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感人情书> 正文

写一封感人的情书给情人,一看就湿地文章加图片

  江郁廷把他这一趟韩|国出差的事情说了,还说了同行的几个人,还说了昨晚进他房间的是他们同行的女翻译,又说明女翻译为什么半夜敲他房门。

 

  江郁廷解释的十分详尽,还猜测说女翻译之所以那么晚来敲房门,肯定是因为那个时候她也刚睡,然后要涂眼霜的时候发现眼霜不见了,故而就那么急冲冲地来问他们了。

 

  解释完,他打字:“我没女朋友。”

 

  陶欢木讷讷的:“哦。”

 

  江郁廷:“你有男朋友吗?”

 

  小欢哥下意识打字:“没有。”

 

  江郁廷扯起chun角,想到她的年龄问题,他又十分纠结,他心想,可千万别是未l成年,他上次问的直白,这次就说的很含蓄:“挺好的,不满十八岁的姑娘最好别谈恋爱,容易上当受骗,这年头花言巧语的男人太多了。”

 

  陶欢一头黑线,打字:“谁说我不满十八岁了?我今年十九岁,可以谈恋爱了,马上就二十岁了,我只是没时间,别以为我是没人看得上,我长的可好看了!”

 

  说完,后面还跟了一d*a串斜眼的表情符号。

 

  江郁廷看着那一d*a长串的斜眼的表情符号,好像看到了这个小姑娘正拿眼斜他的萌态样,尤其,她发符号的时候为什么总喜欢一d*a长串的发呢?

 

  江郁廷忍不住笑出声,知道她没男朋友,也知道了她快二十岁,心里的s*动就更没办法平息了。

 

  江郁廷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跟她明明就才认识,话都没说几句,也就刚刚才知道她的年龄,知道她没男朋友,可他不知道她长什么样,是真好看还是假好看,是胖还是瘦,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他就有点e*陷入爱河里的样子。

 

  江郁廷想,可能真是网络的原因吧。

 

  距离产生美。

 

  想到小姑娘后面的那一句‘我长的可好看了’,江郁廷忍不住想,这小姑娘还挺自恋。

 

  江郁廷chun角勾着笑,心情很好地打字:“你只用国产面膜吗?”

 

  小欢哥:“嗯。”

 

  江郁廷:“什么牌子的?”

 

  小欢哥:“小牌子。”

 

  在陶欢看来,能出差到国外的人,那都是人上人,至少,比她的家族富裕,而且唐以墨是盛唐的总裁,这个江郁廷又是跟唐以墨玩的好的人,那这个江郁廷肯定不是普通的小市民。

 

  当然了,为什么唐以墨这么一个d*a总裁会跟陶欢这种小市民是老乡,那得说到上一辈的事e*了,唐以墨的外*g是陶欢家乡的人,唐以墨小时候在外*g家住过五年,而唐以墨为什么会在外*g家住那么久,那自然是因为唐家内部斗争,唐以墨的mu亲为了保护他,暂时把他养在了娘家人那里。

 

  而唐以墨的外*g家就在陶欢家的隔壁,后来粮管所拆迁,移到了市里,陶欢便也跟到了市里。

 

  但那五年的时间,唐以墨时常跟陶欢玩。

 

  陶欢比唐以墨小八岁,那五年,唐以墨都是以照顾妹妹的友情照顾她的。

 

  只是回了市里,各不搭理各了,一是圈子不同了,二是都忙,平时微信打声招呼,私下里也不联系,所以唐以墨在陶欢的老乡圈里。

 

  陶欢因着唐以墨认识了江郁廷,也只是冲着那个文案去的,旁的她可从没多想,她也从来没想过要攀什么富贵。

 

  陶欢也没说假,她用的面膜着实都是国产的,且都是小牌子,五块钱一片的那种,她不好意思说,就是好意思说,也不会对江郁廷说。

 

  陶欢打完那句话后,周喜静刚好试了一套旗袍的裙子出来,四处在喊她,陶欢也顾不得再聊天了,把手机往包里一塞,去帮周喜静看裙子。

 

  江郁廷站在店面的一侧,看着陶欢发的那句话,半天后,他又打字:“面膜不用国外的,那洗发水呢?”

