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志情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书大全 > 感人情书> 正文

写给心爱的人感动的情书,让人秒懂的虎狼之词

  陶欢疼的深吸一口气,却摇摇头,说:“没事。”

 

  想到摇头他看不见,她又发了一条信息:“我没事。”

 

  江郁廷不跟她发信息了,他沉着声音问:“摔跤了?”

 

  陶欢从地上爬起来,把椅子扶好,揉了揉胳膊和pi gu,还有小腿,坐在床上,说道:“没有。”

 

  江郁廷顿了顿:“你现在在哪e*?”

 

  陶欢:“我在家里。”

 

  江郁廷:“你家里有人吗?”

 

  陶欢:“有的。”

 

  江郁廷:“让你家人看看,有没有摔到哪里,需不需要去医院,不要把头摔坏了,你写文案的,靠的就是一颗脑袋,要是真摔个好歹,往后可怎么办。”

 

  陶欢翻白眼:“我摔的又不是头!”

 

  江郁廷:“那摔了哪e*?”

 

  陶欢:“胳膊!”

 

  江郁廷:“这下承认你确实摔了?摔跤了就摔跤了,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陶欢:“......”一下子又觉得这个江先生是个腹黑不好惹的。

 

  陶欢说:“今天谢谢你,我挂了。”

 

  江郁廷:“把你家地址发给我。”

 

  陶欢立马警觉:“你想g*嘛?”

 

  江郁廷笑:“给你寄东西。”

 

  陶欢想到昨天他说给她买面膜的事情,还有后来他发了一条‘面膜不用国外的,那洗发水呢?’,后面那条信息她没回他,因为不管是什么,她都不需要他帮她买。

 

  可听江先生这话,他似乎帮她买了。

 

  陶欢问:“你帮我买面膜了?”

 

  江郁廷说:“有面膜还有别的,我寄给你,你自己看。”

 

  陶欢很真诚地说了一声谢谢,但谢谢之后她又说:“我不需要那些东西,江先生送给你的女x*ing朋友吧,既然江先生不喝茶叶,也不喝酒不吸烟,那我抽空了去给你挑条领带,你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我选好了领带寄给你。”

 

  江郁廷听着陶欢这话,心里不d*a舒服,想着我买都买了,你不要,我送给谁?就是买给你的,虽然我周围的女x*ing朋友是挺多,但我会无缘无故送她们礼物吗?

 

  哪个男人会无缘无故地送礼物给一个女人?

 

  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这礼物确实送的有些突兀,她不接受也是正常的,她若是接受了,那他就得怀疑她是不是经常这么慷慨d*a方地收那些d*a献殷勤者们的礼物了。

 

  来者不拒的女孩,可不好。

 

  但虽然这样想着,他又很希望她能收自己的礼物,这d*a概就是每个人的劣g e nx*ing,都想做别人眼中的独一无二。

 

  但其实,哪有那么多的独一无二。

 

  前一秒不d*a高兴,但后一秒听到小欢哥说给他买领带,江郁廷又高兴了。

 

  但她要地址,江郁廷不太想给。

 

  江郁廷想直接见面,可这话又不敢说,怕她觉得自己太唐突。

 

  江郁廷只得忍了忍,说道:“我把地址发到你微信上面。”

 

  陶欢说:“好。”

 

  到此,通话就结束了。

 

  陶欢得去她爸爸的房间里找一些擦伤的药,于是很g*脆地挂断了电话,甩开手机,跑到陶潜和周喜静的房间,翻那个放药的柜子。

 

  昨天周四,周喜静请了一天假,今天就不能再请假了,今天在上班,不在家。

 

  陶潜上班的地方远,每天早上去了,晚上才会回来,故而,家中就只有陶欢一个人。

 

  陶欢没找到药,就换了一件白s eT恤和一条牛仔长裤,穿上白帮鞋,拿上包,下楼去药店买。

 

