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感人情书> 正文

写给女朋友的情书感人,开车污污污 文章

写给女朋友的情书感人,开车污污污 文章

没想到张楚竟然有那么强d*a的实力,要知道,他们四个可都是特种部队出身的,身手不算顶尖,但也绝对能够排上号的。

可张楚竟然一脚将小三踢晕了过去,对方的实力,足以见得有多么的可怕了。

便衣男身后的两人跃跃欲试,却是让便衣男拦住了,他嗓音低沉地说道:“小伙子,好身手。”

“别拍马屁,拍马屁也要让我揍一顿才行。”张楚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我来会会你。”便衣男向前踏出一步。

张楚急忙说道:“你们烦不烦啊,就你们三个垃圾,一块上吧,别浪费时间了,爷可是很忙的。”

“你他妈找死!”后面的人骂道。

“那就得罪了!”便衣男却是面s e凝重,对着张楚抱抱拳,同时对着两人点了点头,三人如同三只猛虎,冲向了张楚。

张楚双手抱在*前,冷笑地看着三人冲来,待得三人冲向自己的面前时,张楚才开始动手。

“哟,形体拳,打的一般般还敢出来混。”张楚笑嘻嘻地穿梭在三人中间,如同泥鳅一般,让三人g e n本就抓不到对方。

当看见对方使用出形体拳时,张楚拳风一转,同样是形体拳击打出去,眨眼间,三人如同小孩一般,被张楚给撂倒在了地上。

“特种兵就敢那么叼。”张楚双手c*在口袋中,满脸不屑地说道,“当兵的过来惹事,爷也照打!”

便衣男捂着*口站了起来,他吃惊地看着张楚,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也会使用形体拳!难道你也是特种兵!”

要知道,形体拳乃是部队专门练习的拳法,一般g e n本就不会外传的,能够打出来那种味道的人,一定是部队里面出来的。

“特种兵?”张楚微微一笑,“我早已不是了。”

三人d*a惊!

没想到张楚,小小年纪就当过特种兵,这个家*,这样的话,隐藏的可就深了。

“服不服,不服再来。”张楚挑衅地看着三人,可三人却没有人说话,因为他们知道,张楚刚刚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便衣男面s e沉重地点头道:“服了!”

后面两人沉默下来,不再说话,被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人给打败了,说出去都是耻辱,可偏偏,他们无力反抗。

“是不是张明明找你们来的。”张楚不屑地问道。

张明明的父亲是*系统的,他们应该也是*系统里的特警,来报复的那么迅速,不是他,还有谁。

“我叫陈平!这件事情,我愿意负责。”便衣男忽然站起身来,说道,“他们只是来办案的,只是碰巧遇见我了,我就要求他们帮忙将你带走的,请放过他们。”

“倒是有种啊。”张楚笑眯眯地走到了陈平的面前,一拳头打了上去。

陈平闷哼一声,双脚向后蹭蹭蹭地退了几步,旁边两人见状,急忙袭向张楚,可却是让张楚轻松化解了。

“住手!”陈平d*a喝一声,说道,“这件事情,你们不用管了,你们走吧!”

“队长,我们绝对不走!”两人说道。

张楚冷笑道:“走不走,不是你们想不想走,而是我让不让你们走。”

顿了顿,他看向陈平,说道:“把张明明的计划说说,你们就滚吧。”

陈平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看向张楚,似乎是不信他那么轻易地放他们走。

张楚冷声道:“怎么,还不相信我?”

“好,我说!”陈平咬牙道,“张明明的意思是只是教训你一顿,因为他准备等你到学校再狠狠地治你一顿,据说他有朋友在里面。”

学校。

张楚冷笑一声,没想到这个家*竟然连自己到学校的信息都查到了。

对方看起来已经是二十出头了,自然不会是他来当中学生,那就可能是他的朋友是学校里面的管理人员。

看来这小子是想让自己滚蛋了。

他挥挥手,说道:“滚吧!”

“谢了,我会还你这份人情的。”陈平说了一句,对着两人使了一个眼s e,急忙是将晕倒的*给抬上了车子,发动着车子走了。

待得车子离开后,张楚才想起来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竟然忘了让他们送他回去!

他躲在了树后面,看看两人到底是g*什么的。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女孩的声音。

“lao shi,你带我来这里g*什么。”

男lao shi站在车旁,笑着说道:“许晴e*同学,你想不想考上天州d*a学。”

“想啊。”许晴e*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满脸认真地说道,“可是赵lao shi,不是说要帮你侄子补习的吗?怎么现在不走了。”

赵lao shi笑道:“lao shi忽然想到这个问题,跟你探讨一下。”

“lao shi,天州d*a学可是我们天州市最好的d*a学,我当然想了,只是竞争太激烈了,我怕我是不可能考上的。”许晴e*说道。

“可lao shi手里有一个名额,你想要吗?”赵lao shi嘿嘿笑了一下,“我这个名额,可以低于录取线一百分得到通知书。”

“真的吗?”许晴e*惊喜地说道。

真你个头。

张楚觉得无奈了,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单纯了,连这个禽兽lao shi的真实目的都看不出来,这家*哪里是想直接给你的。

他偷偷瞥了女孩一眼,尽管是侧面,但他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的青春气息,穿着校服的她,更是有种稚嫩清纯的感觉,让男人心动。

对面的赵lao shi就是肥头d*a耳,看起来就像是*g猪一样,令人作恶,偏偏一双小眼睛贼兮兮地盯着许晴e*,恨不得将她吃了似的。

见许晴e*欣喜地样子,他的右手放在许晴e*的肩膀上,轻声道:“芷溪,lao shi知道你是一个好学生,不过你再好,成绩也不能保证考入天州d*a学。这样,你陪lao shi一会,lao shi把这个名额让给你如何。”

“赵lao shi!”