  江郁廷还穿着健身服呢,刚中场休息,他没换衣服,也没洗澡,身上的汗虽然擦了,但热度还在,现在是夏天,健身房里有恒温的空调,倒是不热也不冷,但这个衣柜间是共用的,时不时会有人进来,着实不是个安静地说话的地方。

 

  江郁廷想了想,编辑一条短信发过去:“等我五分钟。”

 

  不等陶欢那边回复,江郁廷搁下手机,换掉身上的健身衣,锁进柜子里,然后拎着车钥匙,出门,上了车,关上车门后,他这才重新拿起手机。

 

  小欢哥的信息栏里躺着一个字:“哦。”

 

  江郁廷笑了笑,直接一个语音拨过去。

 

  那边秒接。

 

  这一回江郁廷没开免提了,他c*了耳机,躺靠在车后座里面,听着小姑娘软软娇娇的声音,时不时地会走一下神,但又时不时地会被她的声音拉回来。

 

  他说她记,偶尔她又会让他顿一顿,然后他就听见她那边的键盘在噼里啪啦地响,d*a概整理完了,那边的键盘安静了,她又会扬起她那软娇的声音,继续问下一个专业知识点。

 

  就这般,花了近两个小时,江郁廷才听到小欢哥如释重负地说一声:“好了,初稿完成,就看周末能不能过了。”

 

  然后又冲他甜甜地说一声:“谢谢江先生。”

 

  江郁廷听的喉咙微动,问她:“搞定了?”

 

  陶欢笑道:“嗯!多亏了江先生呢。”

 

  江郁廷眼眸转了转,也知道趁火打劫:“那你答应买给我的礼物不要忘了。”

 

  陶欢很上道:“记得,当然记得!茶叶嘛!”

 

  江郁廷一愣:“不是领带吗?”

 

  陶欢眨巴下眼睛:“我觉得买领带不合适,还是茶叶吧,江先生喜欢喝什么茶叶?”

 

  江郁廷:“不喝茶叶。”

 

  因为是语音状态,她不方便给他打一串问号,故而,她把语音切到小界面,在输入栏里打了一排问号过去。

 

  有信息jr,江郁廷也将语音界面切小,低头看去,看到是小欢哥发的信息,他抿了抿chun,点开,发现又是一串:“???????”

 

  江郁廷也不说话了,低头打字:“不喝茶叶。”

 

  小欢哥:“那......买酒?”

 

  江郁廷:“不喝酒。”

 

  小欢哥想了想:“烟?”

 

  江郁廷:“不抽烟。”

 

  小欢哥揪了揪头皮,莫名觉得这位江先生有点e*难搞,不喝酒也不抽烟,茶叶也不喝,那他想要什么谢礼呀?

 

  小欢哥发了一串痛哭的表情符号:“江先生,你别整我呀。”

 

  江郁廷看着那一d*a串流泪的表情符号,莫名的又想笑,然后他也真的笑了,那笑声低沉磁x*ing,混和在车厢内,回旋成另一种磁场,简直好听的要命。

 

  而他跟陶欢的语音通话还没切断呢,故而,陶欢将他这样的笑声听了个彻底。

 

  陶欢的脸颊微红,她才十九岁的姑娘,哪里禁受得住这么有魅力的男人的‘勾引’,她一下子就觉得心脏砰砰砰地跳动了起来,她一慌,身子就往后趔趄了一下,然后......

 

  “啊!”

 

  “嘭咚!”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透过话筒传过来,一道是陶欢的惊呼声,一道是陶欢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撞击声,随着撞击声而起的还有椅子倒地的声音。

 

  陶欢原本是蹲在椅子上的,因为刚刚在用电脑打文案,所以她也没换姿势,这一摔可真是摔的疼,地上又没铺地毯,是真正摔在结实的地板上了,疼的她呀。

 

  江郁廷听到了那边的声音,哪里还有心情笑了,他立马慌张地问:“你怎么了?”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