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感人情书> 正文

写给情人最感人的情书,说说你最刺激的一次在哪

写给情人最感人的情书,说说你最刺激的一次在哪

  陶欢盯着这一排问句,脸s e不d*a好看,她心想,我多d*a管你屁事,上不上d*a学管你屁事!

 

  陶欢这辈子最忌讳的就是别人问她有没有上过d*a学,什么学历,她之所以选择写小说,靠写小说维持生计,而不是出去找工作,就是因为不管去哪一家*g司,那些人都要学历,都要问这些话,而她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能上d*a学,那是她毕生梦想,亦是她父mu的毕生梦想,可是让她自己给毁了。

 

  陶欢打从上小学开始成绩就非常好,是那种lao shi见了就会夸,父mu亲戚朋友们见了就会自豪地说上一句‘小d*a学生’的人,她也一直没有辜负这样的称呼和这样的夸赞,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成绩基本没下滑过二十名以下,但是到了高三,她迷上了电脑游戏,故而,成绩下滑很厉害,高考的时候,以十分的成绩之差与二本d*a学失之交臂,一本上不了,二本也搭不上,她就随便报一个三本学校,可在开学的时候,她选择了弃读。

 

  父mu没说她什么,可她觉得愧对父mu,尤其是走亲戚的时候,她都觉得脸抬不起来,故而,她就努力钻研挣钱,在职场反复碰壁,心灰意冷之后,她选择了写小说。

 

  这一写就写了一年多,也算小有名气,而名气起来后,她就陆陆续续的开始接一些杂志文案,策销文案或是各行各业的先进文案等,她现在挣的钱比她那些亲戚们中上过d*a学的孩子们挣的还多,她可以抬起头来了。

 

  但是,‘上d*a学’这三个字是她心头剧刺,提一次痛一次!

 

  江郁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戳到了陶欢的禁忌,陶欢冷下了脸,没回复,将手机塞进包里,刚好呼叫台叫到她的号了,她去拿餐,然后沉默地吃着。

 

  江郁廷问完那句话,一直没得到小姑娘的回复,他也没等,想着这话d*a概真的有些冒昧,引起小姑娘反感了,他耸了耸肩,也没在意,将手机放一边,拿起鼠标,解开电脑保护屏,jr工作状态。

 

  那天过后,二人又互不搭理了。

 

  陶欢原本是冲着那个文案加的江郁廷,加了之后也没跟他联系过,现在不想写了,就更加不会跟他联系了。

 

  陶欢把这号人物早抛到九霄云外。

 

  陶欢寻思了很久,是真不想写这个文案了,但又不敢直接说不写,毕竟已经答应了人家,这忽然反悔,搞不好会弄坏自己的名声,她就翻开‘夏姐’的微信号,试探x*ing地问几句。

 

  她以为她问的很隐讳,可人家‘夏姐’是什么样的人物啊,一两句话就听出来她是什么意思了。

 

  陶欢是从一个叫夏姐的人那里接的这个汽车设计文案,主要就是跟行礼架有关,夏姐好像就是圈子中人,她说国内行业对行礼架的认识并不多,做这一方面设计的人才也不是很多,现在他们*g司急需要一份这样的专业文案,当初之所以找陶欢,也是唐以墨介绍的,但是唐以墨不让说,江夏也就不说。

 

  给陶欢的报酬是按行内正常的标准给的,看在是唐以墨老乡的份上,江夏也没催她,反正还有一个月才交文案,她不着急。

 

  可是,今天小姑娘忽然给她发微信,虽没有明说,可话里话外就是透露出一种‘我不想写了,你能不能找旁人代写’的意思来。

 

  江夏默默地抿chun,没发怒,只发了一句话:“最近领导也在催这个文案的事情了,你赶紧上手吧,下个周末把初稿发给我看一下,有什么不懂或是不明白的,你可以问我,虽然我并不专业,可我也在这个行业混了很多年了,多少比你知道一些。”

 

  陶欢正编辑的那句‘我不想写了’还没发出去,就看到了江夏发过来的这句话,陶欢泪呀,你这不是在堵我的路吗?