许晴e*吓了一跳,没想到赵lao shi竟然会用这种办法来欺负自己,她吓得急忙向后退了两步。

可赵博光却是并不着急,他双手抱在*前,说道:“芷溪,lao shi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的。”

“不要!”许晴e*小脸苍白无血,转身就向着远处逃跑,可后面的赵博光也跟了上去,一下子将许晴e*扑倒在了地上。

“啊!”许晴e*叫了一声,双腿乱踢,一下子踢中了赵博光的脑袋。

赵博光捂着脑袋,y森地笑道:“你叫吧,这边可不会有人听到的。”

“赵lao shi,不要!”许晴e*哭着喊了出来,没想到为人师表的赵博光竟然会想着欺负自己,他跟自己说是来给他侄子补习的,可没想到竟然要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畜生!

一旁的张楚也看不下去了,他最讨厌就是这种禽兽,见状,他急忙冲了出去。

他的出现,让赵博光吓了一跳,只是见对方只是不到二十的模样,他内心松了口气。

只见他恶狠狠地说道:“小子!别多管闲事!”

尼玛。

张楚总觉得似乎在哪听过这句话,那个小偷好像也是这样的表情,难道自己长得就那么不让人害怕吗。

许晴e*见到张楚,像是见到了希望一样,慌张地爬了起来,躲在了张楚的背后,这个男人,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原来lao shi当中也有垃圾啊。”张楚冷笑一声。

话音刚落,对面的赵博光已经冲了上来,想要给张楚一个下马威。

可张楚右手一握,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同时左脚向着他的膝盖一踢,赵博光就跪在了地上。

“滚!”

张楚怒喝一声,又是一脚,将赵博光踢飞出去,待得他飞出之后,张楚则是快步走了上去,左手提起对方,右手则是朝着他的左右脸开始猛抽起来。

啪啪啪啪!

待得一分钟后,张楚才松开手,此时的赵博光早已成了猪头。

张楚回头看了校花一眼,发现对方一点事情都没有。

顿时。

张楚又狠狠地抽了赵博光一耳光,妈的,怎么连药都不下,真不是一个男人。

赵博光两眼一翻,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没事了。”张楚拍拍手,转过身,发现校花正在呆呆地看着自己,心道莫非已经让自己的帅给迷呆了不成。

许晴e*忽然反应过来,俏脸一红,说道:“谢……谢谢你。”

张楚没有说话,目光盯着许晴e*的领口,因为刚刚的挣扎,校服的拉链拉到了下方,正好是露出了里面的小背心,背心里面似乎什么都没穿,甚至都能看见——

许晴e*下意识地低头一看,急忙是叫了一声,红着脸将校服给拉起来了,没想到对方竟然看到自己的——她红着脸,不知道怎么说。

张楚g*咳一声,急忙钻进了赵博光的车子,正好不用担心回不去了。旋即,他对着许晴e*拍拍座位,说道:“上来,我送你回去。”

“嗯。”许晴e*似乎对于张楚非常的信任,坐了进去。

张楚问道:“你家在哪。”

“东方d*a道花园井小区。”许晴e*报了一个地名。

张楚摆摆手,“你指路就好了。”他刚来,哪里知道什么东方d*a道西方d*a道的。

许晴e*俏脸微红,路上时不时地偷看着张楚。

如此清纯的小美女一直偷看自己,张楚只能装作没看到,毕竟他觉得人帅就是留人看的,可不能剥夺人欣赏帅哥的权利。

“前面怎么走。”张楚问道。

“啊。”许晴e*急忙指着左侧说道,“那边。”

张楚按照许晴e*的路线,将她送到了家门口。

小区非常普通,看来对方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今天谢谢你了。”许晴e*憋红了脸,终于是说出来了六个字,她还是一个高中生,哪里好意思邀请张楚进去坐坐。

张楚摆摆手,“下次小心点。”

“哎哎……你叫什么名字。”许晴e*有些紧张地问道。

“张楚。”张楚笑了笑。

说完,张楚就开着车子离开了,准备路上问问别人,快到家的时候,再将车子给丢在半路,至于谁爱偷谁偷去,反正找不到自己就行。

……

许晴e*回到家,爸妈已经回家了。

她妈妈正在包饺子,看见许晴e*回来,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许晴e*急忙说道:“lao shi拖堂了,我先回房了。”

回到房间。

许晴e*呆呆地坐在床边,从床头柜上面拿出了一个素描相,上面有一个五六岁男孩,看起来,竟然跟张楚有几分神似。

恍然间,她又回到了过去,那次是学校的小孩欺负她,在她孤苦无助时,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出现在他的面前,对着她说了这句话。

“丫头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小男孩*声*气地说道。

许晴e*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哥哥。”

“我叫*天!”小男孩双手叉腰,身子微微向后仰去,她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叫*天,感觉好怪,怎么能叫这个名字呢,还有人姓*呢。

只可惜,刚刚那个张楚并不是*天哥哥。

“*天哥哥,你在哪呢。”许晴e*将素描相抱在了怀里,喃喃自语道,“刚刚那个人跟你好像,若是你,该多好。”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