“两位先生很年轻,这里有一款古巴进口的雪茄烟,不像普通雪茄那么冲,味道很独特,整个江陵市只分配了十五支……”

终于,林逸率先转移视线,看了看那女孩e*说:“全要了。”

女孩e*一喜,随后说:“先生,您这样买的话会浪费很多钱,可以先去总台……”

这时,林逸把腿搭在雪茄车上,将女孩e*拦在地下。

“我不抽烟,要的是你。”

女孩e*一愣,说:“先生,您有别的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您去找*g关部门,金玉人间的服务很到位的。”

林逸g e n本不搭理这茬,伸手将茶几上的酒杯酒瓶扫翻在地,将一盘开心果倒出来,打开一瓶g*白倒在托盘里,用女孩e*制服兜里的打火机点燃。

做完这些,林逸又倒了半杯凉水。

“听说金玉人间的水火双重天服务很到位,试试看。”

女孩e*惊慌的看着他:“先生我不陪客人的,您在这样的话,我只能……”

林逸哼了一声,从雪茄车上把对讲机递给她:“想叫经理吗,我帮你。”

漫长的十分钟过去了,g*白烧得冒着热气。

终于,金玉人间的部门经理匆匆忙忙赶到,女孩e*的同事朋友,也听说她在包间里被客人刁难,都义愤填膺的聚在门口。

经理敲门进来,看着只有沈浪和林逸两个年轻人,客气的说:“两位先生,真对不起,金玉人间规定服务员不接受试台业务。”

林逸倏地站了起来,一脚踹翻雪茄红酒车,走到经理身前。

“规定?找你们老板来,我看他怎么给我规定!”林逸掏出一张银s e名片递给他看。

“您是林少……吧。”

经理眼巴巴的看着名片,伸手想去拿。

林逸故意手一松,名片掉在脚下。

“滚吧。”

经理瞥了眼还跪着的女服务员一眼,摇着头只好离开,刚关上门,女孩e*的几个姐妹过来问怎么不救人,客人明显不安好心。

“算了,都回去工作,别出去乱说。你们知道包厢里的人是谁吗?别说是服务员,就算我亲妹妹被他门祸害了,我也得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不是吧……”几个女孩e*错愕的说。

经理摆摆手,示意别让人再进去打扰,一边安抚几个女孩e*说:“都忙去吧,里面那位活祖宗也是面e*上人,事后……不会亏待她的。”

而包厢里面,林逸终于露出了锋芒,眯着眼睛坐在沙发上。

另一侧,沈浪从地上捡了一支雪茄,闻了闻,也不点火。

女孩e*哭求着林逸放过他,又把希望寄托在沈浪身上,希望他能跟朋友说句话,饶了自己。

“十五分钟了,一会e*酒烧的太热,我可不高兴哦。”林逸扯开腰间d*a“H”皮带扣。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