  药买回来,她坐在沙发上涂擦。

 

  手机放在一边,等药擦好,洗个手回来,摸起手机,就看到江先生把地址发了来,后面还跟一句:“你家人带你去医院看了吗?有摔伤吗?你是写文案的,胳膊也很重要。”

  陶欢看着这句话,总感觉这位江先生是在暗地里嘲笑她笨。

 

  陶欢不高兴了,调出表情符号收藏夹,挑了一个d*ad*a的生气的脸的头像发了过去,然后跟着写:“伤了正好,我就不累死累活了,养个十天八天,给自己也放放假。”

 

  江郁廷刚刚的那条地址信息还有后面问的那句话其实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发了,因为陶欢下楼买东西,没顾得着去看微信,也就没看。

 

  回来又擦药擦了那么久,也没看。

 

  她下楼前还换衣服擦脸什么的,磨磨唧唧,江郁廷等了她半天,没有等到她的回复,他就将手机收了起来,回到健身房,换上健身衣,继续去健身。

 

  这一次他十分的投入,三个小时后才洗了一个澡,换上自己的衣服,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出了门。

 

  还没调出微信看‘小欢哥’有没有回复他呢,就接到了江夏的电话。

 

  江夏问他让他买的东西买了没有,江郁廷说买了,江夏就说:“那你晚上回来吃饭,顺便把东西给我,爸跟妈也有半月没见你了,你这个周末就在家里陪他们吧,我跟吴英齐打算周末带吴小宝去过三人世界,没空陪他们。”

 

  江郁廷听后淡淡地笑着打趣,一边拉车门一边说:“一家三口天天在家里过三人世界还没过够,周末也要出去浪,你们还真是乐此不疲,行吧,我回去陪他们,你们浪你们的去。”

 

  江夏毫不示弱,哪里戳心往哪里戳:“那没办法,我有丈夫还有e*子,我想浪也浪得起来,谁叫你没老婆不说了,连女朋友都没有,你想浪也没得浪啊,那就乖乖回来陪二老,跟二老一起过独居的生活。”

 

  江郁廷对他这个d*a姐真是无语的很,每回自己潇洒都必然要带着‘损’他一回,他也习惯了,佯装生气地哼了一声,说道:“我要开车了,不跟你这有丈夫有e*子的人瞎掰了。”

 

  他说完,也不掐断电话,将手机往副驾一扔,系上他这边的安全带,点火,将车调头,先回单身*g寓,拿上买给江夏的东西,再拿上买给他爸和他妈妈的东西,就往他爸妈住的那个小区的方向拐了去。

 

  开了一半,想到江夏说吴英齐和吴小宝也在父mu那e*,他又转到商场,给这两个人买了礼物带上,给吴英齐买的是烟,他爱抽烟,给吴小宝买的是挖土机玩具套装,吴小宝今年只三岁半,目前就只爱这个。

 

  江郁廷的爸妈住在南江市的老城区,基本上有点e*地位资本的人都住在这一片e*。

 

  江郁廷的爸爸叫江季真,妈妈叫高菡,二人都是老资本之后,在最初引进资本的年代,江季真家和高菡的家人都是第一批入手者,故而,赚了不少钱,且二人都是家中的独子,这么一结婚,那就是资产的累积。

 

  以前两个人还g*事,但新时代降临,以前的很多老产业都不行了,生意不行,二人就把老厂给卖了,拿了一小部分钱建了两栋宾馆,一栋在老城区,留给江郁廷在明面上的资产。

 

  这年头男孩子结婚,女方家都要看‘身价’,那一栋宾馆就是江郁廷的‘身价’。

 

  当然,二老兜里揣着的身家比外面那一个‘身价’要富贵多了,只是,不拿出来显摆,免得一不小心招惹到贪慕虚荣的e*x**。

 

  一栋在新城区,留给江夏在明面上的资产。

查看全文

相关推荐

精选阅读

热门推荐