 

  陶欢犹犹豫豫,还是把那句‘我不想写了’给删了,她郁闷地发一字:“哦。”

 

  那边江夏看到这个哦字,没再搭理她了。

 

  陶欢等了半天,没等到夏姐的回复,她耙了耙头发,简直要头疼死了,最后知道这一件事情是真的推不掉了,她只好石更着头皮,翻出MT-JIANG的微信号,给他发一句:“您好,现在忙吗?”

  陶欢看了这个嗯字,果断地发了语音通话过去,江郁廷稍微顿了一下,还是接了,然后又按了免提,再接着就有一个软软的萌萌的声音蹿了出来:“江先生?”

 

  江郁廷心口一麻,五指瞬间攥紧手机,他沉着脸想,这个小姑娘莫非还没成年?声音怎么这么软。

 

  想到对方还没成年,江郁廷就膈应的慌。

 

  可又想想,觉得自己膈应个什么劲,他只是看在唐以墨的面子上帮这个未成年阐述一下专业知识,又不是跟她处对象,谈情说爱,膈应个毛线。

 

  江郁廷收起乌七八糟的心思,应了一声:“您好。”

 

  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有如d*a提琴音般沉浸心湖,陶欢忽然觉得这位江先生的声音可真好听,她毫不客气地就夸赞了:“江先生的声音很好听哦。”

 

  江郁廷:“......”别撩我,我单身,但我不跟未成年谈恋爱。

 

  江郁廷板着脸,声音更加低沉:“有什么要问的,你问吧,只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要睡了。”

 

  陶欢原本还想俏皮一下,毕竟往后还要仰仗这位先生,多拍点马屁,总是好的,可一听江先生这个腔,一听江先生这个话,陶欢知道,江先生是个不苟言笑的主,那她就不要扮萝莉了,她乖乖地扮知识分子吧。

 

  陶欢轻咳一声,不知道是夜晚的关系,还是这姑娘真的太娇,这轻咳声落在江郁廷耳里,都是那么的挠人心肺。

 

  江郁廷的脸更沉了,他头一回被一个还没见过一面,亦不知道对方多d*a,还不知道对方名字的女生给撩的有些坐不住。

 

  他将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搁,下床拿了一瓶酒店里面的矿泉水,打开盖子,喝了两口。

 

  他没再上床,就靠在电视下面的那个桌子沿上,听着手机语音里小姑娘的问话,然后他给予她专业知识的讲解。

 

  中间,他二人再也没说过一句废话。

 

  d*a概四十多分钟后,他听到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哈欠,江郁廷眉头微蹙,想着她那边快十一点了,正常不熬夜的人,这个时间点也确实困了。

 

  江郁廷正准备开口,说一句:“今天很晚了,你若还有问的明天再问吧。”

 

  只是,这句话还没说出口,房门被敲响了。

 

  江郁廷扭头问了一句:“谁?”

 

  门外响起他们同行的女翻译的声音,女翻译说她买的眼霜不见了,让江郁廷找一找他的衣服口袋,女翻译不是只来江郁廷这里,她还去了另外两个同事那里,当然,女翻译自己有男朋友,对江郁廷也没那方面的心思,江郁廷对她也没有,他们就是纯粹的同事关系。

 

  江郁廷见她说的急,就开了门。

 

  其实江郁廷自己知道,他的衣服口袋里并没有她的眼霜,d*a概女翻译也知道,但就是想抱着侥幸的心态来找一找,今日女翻译买的东西多,韩|国的化妆品很出名,他们也不是天天来这里出差,来一回,这些女同事们就会d*a包小包的买,江郁廷今日帮女翻译提过袋子,但他也不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江郁廷开门放了女翻译进来,当着她的面,把上衣和裤子都拿出来翻了翻,女翻译当然不会怀疑江郁廷偷她东西,但人的心理就是这样的,明知道东西是丢了掉了,可还是想自欺欺人地找一找。

 

  女翻译没找到,说了一句抱歉又走了。

 

  江郁廷关上门,过来拿手机,准备对着手机说一句:“很晚了,我要睡觉了,若还有问题,明天再说。”

 

  结果,手机一拿起来,发现语音通话早就关闭了。

 

  江郁廷:“......”

 

  他愣了一下,打字:“睡了?”

 

  那边秒回:“没有。”

 

  江郁廷:“那怎么挂了?”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